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48章 怒三代
    世间巧合有千万种,却唯独赵玉这一种最奇葩!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是奇遇系统在推动着整个事件的发展,竟然让苗英突兀地出现在了这么一个关键时刻!

    原来,苗英本来正在女子会所做着美容,可赵玉忽然说要冲上来,并且别让苗英提醒女人们穿衣服。

    其实,当时没穿衣服的不是别人,正是苗英自己。她做的乃是一种高档的美体塑身美容,自然不能穿衣服。

    赵玉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苗英却吃不准赵玉的流氓程度,所以赶紧打开手机定位实时观测他的动向,想要看一看,他会不会真的冲上来?

    他要万一假借救人之名,贸然闯入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起初,看到赵玉没有上楼,她还算有些放心。然而,没多一会儿,她发现赵玉竟然开始加速了,简直像头疯牛一样,开始围着商业街转起了大圈儿……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他绕了那么大的一圈儿之后,居然又回到了苗英所在的大厦之中,并且以飞快的速度往楼上赶来,恰好与自己所在的女子会所越来越近!

    这一下,苗英哪里还能淡定?赶紧穿好衣服冲了出去,甚至连脸上的面膜都没有来得及揭。

    结果,她刚刚下了一层,便赫然看到,9楼的儿童乐园已经闹翻了天,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赵玉正背着一个人满处乱撞呢!

    起初,苗英也不知道赵玉这是在跟谁豁命,一直等离得近了,且看到赵玉被此人死死按在了鱼池之中,她这才赫然看清,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苦苦寻找良久的肇庆!?

    苗英见状大急,立刻飞奔过来,一个旋风腿就把肇庆踢飞!然而,肇庆的身体素质相当强横,一脚下去,竟然无伤大碍。

    苗英担心他会就此逃窜,立刻飞身上前,和肇庆打在了一处。

    其实,高手过招,远没有电视上那么精彩。这俩人一个是特种兵,一个是搏击高手,二人仅仅几个罩面过后,便各自中了拳脚,向后倒退。

    肇庆胸口中了一脚,苗英则后背中了一拳。

    如此时候,肇庆虽然占了上风,但是看到有人相助赵玉,不由得心里露怯,顿生退意。

    不过,苗英自然不可能放他而去,立刻冲上前,又和他斗了起来。肇庆知道不能久战,一个就地十八滚翻到一边,正想夺路而逃。

    然而,赵玉却早已从水中暴起,从斜刺里杀将过来,一拳头擂在了肇庆的脸上。肇庆还真不含糊,饶是如此,仍然给赵玉来了个翻肘拨腕,然而反手一拳同样擂在了赵玉的脸上。

    赵玉的鼻血瞬间流下,却是点燃了他的暴戾欲望。赵玉哇呀一声狂吼,抡拳乱打,疯狂无匹!

    肇庆正想反击,苗英的大长腿忽然杀到,只好勉力去挡。

    就这样,赵玉不顾一切的抡拳狂砸,苗英则旋风脚频出,二人一个凶猛,一个犀利,在这雌雄双煞的夹击之下,纵然是特种兵肇庆,也被打了一个哀声惨嚎,向后栽倒。

    赵玉飞身扑上,肇庆赶紧翻滚躲避,苗英则快马杀到一个弹腿踢中肇庆胸口,肇庆像弹射飞机似的贴着地面飞出,咚地撞在了电梯边的廊柱上!

    不过,饶是遭受如此重创,可肇庆竟然立刻翻身爬起,朝电梯口冲去,仍然想逃。

    赵玉大惊,立刻飞奔过去。

    然而,肇庆往电梯下一看,但见无数的民警,正拎着警棍往上追来。他往后一退,想要从另一个方向逃窜,却发现那里都是正在赶来的保安。

    绝望之下,肇庆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飞身跨越栏杆,从那里跳了下去!

    同一时刻,赵玉已然追到了肇庆身后,陡然看到肇庆从容跳跃栏杆,他只以为下面还有平台,便自己也奋不顾身地跟了下去。

    谁知,当他翻越栏杆的一刹那才看清,栏杆外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就是竖直的大厦天井!

    肇庆从这里跳下,分明就是自杀!!

    啊……啊呀……

    等赵玉看明白的时候,身体已经翻过了栏杆,正处在急速下坠之中,大惊失色的他赶紧往回伸手,想要抓住栏杆。

    结果,栏杆没有抓住,却抓住了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

    “赵玉!!”

    苗英惊呼一声,死死抓住赵玉,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探出栏杆大半,差点儿也跟着掉下楼去。

    啊……

    楼下顿时传来人群的惊呼。

    赵玉向下一看,但见肇庆已然摔死在一楼大厅的地板上……

    刹那间,赵玉的表情僵硬住了,他不明白,肇庆为何跳楼跳得如此从容?这家伙……不会被洗脑了吧?

