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56章 另有目的?
    骄阳似火,烈日灼心。

    赵玉的额头上粘着豆大的汗珠,感觉有些烦躁。他仰脖喝干了整整一瓶矿泉水,却仍是觉得口渴难耐。

    此刻,他和兰博正在老城区一条偏僻的胡同里,调查那辆被劫匪们抛弃的轿车。

    这片同样满是平房的老城区和将军庙一带完全不同,此处濒临市中心,在这里居住的,都是秦山最原始的居民。

    曾经有多家开发商看上过这块地皮,却由于种种问题,始终没能拆迁成功。长期以来,由于严重影响市容,此处一直是个让政府头疼的地带。

    劫匪们弃车的地方,是一处既开阔又偏僻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苍蝇哄哄、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

    车子是一辆老款的尼桑,看上已经去有些年头了,车子的空间本身不是很大,五名劫匪挤在里面,显然非常拥挤。

    根据警员调查,该汽车属于失窃车辆,前天晚上刚刚丢失的,已经挂失了!很明显,这是劫匪们为了作案而专门偷来的汽车。

    鉴证科的同事们说,车上倒是发现了不少指纹,但很难确定是绑匪们留下来的。因为监控视频上看得清楚,五名劫匪全都戴着手套,留下指纹的可能性并不大。

    此外,汽车内部散落着许多迷彩服,甚至连歹徒们戴的人皮面具都留在了这里。鉴证科的同事们看到面具之后,不由得喜上眉梢,因为面具上极有可能找到有效的皮屑组织与dna。

    打开汽车后备箱,歹徒们使用的武器也全在此处。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枪竟然全都是假的,甚至连仿真枪都算不上!

    啧啧……

    探员们无不啧啧称奇,对歹徒们的胆量异常佩服,居然拿着这样的东西,把银行的人全都骗了!

    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一切,赵玉感觉有些心烦意躁。不知道是前几天太疲惫了还是怎么的,他总是无法集中精力,不能有效的思考问题。

    隐约中,他感觉眼前的抢劫案有些不太正常,好像有很多地方说不通似的。

    比方说,如果他自己的是劫匪的话,既然已经得手了,自然是要跑得越远越好?却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呢?此地距离被抢劫的银行几乎是紧挨着的,开车的话,可能连一分钟都用不了。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这里有什么能藏匿他们的地方?还是他们跟剁手案的李丹一样,根本就住在这里?难道,歹徒们现在仍未走远?

    “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谁知,当赵玉跟兰博进行交流之后,兰博却很快把他的想法否定了,“玉哥,你不知道,在咱们之前,民警们已经放警犬过来追踪过了!据说,气味很发散,警犬追到了闹市区就追不下去了!也就是说,歹徒们是分头逃窜的,绝对已经不在这里了!”

    哦……

    原来如此……

    “这些衣服……”兰博又指着车里的衣服说,“都是劫匪们抢劫银行时所穿的。既然他们丢弃在了车上,说明他们已经换上了别的衣服。

    “玉哥……你看,这里没有任何监控探头,他们在这里换了衣服,有可能会乔装改扮一番,如果他们换上普通人的便装,等他们从这里出去,再一次出现在监控中的时候,我们就很难看出哪一个才是劫匪来了!”

    “哦……奶奶个熊!”赵玉不服地啐了一口,说,“看来,这些家伙已经提前演练过不少遍了,绝对是有备而来啊!”

    “不过……”兰博琢磨着说,“如果咱们能把各个路口的监控找到,逐个查看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能把他们找出来的!首先,那个时间段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从老城区出来的人肯定不会很多,逐一查询的话一定会有结果;第二,歹徒们不管怎么乔装打扮,抢了那么多东西,总得有个背包什么的吧?所以,应该可以查出来的……”

    虽然赵玉频频点头,可是心里总觉得欠缺了些什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20万没有被抢闹的?

    要知道,银行保险箱里存放的都是私人物品,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歹徒们到底都抢了些什么?

    他们既然连自己的20万旧钞都看不上,那么还会抢些什么?要万一,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抢,只是把现场搞成一团混乱的样子呢?

    会吗?

    抢银行不是为了钱?而是另有目的!?

    啧啧……

    顷刻间,赵玉不禁又想起了系统开出的“坤艮”卦来,从卦象上看,自己的钱保住了,说明“艮”卦无忧。

    可是……“坤”卦呢?难道今天的抢银行事件,就是“坤”卦所代表的大事件?亦或者……是指的保险库中的那具真空尸体!?

    ……

    忽然间发生这么一起银行大劫案,自然是震动了整个秦山,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

    秦山市历来长治久安,太太平平的,极少会出现这种抢银行的大案。市级领导接到报告后,自然是高度重视,立即下令提升整个城市的防范等级,在各路口架设关卡,严查可疑分子。

    但是,不管外围是如何的大动作,负责侦破此案的主要任务,还是落在了容阳分局的头上。

    整个一下午,可把容阳分局的警员们忙坏了,大家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东奔西跑,查这查那的,全都是一副焦头烂额,急火攻心的模样。

    直到夜幕降临之时,探员们这才完成了调查取证工作,转回容阳分局处理。他们自然没有时间休息,一回到警局就立刻召开了紧急的案情分析会。

    作为一把手大局长来讲,唐兆龙也像是惊了脑子一样,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一来,这位从县局调来的局长从没有见识如此的大阵仗,显得畏手畏脚,不知所措;二来,昨天在警局办公室经历那场几近闹鬼的事件,一直让他心有余悸,惶惶不安。

    他哪里遇到过这样吓人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有东西用杯子丢他,而且还拍他脑袋,这感觉,真是太恐怖了!

    不过,还好有经验丰富的栾局长相助,栾局长带着他又是接待上级领导,又是会见银行股东的,处理得镇定自若,这才替唐兆龙解了大围。

    正因为这样,在案情分析会上,也基本都是由栾局长在布置工作,唐兆龙只是一味地点头表示同意,末了又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而已。

    领导们一走,分析会这才终于进入正题。

    会议自然由苗英组长主持,这也是苗英第一次在容阳分局指挥案子,不过,她毕竟在队长岗位上锻炼多年,此刻亦是显得信心十足,游刃有余。

    在她的主持下,作为案情分析的白板再度立起,探员们开始根据现有的线索,往上添加资料。

    此时,距离案发已经过了六个多小时,虽然还没有得到抓获歹徒的具体消息,但是已经陆续传回来了不少信息。

    首先,银行方面,已经给出了数个嫌疑人名单。这些人都是熟悉银行内部操作,且身份可疑的人。但是,仅凭着一份名单并不能说明什么,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才行。

    此外,在老城区搜查的警员们亦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目标,他们已经带回来了部分监控视频,正在逐一过滤。

    同时,也有警员开始按照摄像监控,推导歹徒们抢劫之前的行动轨迹,看看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最后,鉴证科也传来消息,说通过dna比对,已经查出了那具真空尸体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