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64章 还是复仇吗?
    下午五点半。

    容阳分局,a组办公室。

    用作案情分析的白板,一面已经不够用了,现场又多了好几张出来。而受害人的照片,也由之前的一张,变成了五张!

    办公室内的气氛空前紧张,一连冒出五具真空尸体来,实在是百年不遇,千古离奇。

    五具尸体,代表着五条生命的消逝。

    到底是谁,如此无情地夺走了这五条性命?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根据验尸报告,这五名死者竟然全都是被活活饿死的,死亡之后才被密封进了真空袋!

    由于五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完全一样,而用作塑封尸体的袋子,也全都出自同一个品牌,现在警方基本可以确定,五名遇害者的死亡,系同一凶手所为!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恶性的,连环凶杀藏尸案!

    由于该案件的性质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已经跃升为当前重案组第一要案,甚至已经超过了银行抢劫案的程度。

    “就目前来讲,”苗英怀着沉甸甸的心情,指着白板上的一张照片介绍道,“段大成是最早的一名受害人!他7年前,被凶手饿死,然后塑封进了真空袋,存于玉华路秦山银行的保险柜中!而且,凶手开户登记的时候,使用的正是段大成的身份证,用段大成的身份进行的登记。”

    “对,这就是唐局长的五姨夫,”张景峰小声地对旁边的同事念道,“龚秀珍的老伴,我在失踪科的时候,还专门找过这个人呢!”

    “紧接着,是6年前,一个叫做唐灵灵的皮鞋批发商!”苗英又指着一个女子的照片说道,“唐灵灵于6年前失踪,当时是33岁。她也被凶手饿死之后,藏在了玉华路秦山银行的保险柜中,不但也用了段大成的身份证开户,而且连保险柜也紧挨着段大成。

    “再往下看,这一次是5年前了!”苗英指着一个皮肤白净的女孩照片说道,“佟云!当时23岁,她被凶手藏进了解放路秦山银行的保险柜中,而使用的登记名字,正是佟云自己的!

    “那一年,正好是解放路秦山银行开业,凶手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换了个地方,而且他也不再使用段大成的身份证,改成了佟云的。

    “而到了4年前,凶手居然又换了地方!”苗英指向了第四张照片,那是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此人名叫邵振江,羊贩子,失踪那一年是52岁。他被凶手饿死之后,于4年前存进了铜川银行的保险箱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龚秀珍的时候,凶手又返回到了秦山银行,把龚秀珍的尸体,藏回了玉华路保险库。”

    “段大成的尸体也在玉华路,”兰博摇头叹道,“凶手是不是有意让他们老夫妻俩团聚在一起啊?”

    “一年杀一个!”李贝妮看着赵玉叹道,“师兄啊,难道你又说对了?还真是变态杀人狂?”

    “五个人里面,年纪不等,性别不同,职业也不一样,几乎没有共同点,”苗英皱眉说道,“不知道,凶手为什么会选上这几个人?”

    “我记得,好像有一个共同点来着?”梁欢回忆道,“他们的老家,是不是都是童阳县的?”

    “不是!”张耀辉立刻否定,“邵振江和唐灵灵都不是!他俩都是秦山本地人,跟童阳县没有关系。”

    “啧啧……要说全都没有共同点吧,”小刘纳闷道,“可死者里面却偏偏还包含一对夫妻,真是让人摸不着头!难道……都是凶手随心所欲选择的?”

    “还有一点,我们不能不考虑,”苗英摇头说道,“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新的消息传来,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受害者出现!”

    的确,众探员不由得心头一颤,如果别的银行里还隐藏着更多的尸体,那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这个是4月,这个是6月,这个是腊月……”苗英指着相片下面的日期说道,“在凶手选择杀人的月份上并没有规律可言,但是在失踪日和存放尸体的时间上却有着明显的规律。喏……

    “死者从失踪报案,到最后被凶手装进保险柜,都是24到27天的样子……”

    “对啊!”张景峰摇头叹道,“这么长的时间,足可以饿死一个人了!这个凶手,还真是够变态的!”

    “赵玉,”这时,苗英忽然对赵玉问道,“你在那儿闷了半天了,有点儿不像你啊?难道,你一点看法都没有吗?”

    “有啊!”赵玉严肃地点头说道,“我就说我去银行能查出点儿什么来吧?怎么样?怎么样!?看到了没?这么多尸体啊,都是我找出来的!苗组长,你是不是得给我记上一功啊?要不,晚上请我烤全羊去吧?”

    苗英眼中凶光毕露。

    “拜托啦!”李贝妮则掐腰埋怨道,“师兄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得出玩笑?”

    “好吧!说正经的!”赵玉立刻整了整衣服,重新严肃认真地说道,“我已经看了半天了,要让我说,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凶手是变态杀人狂,每到心里难受的时候,他就要出来杀一个人,这些人都是他随即选择的!

    “而第二个,我感觉……这个案子,似乎跟李丹的剁手案,有特别相似的地方!凶手看上去,好像……好像是在报仇!!!”

    “报仇!?”

    赵玉一言,满座皆惊。

    “不会吧?”李贝妮率先反对道,“龚秀珍只是一个老太太,就算有仇,也不至于这样残忍吧?其他人呢?其他人也不是流氓,也不是地痞,会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杀人?”

    “别激动!”赵玉仍旧严肃地说道,“这世间的仇恨有万千种,不要以为只有地痞流氓才会结仇好不好?你们好好想想,要想杀死一个人,一刀而已!可要想活活饿死一个人,得吃多大的工夫?担多大的风险?

    “可即使这样,凶手也得把人饿死,这不明摆着就是在报仇吗?”赵玉冲苗英摆了摆手,“苗组长,还是赶紧的,动用所有的手段,好好查一查这五个人关系,只要能把他们归到同一个节点上,说不定,真相就能浮出水面了!”

    赵玉之所以这样肯定,可是有着过往经验的。当初调查剁手案的时候,当赵玉最终把钢琴两个字找出来后,谜题才最终揭开。

    那么……这一次会不会跟剁手案一样呢?只要能找到那个关键的节点,案子也能迎刃而解?

    “也对!”

    苗英经过一番琢磨之后,对赵玉的看法颇为赞同,当即派了好几个人,一起去详细调查五名死者的关系了。

    他们除了要调查死者的档案记录,还要去拜访每一位死者的家属,看看能否找到些什么共同点?

    呼……

    在探员们重又忙碌起来后,赵玉不由得做了一个用力的深呼吸,虽然五具尸体的出现,打乱了原有的办案节奏,但是对于赵玉来讲,却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赵玉认为,这五具尸体,正好对应今天开出的“坤”卦!

    换句话说,今天的大事件,根本与他们的个人安危无关,他可以完全放心地,投入到查案中去了!

    不过,由于“坤”卦的特殊性,赵玉一直关注着前者,却忘记了“坤”卦后面还跟着一个“坎”卦了!

    这不,正当他摩拳擦掌,准备好好查案,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电话,却又鬼使神差般地打乱了他的节奏。

    “呜……呜呜……”电话中,姚佳哭得梨花带雨,泣不成声,“赵警官,我在蒙娜丽莎西餐厅了!呜呜……呜……我遇到了点儿麻烦,你……能过来一下吗?而且,能不能多带着点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