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54章 蹊跷的尸体
    整条玉华路都在容阳区的管辖范围内,在这条路上出现的银行抢劫案,自然归容阳分局重案组处理。

    根据栾局长的指示,苗英并未回警局复命,而是带着野炊的队员们直接赶到了案发现场。

    不过,由于他们已经钻进了大山深处,纵然加快了速度,也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堪堪赶到。

    对于和谐稳定的秦山市来讲,抢银行绝对是一件特大新闻!当苗英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银行附近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戒严,除了办案警员外,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

    许多闻讯赶来的媒体,也只能在最外围做一些猜测性的报道,谁也不知道,银行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赵玉料想的一样,当他跟着苗英进入银行内部之后,除了那些熟悉的探员外,他还看到了一个老熟人陶先生!

    陶先生是秦山银行的股东,也是当年创办银行的元老之一,银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焉有不到场之理?

    说来,也是挺巧的,赵玉的20万旧钞,正好是陶先生赠给他的。赵玉把钱存到了陶先生的银行,结果,现在银行又被抢了!这个中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不过,陶先生正在接受警方询问,并没有留意赵玉的到来。

    对于容阳分局来讲,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按理说,第一个到达现场调查的,应该是队长刘长虎才对!

    然而,刘长虎和毛伟现在都在医院,而苗英正好请假,所以,主管刑侦工作的栾局长只能勉为其难,亲自上阵了。

    不过,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局长也是老刑侦出身,在现场指挥若定,已经把任务全都交代了下去。探员们一面去追踪凶手,一面还原现场,详细调查案发经过,而鉴证科也正在极力地搜寻着相关证据。

    看到苗英终于赶来,栾局长亦是松了口气,立刻迎上来对她说道:

    “苗英同志,你可算来了!我刚刚接到唐局长的指令,因为局里情况特殊,现在特任命你为本次案件的指挥官,a、b两组的警员全归你来调动,请你们尽快把案子侦破,把劫匪捉拿归案!”

    “是!”苗英立刻打了个敬礼,“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栾局长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把案发经过给他们讲了一遍。

    今天中午12点05分,一伙蒙面歹徒忽然冲进银行,他们手持散弹枪和猎枪,当场控制了大堂保安、顾客以及工作人员。

    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抢劫柜面上的现金,也没有去打金库的主意,而是选择了位于大厅西侧,与金库并排的保险箱专库。

    他们利用暴力手段强行打开了十多个保险箱,并且有选择性地抢走了保险箱中的贵重物品!

    保险箱存储,是秦山银行10年前开设的一项业务。其目的,就是银行给顾客提供一个安全的储存空间,寄存顾客们的贵重物品,以此赚取佣金。

    这种业务在国内其实并不常见,各大银行都没有,只有一些私家银行才会有此业务。

    秦山银行的保险箱,建在一间80多平米,有着高度安保措施的密室之中。来往存取物品的顾客,都有着高度的私密性,密室内是不设摄像探头的。

    顾客在存取物品的时候,也不会安排其他人在场。

    换句话说,除了顾客本人,谁也不知道他的保险箱中,到底放了些什么?

    顾客们在登记之后,只需要掌握两样东西即可,一个是钥匙,一个是密码,只要有这两样东西,便可来此存取。

    保险箱也有大小之分,空间越大佣金越高。就拿赵玉那个皮包来说,他只能选择一个中号的保险箱,佣金每月要交纳将近300元。可谓价值不菲。

    由于以前没有先例,这也是秦山历史上第一起银行保险箱被劫事件。

    正因为这样,这次事件也是异常棘手。那些保险箱都属于个人隐私,一方面,银行不知道劫匪到底抢走了些什么?二来,将来牵扯到赔偿损失方面,银行也面临莫大的麻烦,一旦顾客漫天索价,他们万难赔付!

    虽然只有区区十几个保险箱被抢,但真正打起官司来,银行甚至都有面临倒闭的可能!

    正因为如此,陶先生现在是心急如焚,祈盼警方能在第一时间捉住劫匪,把损失的物品抢救回来。

    当然,赵玉比陶先生更加心急如焚,这边还没有听完详细的案发经过,他便急不可耐地来到了保险箱库查看。

    不知道是有意设计还是怎么的,密室之中的灯光略显昏暗,透着一股阴森之气。

    此时此刻,密室里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散落着各种东西,其中,有不少首饰盒子,精致的箱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珠宝玉器。

    可能是歹徒抢劫的时候,动作比较粗暴,有一串珍珠项链甚至被扯断在地,豆大的珍珠散落得到处都是。

    鉴证科的同事们正在这里小心翼翼地搜集着证据,作为一把手的王心科长自然也在。

    然而,让赵玉意外的是,证物采集员们全都是一副表情凝重的样子,现场没有人说话,显得有些压抑。

    而且,以王心科长为首,好几名采集员全都围在其中一面保险柜前,正在仔细地查看着什么!

    赵玉并没有太过关注,而是赶紧来到了自己存放旧钞的保险柜前。结果只看了一眼,他就感觉心里拔凉,差点儿没昏在那里。

    但见自己的保险柜果然也被歹徒给撬开了,处于一种半打开的状态。

    哎呦!

    这帮天煞的歹徒!这里有数百个柜子,你们就打开了十几个,居然就有我的,我恨你们!你们给老子等着,看我不把你们抓住……

    赵玉正在激动的想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打开了柜子。然而,让他惊讶的是,陶先生给他的那个皮包,竟然完好无损地放置在柜子里面,而且还是跟以前一样鼓鼓囊囊的。

    我去……

    不会吧?

    他赶紧弯着腰,把皮包打开查看,结果,里面的钱亦是纹丝没动!

    哎呦,我滴个奶奶熊……

    一瞬间,赵玉感觉凌乱了,怎么可能呢?面对着这么多钱,歹徒居然无动于衷?

    这……

    有点儿不合逻辑吧?

    难道……歹徒们看不上我这20来万?嫌少?

    “喂!赵玉!”这时,王心科长看到了赵玉的动作,急忙出言制止,“别乱动哦你!这里是案发现场,别捣乱哦!”

    “我……我的这是!”赵玉指着怀里的皮包,说,“我也在这儿存东西了!”

    “哎呦,怎么哪里都有你哦……”王心科长皱眉道,“你快走,我们这边正乱着呢!东西一定要放下哦,那上面说不定会有指纹的!”

    “好好好……”赵玉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赶紧把皮包重新放回保险柜中。

    哦……

    放完皮包,赵玉这才想起来,这些采集员为什么会表情如此凝重了?听小刘说,案件记录上写着,在保险库中,竟然出现了一具蹊跷的尸体!

    赵玉自然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会突兀得冒出一具尸体来呢?

    难道……是劫匪们分赃不均,起了内讧?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赵玉小心翼翼地来到了王心等人面前。结果,当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具尸体的模样之后,却不由得吓了一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