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49章 相悖的隐情
    晚上7点。m.手机最省流量的站点。

    容阳分局,副局长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乃是栾萧萧局长的,但是此刻栾萧萧并不在此。屋里只有三个人:廖景贤、赵玉还有苗英。

    廖景贤歪着脖子坐在栾萧萧的正座,赵玉和苗英则分别坐在对面的会客沙发上。

    “呼!”廖局长还未开口,先做了一个长长的呼吸,这似乎预示着,他将要说的话,异常重要。

    他先是打开手机,把一份文件资料递给赵玉和苗英看,终于开口说道:“你们俩给我看好了,这些都是你们电脑上的资料,没有被删除,全都转到市局刑侦科了!这是签收的文件,上面还有市局一把手洪局长的签字。”

    “这……”赵玉知道这位廖局长说话向来随心所欲,便直接问他,“老廖啊,我给你打电话干嘛不接?你这几天,干嘛去了到底?”

    “干嘛去了?”廖景贤没好气地说,“哼,捞人去了呗!老周啊!差点儿完蛋这家伙……”

    “啊?老周?周局长吗?他……他到底怎么了?”赵玉忙问。

    “被匿名举报了!”廖景贤气鼓鼓地说,“也不哪儿冒出来一份证据,不但做得逼真,而且罪名很大,是在这儿都不能说的那种!反正……够老周腻歪一阵子了!”

    “啊?这么严重……那……现在呢?”

    “已经查得差不多了……”廖局长叹道,“虽然能捞出来,但是老周的政治生涯,应该是结束了!嗯……还是……先跟你们说说老唐吧,周局长一犯事儿,唐兆龙就走马上任,这可不是什么上级故意安排,更不是什么惊天大阴谋,这是咱们秦山警界系统的应急机制,懂吗?嗯……我觉得,你们应该不懂,因为我也才刚闹明白!”

    听到这话,苗英满心疑惑地看了看赵玉,心里说话,这位大领导怎么如此诙谐?赵玉却对廖景贤的奇葩思维早已习惯,忙喝道:“别墨迹,赶紧说!”

    “老周被举报的罪名很大!一旦坐实,将会引起很大很大的后果,连锁反应,牵涉极广,所以经市局通报,市委常委决定,立刻启动秦山警局的应急机制,把距离容区阳最远的一个局长调过来救急,而这个人正是唐兆龙!

    “这样的调职,其实都是老辈子传下来的规矩。因为只有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提上来的人,才有可能和周安东不在一个体系……嗯……是不是还不太懂?”

    “懂了,懂了!赶紧说特么正事!”赵玉端着他的手机说,“曲萍,曲萍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快说!”

    “喂,小点儿声不行吗?现在曲萍这个名字,高度敏感呢!”廖景贤有些恼怒地埋怨道,“你们俩也够执着的!明知道那么大的压力,那么大的危险,你们居然还敢逆流而上,真是两个不要命的家伙!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俩也真够厉害的!这么难,居然都查到了线索!愣是把肇庆找到了,真不愧是金老爷子看上的人啊……”

    “金……金老爷子?”苗英听得迷糊。

    赵玉却是不屌,赶紧催促:“接着说啊!说重点!”

    “重点就是……”廖景贤快速地说道,“你们把一件简单的事情给搞复杂了!懂吗?”

    赵玉和苗英对视一眼,脑门上全都画着大大的问号。

    “嗯……你们都是优秀的侦探,调查曲萍被害案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么一点呢?嗯……”廖景贤摊开双手,讲解般地说,“如果……曲萍真是因为调查某个惊天大案,而被人灭口的话!那么……她身为刑侦组长,难道就不会有所警觉吗?她不知道自己摊上事了吗?可是纵观整件案子,你们感觉,曲萍像是有事先准备的样子吗?”

    哎?

    别说……廖景贤的这句话,还真是深深戳动了赵玉和苗英,他俩之前设想过无数可能,可就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也是啊?

    如果曲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危险,怎么能不提前有所警觉呢?她的死极为突然,所以大部分人全都认为只是一场意外!

    曲萍临死之前,一直在认真地调查着棉岭案,根本没有什么慌张、失措或是担忧的迹象,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哼!还侦探呢!真没琢磨过吗?”廖景贤得意地把手机收回,然后又打开了另一份文件给二人看,“你们看看……这份文件,是市局刑侦科接管肇庆尸体的文件,上面也是大局长签的字!所以,你们放心吧,咱们警局内部是没有问题的,曲萍的死,其实很可能是来自于一场令人发指的仇杀!”

    仇杀!?

    什么意思?

    怎么又冒出仇杀来了?

    赵玉和苗英再度面面相觑,问号更大。

    “其实嘛……这件事,得从另一个人说起才行,但是提前说好,”廖景贤警告道,“保密书就不让你们签了,但是你俩必须得保证给我守口如瓶!要不然,我弄死你们两个!”

