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38章 怒一代
    “喂?苏科长,你现在在哪儿呢?”赵玉在警局餐厅的洗手间内打电话道,“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局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在省会呢,小赵,没在秦山!”苏扬一贯声如洪钟地说道,“我告诉你啊!你小子这下立了大功了,你把容天集团给端了之后,我们已经找到了确切的证据,现在正联合中央纪委,调查那几个受贿官员呢!现在证据确凿,嘿!这事儿办得太漂亮了!小赵,你放心,奖金可能没有,但是省级嘉奖绝对少不了……”

    “我不是说这个事,”赵玉赶紧再问,“我们周局长忽然被调职了,来了个新局长,玩儿得特别突然,这件事你知道吗?”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一个分局小调动,又不用跟我打申请!”苏扬笑道,“我怎么知道?”

    “那好,你赶紧的给我问问,”赵玉要求道,“这事儿特别不寻常,我必须得尽快搞清楚真相!”

    “好吧,好吧!”苏扬说道,“我下午有个纪审会,搞完了就帮你问吧!”

    “好的,好的,谢了哥们!”

    匆匆挂掉电话,赵玉仍然感觉心里特别不对劲儿。

    在苏扬之前,他已经给廖景贤局长打过电话,想要询问一下具体情况,可是廖景贤就是不接电话。迫不得已,他这才寻找苏扬帮忙。

    出了洗手间,赵玉来到餐厅一角。此时此刻,张景峰、梁欢、苗英等人全都围坐在此,虽然盒饭已经摆在面前,可谁也没心思吃。

    “没有办法,”张耀辉摆手说道,“刘队长亲自来取的视频,不给他不行啊!现在东西都被拿走,真没办法再查了!”

    “不过,听上去……”李贝妮交叉着手臂说,“这个新局长说得也蛮有道理的,看来,曲组长惹到的事情太厉害了,上峰怕咱们搞不定,这才不让咱们参与的呢!”

    “可是……他的话……可信吗?”梁欢说,“要万一,这一切都是一个最大的大阴谋呢?这个唐兆龙根本就是来压事儿的,说什么另有安排,要都是借口怎么办?”

    “对呀!”张景峰同意道,“侯猛怎么办?要是不重新翻案,这家伙可是会被判死刑的!”

    “还有啊,我不明白……”梁欢说,“要是上峰有心思压下这件事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让周局长来办呢?周局长是咱们的老领导,岂不更好解决?干嘛要突然换人?”

    “啧啧……这事啊,还真挺蹊跷!”李贝妮咂嘴,“不过,谁能告诉我,周局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我……”谁知,李贝妮刚刚问完,苗英却忽然支吾着说道,“我好像听到了一些消息!”

    蓦然间,赵玉想起一件事来,苗英的妈妈可是个厉害人物,看来,苗英应该已经寻求过她的帮助了吧?

    “苗组长,你知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说啊!”李贝妮催促。

    “被……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苗英说道,“周局长两口子都被带走了!”

    “啊!?”

    众人皆惊,一起问为什么?

    “不知道,既然是被纪委的人带走,肯定是要查他纪律方面的问题吧!”苗英摇头说道。

    “不会吧?周局长犯事儿了?”张景峰意外,“据我所知,老周够白的啊?他能犯什么事儿?”

    “肯定有事!”梁欢说,“你们想啊,连职务都撤了,那不光是有事,而且已经作实了吧?”

    “苗组长!赵玉!”张耀辉小声地问,“现在局长也换了,证据也被人拿走了,上头又是这个态度,那咱们……”

    这……

    赵玉和苗英对视了一眼,虽然眼神仅仅碰触了一下,但二人已然达成了共识。

    苗英率先说道:“这件事来得蹊跷,要我看,咱们还是得先把状况搞清楚再说!如果唐兆龙没有说谎,那咱们就先放一放,让更专业的人去查!可是,如果他只是在敷衍我们,那我们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好!

    队员们一致赞同。

    刹那间,看到苗英那果敢决然的样子,赵玉禁不住被深深触动了一下!

    他知道苗英为人有够敬业,而且嫉恶如仇,但是苗英毕竟和曲萍并不认识,此刻她仍能如此义无反顾,宁可冒着莫大危险,也要坚持到底,这种精神实在让赵玉大为佩服!

    一开始,赵玉和苗英想的一样,先抱着一种观望的心态静观其变,看看事态到底如何发展,然后再伺机而动。

    然而,等他吃完午饭,刚和张景峰等人回到办公室之后,却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再也无法谈什么淡定了!

