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60章 监守自盗?
    不带这样玩儿的!

    赵玉感觉自己好像自焚一般,被烧了一个体无完肤。

    系统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要玩儿死我吗?

    怎么又冒出个“坤”卦来?

    在目前所有出现的卦文里面,赵玉最忌惮的就是这个“坤”卦,“坤”卦一处,总是伴有人命出现。

    然而,这一次不但“坤”卦出现,而且还是连续开出,这玩意儿,谁还受得了?

    “坤坎”卦还是?

    难道……这一次的大事件,是真的和女人有关系了?

    这个女人是谁?

    苗英!?

    昨天,自己已经和苗英打了场水战了,那今天呢?

    奶奶熊啊奶奶熊……

    刹那间,昨天的情景重现,赵玉又陷入到了一种六神无主的状态之中,惶惶不知该做些什么?

    但是,不管卦文多么惊天动地,可生活仍在继续。

    因此,在经过一番忐忑不安之后,赵玉还是按部就班地换好衣服,先羊肉泡馍,然后到单位上班。

    虽然,案件进展与资料会在手机上更新,但更新的并不详尽,赵玉知道抢劫犯还未归案,所以也没有多看,还是想跟同事们当面了解一下得好。

    谁知,他刚进入a组办公室,便听到了唐兆龙的责骂声。

    “苗组长,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唐兆龙掐着腰,正背对着门口,冲白板旁边的苗英大吼着,“这都过了一个晚上了,怎么还是连点儿进展都没有?五个抢劫犯,一个也没抓到吗?还有我五姨的事,尸体都找到了,怎么连个嫌疑人都锁定不了呢?你们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换人吧干脆……”

    “唐局长,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苗英气得满脸通红,“这件案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劫匪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们不但熟悉银行的操作,而且还熟悉咱们警队的办案手段,同事们已经忙活了整整一夜了,你不来鼓励几句,倒来施加压力,你……”

    “苗英!”唐兆龙抬手指着苗英喝道,“你别跟我在这儿诉苦!要说苦,我现在才是最苦的那个人!上级领导一直跟我要交代,谁又能给我一个交代?告诉你们,就今天一天,再抓不住凶手……”

    看到唐兆龙颐指气使的样子,赵玉已然明了了其中原因,他嘴角微微一翘,一股坏水顿时涌上心头。

    他悄悄地猫进办公室,趁别人不注意,顺手抄了一个玻璃杯,然后悄无声息地来到唐兆龙身后。

    紧接着,他一松手就把被子坠落在地,啪啦一声摔了个粉碎。

    啊呀!!!

    唐兆龙就像被踩到尾巴一般,吓得平地跳起两丈五,球一样的身躯都差点儿窜到房顶上去。

    由于惊吓过度,他一个重心不稳歪倒在地,挥手之间还把两面白板也推了一个叽里咕噜,稀里哗啦,真是好不热闹!

    “谁!谁!谁!?”唐兆龙脸色惨白地从地上爬起,吓得脸都扭曲了。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玉满含歉意地拍着自己的手说,“可能是我帕金森的老毛病又犯了,不好意思啊,局长大人!”

    说着话,赵玉赶忙找了扫帚和簸箕,低头扫碎玻璃,由于他手头加了力道,碎玻璃碴子和尘土全都扫到了唐兆龙的身上。

    “哎哎哎?赵……赵玉……你……”

    唐兆龙吓得连连后退,血都有点儿凉了。他本想再呵斥赵玉一顿,可是一想起之前的闹鬼事件后,他再也说不出话,赶紧尴尬地拍着屁股走人了。

    陶兆龙一走,赵玉抬手就把扫帚簸箕扔到一边,脸上还露出了得意的讪笑。

    众探员也是对这个唐兆龙颇有不满,看到赵玉把他吓唬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由得开怀大笑。

    尤其是苗英,一面笑还一面摇头,心里赞曰:要问装逼谁最强,容阳a组赵流氓!

    “嗯嗯……怎么样了,苗组长?”赵玉见苗英笑得开心,自己便得意地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跟前,问,“进展如何?”

