<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72章 16个嫌疑人
    晚上9点,本就忙活了好几天的探员们,依然还在围着白板讨论lā

    “根据视频显示,汽车是抢劫的前一天晚上开进老城区的,”彭欣正在为大家介绍目前的最新资料,“开过来的具体位置不明,只知道是从南面开过来的,已经无法追踪了!

    “车子应该从那条胡同里停了一宿,我们已经寻访过,有居民声称,上厕所的时候曾经见过那辆车,但车子不怎么引人注意,便没有过多关注!”

    “奇怪!难道……他们在车上住了一宿?还是晚上回家睡觉去了,抢劫之前又回来的?”有人问了一句。

    “车上应该没人!”彭欣说,“那里离厕所很近,车内空间狭小,五个人不好捱上一宿。况且,根据目击者报告,车子上也不像有人的样子!”

    “既然这样,那还得从视频上下手,让观察员仔细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疑的对象!”苗英下命令道。

    “栾局长已经从别的科室调过不少帮忙的人来了!”彭欣继续说,“苗组长,通过进一步的走访调查,我们已经把当时老城区附近出没的66名嫌疑人逐一确认核实了,其中,大部分都是当地居民。

    “只不过,目前仍有16人身份不明,至今无法找到!”彭欣指着手机说,“这16个人的视频资料,我已经发到共享档案里面去了!大家可以看一下。

    “我们仔细地询问过当地居民,他们全都不认识这16个人。现在,我们已经通过失踪科去查对了,或许,嫌疑人就在其中!”

    “16选5,这几率应该不小吧?”张耀辉拍了下手掌,经过连夜来的奋战,他的眼里都是血丝。

    “话别说这么早!”兰博摇头道,“劫匪太狡猾了,要万一他们找到什么监控盲区,那咱们可就白忙活了!”

    “兰博,别说丧气话,”小刘安慰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就不信这些劫匪能跟惊天魔盗团那样有通天的本领,他们绝对跑不了!”

    “大家看……”彭欣把旁边的电子屏打开,屏幕上出现了一副地图,“这里就是老城区的分布图,红色标识的,是警犬曾经追踪过的路线。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歹徒们是分头离开的,分别去往了老城区的各个方向,一直到了人多的闹市区,警犬便无法再跟踪下去!

    “而这几个气味消失的地方,全都在监控视频之中,所以,剩下的16个人之中,含有劫匪的可能性非常大!”

    “嗯!”苗英点头,转而对张景峰说,“老张,你是行家,寻找嫌疑人的事,就拜托你负责一下吧,你跟失踪科那边也熟悉!”

    张景峰点头。

    就在这时,大飞忽然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跑回来,人还未站稳,便焦急地说道:“各位,各位,最新消息,最新消息!铜川银行和秦山银行不一样,他们的监控资料保存完好,我们已经寻找到了4年前,把邵振江尸体存到保险库的那个人了!”

    啊!?

    众人一听,不由得为之一振。

    “在u盘上呢!”大飞赶紧把优盘插到播放器上,在显示屏中播放了该段视频。

    视频中,可以看到有一个个子不高,穿着灰色衣服的人,正拉着一个白色的行李箱进入了银行大厅。

    当时正是冬天,这个人穿着灰色的羽绒服,羽绒服的帽子没有脱下,而且正如秦山银行服务员所说的那样,他不但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而且还戴着口罩。

    单从影像中看,还真的看不出他到底是男是女,有点儿中性的味道。

    从视频里可以看到,他找到前台经理办理保险箱业务,其间不但出示了身份证,而且还在登记表上签了字。

    更让人惊悚的是,他一面跟服务员交谈着什么,还一面伸手示意自己的行李箱,好像在询问服务员,银行的保险柜是否能放得下他的行李箱!

    而那位服务员还专门上来摸了行李箱几下,直到她点头同意之后,他们这才一起向银行的保险箱库走去。

    “这个箱子……”苗英一直在研究这件案子,她忙把视频定格,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视频中的行李箱,说道,“这个箱子,似乎比其他的要大一些吧?”

    “没错!没错!”李贝妮急忙指着白板上的数据说道,“存放邵振江尸体的行李箱,的确要比其他人的大一号!”

    “哦……我明白了!”彭欣说,“在五个人之中,邵振江的体型最大,秦山银行的保险柜应该放不下!所以凶手才换了一家银行!”

    “没错,没错!”李贝妮飞快地调出了详细资料,“铜川银行的保险柜规格更大一些,而且价格也贵了不少!”

    “这么沉的一个人,凶手提的动吗?”兰博问了一句。

    “可以的!”张耀辉说,“人是被饿死的,严重的脱水后,体重会下降很多!再说,那是个拉杆行李箱啊!”

    “这是嫌疑人的笔迹附件,”大飞掏出一张文件说道,“上面有嫌疑人的签名。还有,4年前的服务员还在铜川银行工作,她说,因为很少有人到银行存这么大一个行李箱,所以对此还是挺有印象的!

    “该服务员说,那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个男子,而且岁数还不太大的样子。可是,身份证却是一个女人的。因此,她当时本想让此人摘掉眼镜,跟身份证比对一下的。可是,对方坚持不摘,说如果不能存那就算了!最后,服务员见他一存就是十年期,这才没再坚持,还是给他开了户。”

    “这么看,凶手应该是个男子!”苗英皱眉问道,“大飞,那么……银行门口的视频调取到了吗?能不能看到嫌疑人当时是怎么来的?”

    “找了,找了!”大飞忙说,“可惜,银行外部视频的存储没那么严格,已经找不到了!”

    “那么……梁欢,”苗英又问,“五名死者的详细资料调查如何?他们到底有没有联系?”

    “目前没有找到,”梁欢摇头说道,“除了龚秀珍和段大成是夫妻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共同交集点。不过,现在下结论尚早,大家还在追查着!”

    “这么说,难道,凶手真的是随机杀人吗?”某探员问了一句。

    “如果是的话,没准儿是就近原则!”小刘认真地说道,“龚秀珍夫妇是从童阳县失踪的,其他人则在秦山失踪,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凶手以前也住在童阳县,后来又搬到秦山来了呢?”

    “对!我们得把五个人的失踪地点勾勒一下,看看能不能分析出什么!”苗英说完,眼睛不自然地扫了一下赵玉,说道,“不过,赵玉说过的推测也极有可能成立!

    “或许,这五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得罪过凶手,所以凶手才要杀掉他们!如果能够查到这个原因,或许,我们就离答案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