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61章 变态杀人狂?
    “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苗英点头说道,“歹徒如此熟悉银行的内部操作,不管是时间、警报、电闸还是最后的撬保险柜,乃至来去离开,全都完成得恰到好处,外人的话,是不是很难做到?”

    “而且,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李贝妮附和着说,“最近秦山银行因为信贷危机的事,亏损得非常严重,如果他们资金不足面临倒闭的话,是不是……”

    “所以,银行高层就自编自演了一出好戏,把自己的银行给抢劫了?”赵玉摇头笑道,“行了,这可以编成剧本,直接卖到好莱坞去了!”

    “任何事都有可能!”苗英不理会赵玉的反对,继续说道,“之所以选择抢保险箱,就是因为那些银行高层们知道,保险箱里面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一旦被抢,失主们不见得会选择报案!”

    “而且……”就像一唱一和似的,李贝妮立刻补充道,“保险箱里的东西肯定价值连城!一旦出手,他们可就赚大发了!”

    赵玉却仍在不停摇头。

    “赵玉,别不信!”苗英又说,“想你这样只是为了暂时存放一下贵重物品的,不过是极少数而已!绝大多数的顾客,都是选择长期存储的。

    “这些人本身就十分有钱,他们完全可以搞一个安全系数高的保险柜,放到自己藏到家中保存,为什么还要放在银行?他们之所以选择把宝贝放进银行保险柜,不会是真的为了防盗吧?”

    “都是贪污受贿得来的,怕查呗!”赵玉耸了耸肩膀说,“而存到银行保险柜就不一样了,只要登记一个假信息,再把钥匙拿好,密码记住,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你们不觉得,银行高层做这种事,太不明智了吗?”赵玉话锋一转,反问道,“一旦歹徒被警方逮到,真相也会随之大白,那对于银行本身来讲,岂不是毁灭性的灾难?那些策划者们都会锒铛入狱的,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个险……根本不值得冒!”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万事都没有绝对!”苗英又说,“要万一,他们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让咱们怎么也抓不到劫匪呢?”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去银行彻查一番吧!”赵玉拍着胸脯说,“苗组长,你放心,只要我赵玉去了,肯定能把他们的底细查出来!看看银行到底有没有猫腻?”

    “拜托!”苗英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瞥着眼角说道,“赵玉啊,你不会又想跟我说什么神仙兄弟的事了吧?我都看到了,你手里一直攥着保险柜钥匙,你小子,不过是想快点儿到银行,把你那20万取回来罢了!还装……装个雷啊你?”

    “我去……这都被你看穿了?”赵玉服了,连忙拱手赞道,“苗组长真是火眼金睛,我怎么一抬屁股你就……你就……”

    后面的话,赵玉自然不说不出口了。

    “哎呦!”李贝妮忙捏鼻子,不嫌事大地喊道,“真臭,真臭!”

    本来赵玉站起身想要就此走掉,可是忽然间,却看到白板上多了好一大片东西。

    “哎?”他一眼看到人物表上多出的人名,念道,“段大成?这个人是谁?怎么又冒出一个来?”

    “龚秀珍的老伴,唐局长的五姨夫,”苗英介绍道,“也失踪了!”

    啊?

    又一个失踪的?

    “哪儿对哪儿啊这是?”赵玉挠头,“我怎么有点儿乱呢!为什么又冒出一个失踪者来?”

    于是,苗英便把龚秀云和段大成,以及那个佟云的情况全都讲给了赵玉。

    “不会吧?”赵玉皱眉,“听上去,这仨人的失踪都挺离奇的,既然龚秀珍已经死了,那另外两个,是不是也凶多吉少了?”

    “不能这么说啊!”李贝妮说道,“这三个人都是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失踪的,不能确定彼此之间有关联啊!”

    “李贝妮说得没错,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们不能妄加猜测,”苗英说道,“现在,我们只能确认龚秀珍已经死亡,至于另外两个,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呢!”

    “这事真是挺新鲜的!”梁欢亦是摇头说道,“关键就在于,龚秀珍70多岁了,一个孤寡老太太,没钱没势的,凶手难道有病吗?干嘛要杀非要杀她?”

    “我草!”赵玉惊叹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难道……倒卖器官!?”

