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42章 怒二代
    当系统提醒奇遇完成的时候,赵玉一直希望能再得到一个隐形窃听器,他想好好窃听一下唐兆龙,看看这个新局长到底在搞什么动作?

    到底是上级领导派他来消灭证据的?还是上级领导真的另有安排?

    还有,唐兆龙的上级领导会是谁?是市局的大局长?亦或者,是更大的官员?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赵玉的完成度仅为77%,只获得了一个隐形屏蔽仪。

    其实,赵玉对这个完成度早有心理准备,今天“震”卦被苗英抢了风头,而“艮”卦亦是没有取得案情重大突破,完成度自然不可能太高。

    不过,等到次日一早,当赵玉重新开卦之后,心情却是一片大好,因为他今天开出了一个“兑艮”卦来。

    通过以往经验,赵玉知道,每一次只要有连续的“艮”卦开出,就说明他查案查对了方向,离破案已经为期不远,越来越近!

    今天似乎注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赵玉刚刚到达办公室,就陆续得到了好几个新消息。

    第一个自然是关于苗英的,也不知是谁听到了信儿,说刘长虎非但没有起诉苗英,反而跟警局领导改了口供,说他的脑袋是自己不小心摔的!

    更厉害的是,唐兆龙等一众领导也是再不提苗英打人的事,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唐兆龙只是按照工伤保险报销了刘长虎和毛伟的治疗费用,并且还给他俩放了大假。其他的事,全都不了了之。

    由此一来,重案组的探员们全都惊诧了,谁也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这个苗英到底是什么来头?把顶头上司的脑袋开瓢都没有事儿吗?

    我去……

    这可怎么弄?

    以后……谁还敢惹这位女魔头?

    苗英的事,对于赵玉来说自然是好消息!如果唐兆龙真的来自于恶势力的话,那么有苗英在,至少还能跟他抗衡一下吧?

    不过,第二个消息,则称不上是什么好消息了。人们听到风声,说唐兆龙现在正向上级积极申请,为了能更好的工作,想要带一些自己的老部下过来。一旦领导同意,容阳分局必然会经历一场较大的人事变动,到时候,无疑会使局势变得更加动荡。

    至于第三个消息,则完全是个坏消息了!

    梁欢气恼地跑过来告诉赵玉,说他刚刚听到内部消息,说这个唐兆龙已经把棉岭案的奖金暂停了!本来已经造好的奖金分配表,也全都作废了!

    听到此话,不但赵玉不解,其他探员同样感到蹊跷。

    “我听说,小道消息啊可是……”梁欢跟办公室的探员们说,“唐兆龙自己认为奖金分配不合理,所以要重新分配!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想,他可能是想借此推翻周局长的威信吧?”

    “不合理?重新分配?怎么分?”爱矫情的彭欣没好气地说,“他唐兆龙又没有参与棉岭案,难道是想给自己多分一些吗?凭什么?”

    “这倒没有!”梁欢摇头说道,“唐局长只是说,不能把奖金全都用于奖励探员,也要留一部分用于警队建设,尤其是在防范绑架这方面,应该利用这些钱购买一些新的反绑架设备,这样才能避免再次发生棉岭案那样的案件!”

    “我去……”彭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级没有拨款吗每年?凭什么要剥削我们的血汗钱?我看,这家伙巧立名目,说不定给自己中饱私囊做准备呢!幸亏周局长只要了200万,这要是1000万,唐兆龙岂不是要疯?”

    “就是!就是!”刘学山点头同意,同时看向赵玉,担心地说,“哎呀,小赵儿啊,我们这边顶多一两万而已,你可是80多万啊?这要是重新分配奖金,你岂不成了最大受害者?”

    众人看得出来,虽然刘学山说得挺同情的,但他话里明显带着奚落的成分。那意思是,你赵玉不是居功至伟吗?这下连奖金都没了,我看你还神气不神气?

    “啧啧……”梁欢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忙说,“赵玉啊,我看,这口气咱们不能轻易咽下!虽然他是大局长,但是也不能这么糟蹋咱们啊?这不是独裁吗?要不然,咱们一块儿找找他去?”

    梁欢这么说可完全是发自肺腑,因为他直接参与了捉拿郝刚的行动,奖金可是不低,他自然不想也跟着打了水漂。

    而且,梁欢算定,赵玉绝对不会吃这种大亏!80多万说没就没了,赵玉肯定会来个怒二代,会带着他们前去找唐兆龙算账的。

    然而,这一次梁欢还是低估了赵玉,现在的赵玉可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打打杀杀,动不动就骂奶奶熊的莽夫了。

    当梁欢刚刚透露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始终表现得异常冷静,此刻当梁欢撺掇完之后,赵玉更是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

    “老梁!稍安勿躁!”赵玉不紧不慢地说,“你也说了,你听来的都是小道消息,还没有下正式的通知了吧?稍安勿躁,等等看再说吧!”

    “等等?”梁欢先是看了看大家伙,然后咬着牙冲赵玉说,“局长秘书小宋亲口说的,这还能有假吗?一旦形成正式的通知,那就什么都晚了!”