    “还说呢!赵玉,你现在可是归我指挥,昨天晚上,大家都在忙着查案,你却无故旷工,什么意思?”苗英撅嘴。

    “我冻着了,跟你打水仗闹得!看病去了!”赵玉的瞎话从来不打草稿,还故意打了个喷嚏。

    “我看……是喝酒去了吧?”苗英不屑地说道,“黑河路大排档,喝得够嗨的?”

    “我去!”赵玉微微一笑,浑不在意地说,“苗组长啊,银行抢劫犯都还没捉住呢!倒先监视起我来了?跟哥说实话,是不是看上我了?”

    吁……

    就像说相声似的,旁边探员们听到赵玉这种作死的话,全都发出一片吁声。

    “唉……”然而,如今的苗英,似乎已经对赵玉的耍无赖产生了抗体,当下也不着急,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赵玉说道,“我是怕你被人灭口!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当我乐意监视你吗?”

    “嗯……”

    赵玉还想再贫气几句,苗英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转而对张耀辉问道:“耀辉,怎么样了,监控那边查完了没有?”

    “差不多了!”张耀辉拿着一摞打印的照片说道,“我们通过老城区各个路口外的监控探头,捕捉到了在那个时间段内出去的人,一共找到了66名嫌疑对象!正在逐一比对体貌特征。”

    “嗯!光比对不行,必须双管齐下,”苗英吩咐道,“找人去老城区挨个调查,尽可能把范围缩到最小!”

    “是!”张耀辉放下照片,转身走了。

    赵玉抓过几张照片看了看,禁不住吐槽:“不会吧?这……这个明明是个买菜大妈?这也是嫌疑人吗?”

    “没准儿啊!”李贝妮说道,“她最起码有个提篮,可以用来放抢劫的财物啊?”

    “对,任何细节也不能放过!”苗英说道,“事实已经证明,这些劫匪非常狡猾!很可能会搞出些新鲜的名堂……”

    谁知,话还没有说完,胡彬忽然跑进来对苗英说道:“苗组长,王科长派我来告诉你件事,我们在分析那些歹徒们留下来的迷彩服时,发现迷彩服都被不同程度地加厚加宽了,还有几双鞋子里面也有不同程度的增高垫。

    “也就是说,歹徒们在抢劫时改变了自己的身高体型,所以之前通过视频捕捉下来的体貌特征,已经不准确了!”

    哇!

    听到胡彬所说,众人不由得大为惊诧。没想到,这些劫匪真的如此狡猾,竟然连改变体貌特征的主意都能想到!

    “厉害!”赵玉不禁咋舌,“高手啊都是!”

    “那……dna呢?歹徒面具上的?采集到了吗?”苗英赶紧问道。

    “采集到了,但是比对不出来!”胡彬回答,“这些劫匪很可能没有前科,dna恐怕只能作为取证之用了!”

    “好的,我们知道了,辛苦了!”苗英冲胡彬客气地说道,“再有什么情况,麻烦及时通知我们!”

    “好的!”胡彬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敬礼,这才一溜小跑地没了影。

    此时此刻,虽然还有那个神秘的“坤”卦在困扰着赵玉,但他却觉得思路比之前要清晰了许多,忙对苗英问道:

    “对了苗组长,到现在,我还有个重要问题没搞明白呢!”他皱着眉头问,“那些劫匪,到底从银行里面抢走了什么东西啊?”

    “唉!”苗英没有说话,李贝妮却抢先叹了口气答道,“保险箱的登记资料上有一多半都是假的,现在银行方面正在张贴告示,等着施主们前来查验认领呢!可奇怪的是,等了一天了都,来的人却寥寥无几!”

    “有意思!”赵玉不禁赞叹,“看来,这保险柜里面果然大有文章啊!明明丢了东西,却都不敢来认领?难道……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赵玉!”苗英笑道,“我听说,你跟银行的陶先生有些交情,就你的感觉来看,陶先生这个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赵玉脑筋急转,顿时明白了苗英的意思,忙说,“哦……难道……你认为,这是银行高层们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