    “不是!”苗英立即回答,“龚秀珍的内脏器官都是完好的!赵玉,嘴巴放干净点好不好?”

    “那就是,病死的!”赵玉攥着拳头猜道,“藏尸体的人正赶上龚秀珍病发身亡,担心被碰瓷,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埋尸办法!”

    “吁……”李贝妮脑门满是黑线,“师兄啊,挖个坑埋了多好?你可别忘了,10年的保险柜租金可是好几万呐!”

    “不是!”苗英摇头说道,“尸检报告上写得清楚,老人生前并无致命疾病。通过鉴证科的最新检测,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龚秀珍就是被活活饿死的!”

    “啊!?”

    赵玉大为惊诧,这可是蹊跷了!一个孤苦伶仃,没钱没势的老人,谁会对她下此狠手,竟然把她活活饿死?

    “哦!我明白了!”赵玉瞪大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

    我倒!

    苗英和李贝妮等人差点儿一头栽到地上。

    “凶手脑子肯定有毛病!”赵玉则咬牙切齿地说,“纯粹地以杀人取乐,太可恶了!要不然,干嘛还用真空包装机把人给包装起来?对了,那个给凶手开户的银行职员找到了没?”

    “找到了!”李贝妮答道,“已经打过电话了,但是收获并不大!那员工连对方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呢!”

    “啊!?”赵玉不免惊诧,忙问为什么?

    李贝妮立刻解释给他听,原来,前来银行开保险柜的人,有很多都是匿名而来的,其中有政府官员,企业老板甚至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公众人物,这些人为了掩人耳目,一般都会戴上大口罩、大眼镜和大帽子,然后再套上件大风衣,不让别人认出自己来。

    所以,负责开户银行员工,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银行只是求财而已,谁会在乎这些不起眼的细节?

    根据那位员工回忆,他只记得开户的人个头不高,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至于其他的样貌特征却完全说不出来了,甚至是男是女他都说不清楚。

    因此,这条线索等于已经中断了。到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把龚秀珍的尸体存进保险柜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啧啧……”苗英发飙看法道,“我个人感觉,抢银行和真空尸体,很可能是两个案子!二者之间应该没有关系!”

    “那……抢银行的怎么样了?也没有眉目吗?”赵玉忙问。

    “是啊!”彭欣一直在负责抢劫案,当即摇头对赵玉说道,“这些歹徒狡猾狡猾的,鉴证科没有搜集到任何有效指纹,虽然从面具上采集到了dna,却也不打准,一定就是劫匪们的!

    “还有,根据视频推导,发现那辆车就是从老城区开出来的,现在正在查更早一些的视频记录,目前还没有消息!

    “玉啊,你还是快去银行查查去吧,我可是真希望,抢劫案是他们银行自己人干的呢!”

    “好的大姐,先别上火,看你弟弟我的!”赵玉见情况了解地差不多了,这才转身欲走。

    然而,走没两步,他却忽然想起了今天的“坤”卦来,忙对苗英说道:

    “那个……苗组长啊!今天你就在家里坐镇吧,出外勤的事,就交给我们好了,你可千万别出去啊!”

    赵玉的意思,自然是害怕苗英会跟曲萍那样,突遭不测。

    然而,这种话听在苗英耳中,却感觉特别不伦不类。

    “赵玉,你从银行回来,还是顺便去趟精神科吧!”苗组长上下打量着赵玉,疑惑地说道,“你这两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呢?是欠债了,还是把谁的肚子搞大了?”

    “有了?你有了?”赵玉指着苗英的腹部,摆出另一幅气人的惊喜状。

    “呵呵呵……”李贝妮忍不住呵呵直笑,可看到苗英目露凶光之后,只好忍住。

    “行了,别管我疯不疯,千万记住,你今天绝对不能离开警局!”为了让苗英听话,赵玉还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头说,“要不然,你会有灾的!”

    “赵玉,你真的这么想死吗?”苗英已然怒极,指着赵玉骂道,“要不是昨晚一宿没睡,我现在就把你从窗户踹出去!快滚!”

    “好好好……”赵玉忙不迭地逃跑了。

    “哎呦,师兄的思维方式,真是越来越深奥了!”望着赵玉的远去的背影,李贝妮无奈地叹道,“居然又玩儿上算命了!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