    “赵玉!”苗英的大喊,把赵玉从一阵恍惚中叫醒,她把另一只手伸出,这才把赵玉从下面拽起。

    随着赵玉一扒栏杆,并且翻身爬回地面之后,这才终于脱了险。

    霎时间,无数的民警和保安冲到跟前,他们不明白赵玉二人的底细,立刻把他俩围在当中,并且警告他们不要乱动。

    赵玉却没心思理会这些人,他脸色惨白地喘着粗气,手还紧紧地拉着苗英。不知是真的吓坏了,还是内心依旧顽劣,他故意把头紧靠在苗英的肩膀上,闻着苗英身上扑鼻的香气,似乎还有些享受。

    苗英同样是呼哧直喘,可是脸上的面膜抑制了她的呼吸,她便随手摘下,并且丢到了赵玉的脸上……

    ……

    数小时后,赵玉和苗英回到了容阳警局的办公室。

    然而,等着他俩的不是队友们的亲切慰问,而是大领导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

    唐兆龙鼓着腮帮子,也不顾旁边那么多围观同事,一边跳着脚,一边大声骂道:“你们!你们两个太不像话了!看!惹出了多大的娄子来这是?你们有没有听我的命令,嗯?不让再查了,不让再查了!为了你们好,你们怎么就是不听呢!你们想要气死我吗?哼!等着受处分吧你们俩!

    “苗晓英,”唐兆龙一指苗英的鼻子,“你别以为你有后台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严重地违反了了警队纪律,到哪儿也说不过去!你等着,我看这一次,你怎么收拾!

    “哦,对了!还有赵玉!都是你这个赵玉……嗯……”唐兆龙刚一指赵玉,却忽然发现,赵玉人不见了,急忙诧异地问道,“哎?赵玉呢?跑哪儿去了?我正在训话呢,你……”

    唰……

    啪!

    结果,唐兆龙正在咆哮着,一个咖啡杯子却凭空飞了过来,正中他的后背。

    “哎呦!”

    唐兆龙急忙跳转过身,咖啡杯则应声落地,啪啦一声摔个粉碎!

    “是谁!?”唐兆龙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用杯子摔他?

    然而,由于杯子来得太快,他根本没看清是谁扔的?不光是他,探员们也很纳闷,全都识趣地闪到了一边,纳罕地看着眼前一切。

    结果,另一个水杯凌空飞来,再度击中了唐兆龙的肩膀,啪啦而碎!

    “哎呦!”唐兆龙吓得捂着胳膊平地蹦起,脸都白了。

    谁知,刚刚落地,他就感觉后脑勺一疼,似是有人给他脑袋狠狠扇了一巴掌,甚至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啊……”

    唐兆龙打了一个踉跄,赶紧转身观瞧,这一看之下,登时吓得魂飞天外。但见他身后乃是一面墙壁,根本什么都没有!

    “谁!是谁?好大胆子!竟敢打我!?”

    看到唐兆龙对着空气说话,探员们全都大眼瞪小眼,还以为这位新局长有什么精神疾病?

    唐兆龙惊异地望着四周的人群,已然凌乱得无以复加。为了让自己镇定一下,他拉过一把转椅,想要坐上去定定神。

    谁知,屁股刚要碰到椅子,那转椅去倏地滑走了。唐兆龙咕咚一声,直接坐在了地上!

    “啊!”唐兆龙一下子从地上跳起,他再也受不了了,指着探员们大骂,“你们……你们……你们太不像话了……你们……你们……”

    唐兆龙已然无话可骂,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让他又气又怕,最后只得满脸羞臊地夹着尾巴逃跑了……

    等到唐兆龙这边一走,赵玉才从茶水间端着一杯咖啡出来,假装纳罕地问道:“咦?局长大人呢?这么快就骂完了?”

    众人回头看了看赵玉,却一个个面露惊惧之色,他们完全想不通,刚才那闹鬼般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自然是赵玉又浪费了一件隐身衣。

    “赵玉……”苗英似乎感觉出了什么,冲他疑惑不定地问了一句,“快说,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

    赵玉呷了一口咖啡,一脸无辜地说:“我……我能搞什么鬼?我那些神仙朋友,今天可都打麻将去了,不在家呢!”

    谁知,赵玉刚刚装完这句,门口处却呼啦抄涌进来一大堆人,为首的一人一进来就急色厉声地问:“赵玉!赵玉!赵玉呢?”

    赵玉一看,但见呼喊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电话一直打不通的廖景贤廖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