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58章 离奇的失踪
    唐兆龙局长不但一直从童阳县任职,而且也是土生土长的童阳县人。无广告的站点。他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光姨就有六个,而这个龚秀珍,正是他的五姨!

    这样的事情,说来也是够巧的!唐兆龙做梦也想不到,那具被人藏在保险柜中的女尸,竟然会是自己的五姨!

    此刻,鉴证科验尸房的门口已经哭成了一片,除了年事已高,腿脚不方便的家族长辈,唐局长的亲戚们几乎都赶了过来。

    唐局长本人也是哭得热泪盈眶,悲不自胜。

    探员们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情形,全都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最后还是栾局长做事比较周到稳重,她先是好言劝慰了一下唐局长以及唐局长的诸多亲属。然后又向大家表示,警局必然会全力以赴,一定会将真凶绳之于法,彰显法纪。

    紧接着,在栾局长的安排下,有警员开始对死者家属们进行询问,以此收集更多的资料。

    唐局长的悲痛可不是装的,一直回到办公室后,他还在不停地摸着眼泪。

    他向栾局长还有苗英哭诉说,他这个五姨的命太苦,一辈子没生养儿女,孤苦伶仃,家庭条件也不怎么样。

    本来,她还有个不离不弃的老伴,也就是唐局长的五姨夫。然而,这位五姨夫却在七年前离奇地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苗英不由得直摇头。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忽然间又冒出一个失踪者来?龚秀珍、佟云,再加上龚秀珍的老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局长,你认识一个叫佟云的人吗?”苗英忍不住问道,“储存尸体的保险柜,登记的就是这个名字,你有印象吗?是个女的,住在棉纺厂宿舍……”

    “嗯……不认识……”唐兆龙虽然摇着头,可嘴里仍在哼唧着什么,似乎有些犹豫。

    “唐局长,这个人很可能有重大嫌疑,你好好想想……”苗英似乎看出了什么苗头,忙出言引导。

    “有点儿印象,但想不起来了!”唐兆龙抬头说道,“这样吧,你们问问我那些表姐表妹们去吧,没准儿她们能想儿什么来。”

    “好吧!那……”苗英转而问道,“你再跟我说说你五姨夫吧?他怎么也失踪了?”

    “唉!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唐局长想到难果处,不由得悲从心起,再度落泪,“我五姨和五姨夫都是老实人啊!小时候穷,这老两口可是把我当亲儿子对待啊,有什么好吃的,先记着我吃,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呢!哎呦……怎么会这样啊……到底是哪个狠心的家伙,会对她下手啊?呜……”

    唐兆龙痛哭流涕,哭了好半天,才想起刚才苗英的问话来,忙说:“我五姨和五姨夫都是县环卫站的清洁工,俩人都是老实人,没儿没女,没钱没势的,能得罪什么人呢?

    “可是,就那么倒灶,7年前,我五姨夫出门去修自行车,结果,人再也没有回来!”唐兆龙回忆道,“那时候我虽然还没当上局长,但也是尽了最大努力,几乎把县城搜了个遍,却怎么也没有把人找到。五姨夫就那么离奇得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过音讯!

    “五姨夫失踪了,我五姨也跟天塌下来一样,她的精神状态也一天不如一天。本来,我都把她接我们家去了,可老太太怕我媳妇嫌弃她,最后还是回自己的老房子住去了!

    “唉!都怪我!要是能把她留住就好了!结果……三年前的某一天,我五姨也失踪了!也挺蹊跷的,邻居们都说,我五姨大清早拎着提篮买菜去了,脚上穿的还是拖鞋呢!可不知怎么的,人就没了?

    “那一次,我们一家子都快疯了,没日没夜的找啊,查啊,可最终跟五姨夫一样,全都音讯皆无,再也找不到了!然而,没想到啊没想到……会……会这样……呜呜……”

    说着,唐兆龙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可是哭了一会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惊疑不定地问苗英:“对了,苗队长,我五姨的尸体做完尸检了吗?她……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嗯……那个……体内的器官……少没少?”

    “什么?”这一下,栾局长也是愣住了。

    “唉!”唐兆龙叹一口气,解释道,“我五姨那么穷,岁数又那么大了,又没儿没女的,歹徒们杀她,图个什么?除了倒卖器官,还能有什么原因呢?哼,别看我五姨年纪大,但是身体可棒了!”

    “没有,没有!”苗英立刻回道,“王科长说,尸体是完好的,死因尚在调查中呢!”

    “啊?不是倒卖器官?那……那还能是什么?有仇吗?”唐兆龙张大嘴巴琢磨道,“什么样的仇,能对一个老人下这样的狠手?完全没有道理啊!哎呀……要是我五姨这样了,那……我五姨夫,五姨夫难道也……”

    “唐局长,您先别激动!”栾萧萧连忙劝道,“现在说什么都还早,必须得等到获取更多的证据才行!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的!”

    “嗯!”唐兆龙哀求般地说道,“栾局长,苗组长,拜托你们了!我五姨不能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的啊!”

    栾局长和苗英连连点头,可心里却不由得疑窦丛生,没想到,一件看似简单的银行抢劫案,居然牵扯出这么多隐情来?

    案子才刚刚开始查,居然已经冒出3名失踪者来了,而真正的银行抢劫犯,却连个脸都还没露。

    谁知,令人惊诧的事情还在后面。苗英刚刚出得局长办公室,张景峰便赶过来汇报了,说那个佟云的消息已经查到,此人的确是5年前失踪的,失踪时23岁,她家里是开小超市的!

    失踪的时候,也是在大清早,家人还以为她去给超市开门去了,却从此不见了踪影,至今下落不明。

    失踪得莫名其妙的,和唐局长的五姨以及五姨夫极为相似。

    不过,张景峰却是留意到了一个不太寻常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佟云的老家也在童阳县,她也是童阳县人!

    龚秀珍是童阳县人,佟云也是,那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苗英也感觉到这里面大有文章,急忙找到龚秀珍的家属,向他们打听。

    结果,龚秀珍的一个外甥女果然认识佟云,说佟云跟她小时候是一个学校的,佟云家都是童阳县人。只是后来因为佟云的父亲在秦山找了份差事,一家三口这才搬到市里来居住。

    不过,虽然认识,但是彼此联系并不多。这位外甥女可以确定,佟云跟龚秀珍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彼此谁也不认识!

    这一下,苗英顿觉头大,没想到,这个佟云居然也有这么大的隐情。

    龚秀珍两口子、佟云以及秦山银行大劫案,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关系呢?

    一时间,苗英感觉疑惑不解,找不清方向。不知因为什么,当苗英遇到困难之后,她第一个想到,居然是那个混蛋赵玉。以前每每遇到关键时刻,这家伙总能想到出其不意的点子,所以她现在非常想知道,赵玉对这件事,到底有何看法?

    然而,当苗英回到办公室后,却并没有看到赵玉的影子,只看到李贝妮正在认真地敲击着电脑。

    “李贝妮,”苗英忙问,“赵玉那个混球呢?跑哪儿去了?”

    “赵玉!?”李贝妮转过脸来瞅了瞅,一脸疑惑地说道,“不知道啊?刚才还在呢!奇怪……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人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