    但见自己昨晚辛苦了整整一个晚上粘贴出来的白板,竟然已经被毁于一旦!!!

    白板上的文字被人恶意抹去,粘贴的文件资料不但被撕扯了下来,而且还被撕个粉碎,散落得一片狼藉!

    啊!!!

    赵玉腾得急了眼,拳头攥得咯嘣作响。

    李贝妮忽然发现电脑的屏幕是亮着的,赶紧跑到电脑上查看,却发现上面关于曲萍被害案的资料,已经被人删除了!

    “没了,师兄!没了!”李贝妮赶紧告诉赵玉,“资料被删除了!”

    “谁!?”赵玉大喝一声,“谁干的!?”

    办公室内的同事们知道赵玉的脾气,登时吓得不敢吱声。

    与此同时,张景峰和梁欢发现,他们的电脑同样被人动了手脚,赶紧冲赵玉摇头。

    赵玉已然是愤怒至极,一拳头砸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上,玻璃板应声而破,把探员吓得好一缩脖子。

    “快说!是谁干的!?”

    赵玉又喝了一声,待看到还是无人回答之后,直接大踏步朝窗台一侧的刘学山走来,刘学山顿时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指着门外面哆嗦着说:

    “不是我,不是我!是刘队长……”

    “靠!”

    果然是这个杂种!!

    赵玉低头瞅了瞅,发现窗台下有个木质的花架。他顺手抄起,往窗台上一砸,花架便应声而碎,只剩下了一截木棍!

    赵玉攥紧木棍,大踏步奔门外而去。

    “不行!不行啊!”张景峰和梁欢知道赵玉已然狂怒,赶紧上前拦阻,“小赵儿,冷静,冷静啊!你先听我们说……”

    “师兄!别乱来,求你了!”李贝妮亦是吓得满脸煞白,赶紧和张景峰二人一起阻拦。

    此刻,赵玉已然怒火中烧,想要到队长办公室找刘长虎算个总账。

    不过,现在的赵玉并非当初刚刚穿越时的赵玉,他只是迈着大步走了几下,便蓦地想到了什么。

    不行!

    不对!

    他忽然意识到,刘长虎做得这么过分,似乎另有深意。难道……他故意要逼我发怒犯浑?好借此搞我?

    想到此,他赶紧停住脚步,冷静下来。

    的确!

    赵玉琢磨,如果自己用棍子把刘长虎痛打一顿,那么解气归解气,可是自己的警探生涯,也必然随之结束了!

    所以,要想报复刘长虎,必须得想个稳妥的办法才行。于是,他屏息凝神,想要从脑中挑选一样合适的系统工具,以此来对付刘长虎。

    然而,就在此时,一件意外发生了!

    没想到,从对面b组的屋里,竟忽然传来了刘长虎的大吼之声:

    “苗英,你疯了!我是奉局长之命……”

    刘长虎话没说完,随着啪的一声爆响,屋内顿时传来了刘长虎的惨叫……

    “啊……”

    “组长!别……别啊!”紧接着,张耀辉和小刘的呼喊声接踵而至,屋里顿时一通嘈杂,似乎已经乱成了一团。

    咦!?

    怎么了这是?

    怀着强烈的好奇,赵玉赶紧抢身进屋,谁知他却一眼瞅见,刘长虎正捂着脑袋朝自己跑来,而且,他的脑袋竟然正在哗哗冒血!

    我擦!?

    这……这这这……

    赵玉瞬间凌乱,心里说话,我这儿还没上车呢!这谁又提前买票了?

    不过,凌乱归凌乱,他一见刘长虎正朝自己跑来,还是出于本能地伸了一脚。

    刘长虎正处在一片惊慌失措之中,全然没有看到赵玉这块绊脚石,结果被狠狠地绊了一个大马趴,整个人都趴在了b组的门框上!

    “哎呀!”赵玉却装作吓了一跳,直接一脚踩在了刘长虎的后背上,失声喊道,“吓死我了,这什么情况啊都?哎?谁特么跑我脚底下去了?要不要脸?”

    赵玉这边还没说完,只听屋里面传来了毛伟的吼叫:“苗英,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打人啊?我们都是奉命行事,你不能……哎哎哎……啊……”

    随着毛伟一声惨叫,赵玉但见一个人影朝自己飞来,赶紧把脑袋一低,躲到一边!

    结果,横着飞过来的毛伟,正好摔在了刘长虎的身上!

    啊……

    二人顿时发出异口同声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