    “我去……”赵玉吹了声口哨。

    苗英的脑门却满是黑线,哪有堂堂大局长这样威胁部下的?难道这个廖局长也是流氓出身不成?

    “行了,还是说正事儿吧!”廖景贤捋了捋思路,说,“这件事,其实要从曲萍的父亲开始说起。曲萍的父亲,我就不说叫什么名字了。总之,他是个王牌卧底!此人非常厉害,当年独闯某犯罪集团卧底数年,最终配合警方,将犯罪集团一举歼灭!

    “因为功劳特大,曲萍的父亲后来在省厅就任高职,是个很大很大的官,我曾经还有幸见过他呢!”说到这里,廖景贤眼中甚至还露出了一丝自豪感。

    “不过……”谁知,他自豪之后却又眼神一暗,叹道,“可惜的是,曲萍父亲后来得了绝症,不幸英年早逝了!真是天妒英才,天妒英才!

    “唉!正因为有着这层关系,所以省市领导一直对同是警员的曲萍特别看好,努力把她培养成她父亲那样的优秀干警,对她给予了厚望……但是……可惜……结果却……”

    “那……难道……”苗英和赵玉对望一眼,二人似乎同时琢磨过味儿来。

    “没错!曲萍的死异常蹊跷,”廖景贤不无感慨地说,“领导们早就意识到了,所以在她被害之后,市局在第一时间就成立了特别调查组,专门负责侦查此案。再告诉你们,他们也一早查到,侯猛不过是个替罪羊而已!

    “哦……对了,这儿还有个文件……”廖景贤想起什么,又把一份法院文书给赵玉二人看,“这是侯猛的审讯延后通知书,因为案情错综复杂,所以侯猛的审讯被延期了!上级已经下了死命令,在侯猛受审之前,必须得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啊?”赵玉二人不由得愈发疑惑。

    “通过连日来的明察暗访,专案组这边查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廖局长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原来,当年被警方消灭的犯罪集团里面有个叫余某某的头目,之所以叫某某,是因为我不能说出他的真名啊!总之,这个人在当年抓捕现场已经被警方击毙了!

    “然而,这个余某某却有个很厉害的老爹,据情报显示,这个余某某的老爹从国外回来,专门为儿子报仇来了!所以,我们怀疑,曲萍的死,可能跟此人的寻仇有关!”

    “曲萍的父亲已死,所以就要杀掉曲萍报仇吗!?”苗英愤慨地说,“这……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简直没有人性,天理难容!”

    听到此话,赵玉不由得摇了摇头,正所谓江湖仇杀,父债子偿,对那些暴戾恣睢的江湖大佬而言,谁会跟你讲道理?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查到肇庆的,”廖景贤叹道,“反正专案组是从余某某这边摸到的,据说,余老爹雇佣了一批像肇庆那样的厉害角色,并且列出了一份名单,想要把当初参与害他儿子的人,全都报复一遍呢!

    “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吧!周安东当年也参与了那次围剿行动,是正牌的指挥官呢!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陷害老周的那份文件,也是这个余老爹搞出来的!”

    不会吧?

    赵玉越听越晕,这怎么好像是警匪大片里的剧情呢?是不是夸张了点?他当年混江湖的时候,也没听说过这么夸张的事儿吧?

    这个余老爹到底什么来头?真的这么厉害吗?敢做得这么嚣张?不怕死啊这家伙?

    “不过,”廖局长又说,“没想到的是,唐兆龙竟然是个棒槌!我们也没想到,这个乡下来的局长,办事儿会这么鲁莽,这么生硬!要是我有时间能跟你们解释一下,也就不至于搞到这种地步了!竟然把刘长虎脑袋还给开了!”

    听到这话,苗英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们别多想了!”廖局长郑重其事地说道,“唐兆龙只是按照上级命令行事而已,洪局长交代过了,要你们容阳警局这边立刻停止对曲萍案的调查,一个是为了保护你们,另一个也是怕你们贸然行动,打草惊蛇,耽误了专案组的工作!

    “而且,领导们还有其他的心思在里面,他们担心查案会牵扯出什么丑闻来,所以不希望你们插手,由他们自己来办,才会减少丑闻外传的机会!

    “怎么样,这么一说,你们应该茅塞顿开了吧?”廖景贤不歇气地说道,“如果你们觉得哪里还说不通,哪里还有怀疑,我可以把所有的文件都拿给你们看!

    “你们呀,也不动脑筋想一想,要是上级想要把这件事压下去,要是上级跟恶势力串通一气,哪里还会给你们这么多破绽,这么多机会?”

    廖景贤的一番话,顿时把赵玉和苗英说得无言以对。

    “不过话说回来,”廖景贤看着二人说道,“你们两个人的能力,实在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你们居然还能把肇庆找出来,并且还差点儿抓到,实在是不敢想象!

    “所以,如果你们俩有兴趣加入市局专案组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写申请,让你们到市局,跟着一起查,怎么样?”

    结果,廖景贤话音刚落,便看到赵玉对他竖起了高高的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