    “呵呵……”谁知,赵玉竟然笑了,拍着梁欢的肩膀说,“放心吧!有我赵玉在,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的!这样吧,麻烦你跑一趟财务科,把奖金分配表拿来给我一张吧!”

    “这……”梁欢眉毛拧成麻花,对赵玉的说话完全不解,“什么……什么意思?钱都没了,拿奖金分配表有什么用?”

    “呵呵呵……”赵玉却不再理他,而是迈步朝门外走去。

    梁欢还以为赵玉是要采取什么非常行动呢,抬脚跟了出去,谁知道,赵玉出去之后,不过是去了趟洗手间而已。

    “我靠!这都能忍?”梁欢咬牙带跺脚,“赵玉是不是转了性了?要不行……我找苗英帮忙去吧……我的奖金啊……”

    梁欢三两步跑到b组办公室,可是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苗英,有人告诉他,说苗英出外勤去了!

    出外勤?

    梁欢又纳闷了,现在又没有紧急任务,出什么外勤呢?

    ……

    其实,梁欢说得一点没错,唐兆龙看到200万的悬赏金,全都被周安东分配给了属下作为奖金,他的确有点儿眼馋。

    而且,看到有警员竟然一下子能分到80多万,他好几年的工资加起来,也到不了这个数!是如此,他的眼馋就变成了眼红!

    于是,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暂缓这笔奖金的发放,先将其搁置下,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巧立名目,收入自己帐中。

    然而,让唐兆龙没想到的是,上午11点的时候,棉岭案的受害者家属代表陶先生,忽然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并且开门见山地向他索要这笔200万的悬赏金。

    这一下,唐兆龙不由得傻了眼!

    虽然这些钱是家属们自愿送与警队,作为警员奖励的。但是因为没有立过正式的文件,这笔钱的所有权还在家属们手中。

    只是当初交接的时候,周局长给他们打过一个收据而已。可是,现在周局长不在了,陶先生便以此为由,向警队索要这笔悬赏金。

    陶先生的理由也很充分,一来钱并未办理过赠予手续;二来,他们之前和周局长达成过奖金分配的共识,但是周局长不在了,他们担心这笔钱无法发挥原本的奖励用途;第三,他们家属现在悲痛万分,全都在张罗丧事,资金短缺,急需这笔悬赏金以作丧葬费。

    陶先生这几点有理有据的说辞下来,唐兆龙彻底没脾气了。这笔钱毕竟是私人悬赏金,如果自己执意阻拦,不合法也不合理,传出去可就丢大了人!

    而且,人家说得明白,丧葬费告急,要是警队敢克扣棉岭案受害人的丧葬费,那传出去,可是连整个秦山警界都担不起的大事!他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哪里担当得起?

    没办法,唐兆龙只好点头答应,一个“不”字也不敢说。他只能安慰似的认为,钱既然怎么也到不了自己的口袋,那还回去就还回去吧!反正是家属要回去的,底下那些刑警探员们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这样,唐兆龙一声令下,财务科马上就把200万悬赏金退还到了陶先生的账户上。

    陶先生离开警局的时候,警局也差不多到了下班的点儿。陶先生坐着自己的专车,奔着警局附近的一家高级餐厅而去。

    这家餐厅是法国人开的,连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法国美女,在秦山属于超高消费的地方,一般人绝对吃不起。

    陶先生进入餐厅之后,径直奔向其中一张有着欧洲中世纪风格的餐桌。

    此刻,餐桌前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那位拄着龙头拐杖的梁万乾梁老爷子,而另一位,则是正在和梁老爷子谈笑风生的赵玉!

    “喏!”陶先生把一张银行卡递给赵玉,这才坐在了另一侧的椅子上,说,“赵警官,200万,密码是六个六!现在,都是你的了!”

    “呵呵呵……”赵玉把银行卡拿到手里,连忙刚对二位抱拳施礼,“梁先生,陶先生,我代表我们分局的警员们,谢谢你们了!”

    “不要客气!”梁万乾笑着说道,“破案的经过,我们这些家属们看得清清楚楚,这些钱本就是慰劳你们的,怎么能让那些无良官员中饱私囊?尤其是你啊,赵警官,为了抓住郝刚那个混蛋,你都差点儿被他打死!这份情,我们会记你一辈子的!”

    “过奖了!过奖了!”赵玉再度抱拳,“那……我就不打扰两位用餐,先走了啊!”

    说着,赵玉起身欲走。

    “慢!”谁知,梁万乾却忽然摆手示意,拦住了赵玉。

    “哦?”赵玉转回身,好奇地问,“梁先生还有什么指示?”

    “赵警官……”说着,梁万乾从怀里掏出另一张金色的银行卡,然后放到了赵玉的眼前,重重地说道,“这里是800万!也是你的!”

    “什么?”赵玉万般惊诧,虽然有些惊喜,可是看到老人凝重的表情,他却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不妙。

    果然,老人身体颤抖,异常激动地说道:“赵警官,请把郝家骏的位置告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