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36章 惊天大逆转
    当天下午,赵玉在奖金通知单上签了字,他分到的奖金是87万8千多一点点,还有零有整的。

    虽然和预期的相差甚远,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他却还算基本满意。

    如果以私人的身份,领取1000万悬赏金或许无可厚非,但是对于警队而言,明显存在多重掣肘。

    因为警队本身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单位,破案捉凶乃是职责所在,接受私人悬赏金,本就违反纪律,不合情理。若不是梁万乾等人再三恳求,作为周局长来讲,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

    所以,赵玉还能得到悬赏金,已经算是有够幸运。

    再者,警局的奖金分配制度有着明确的规定,所有奖金、悬赏金一律论功行赏,不按官职大小,在这一点上,周局长做得已经相当地道,能把总数200万的奖金分配给赵玉这么多,足可见他对赵玉的首要功劳,有多么认可!

    除了赵玉之外,苗英立了那么大的功劳,也不过得到6万多一点而已,其次就是跟着赵玉享福的张景峰和梁欢,这哥俩由于协助捉拿郝刚有功,一人分了4万多。其他在棉岭案中出力的探员,也全都得到了价值不菲的悬赏金。

    警局之内的刑警同事们,对于奖金的分配还是非常认可的,可唯独刘长虎和毛伟除外。

    这俩人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组长,虽然也领到一两万的奖金,但是眼瞅着赵玉发了大财,他们心里哪能服气?

    尤其是刘长虎,虽然是重案组队长,可赵玉每查到一个线索,每一次行动,根本不告诉他,完全把他当成了局外人。

    毛伟更是如此,赵玉本身就是a组的人,可他却什么事先找b组的苗英,根本无视毛伟的存在,如何不让他憋气窝火?

    然而,这俩人再羡慕嫉妒恨也没用,人家赵玉一举破获了秦山第一悬案,现在正是各级领导面前的大红人,他俩除了眼珠子瞅得通红之外,没有一点办法。

    虽然现在钱还没有到账,但是赵玉已然可以认定,这87万8,肯定就是今天的“兑”卦所应。

    一下子得到这么多钱,不知道今天的完成度会不会又能超过百分百?

    不过,对于“震”卦的表现,赵玉却并不满意。因为今天在表彰会上,领导们并没有提及让他升任b组组长的事。纵观全天,也唯有在表彰会上的那一幕,还勉强能跟地位挂钩。

    赵玉不免担心,“震”卦的表现欠佳,会不会影响最终的完成度?

    由于查到了最新线索,赵玉当晚并没有离开警局,而是重新开了一张白板,开始往上面添加曲萍案的资料,准备连夜奋战。

    不过,和以往的调查不同,赵玉并没有将曲萍被害的照片粘贴在白板上,只是在那里留了一个空白位置而已。

    曲萍组长一共被歹徒捅了17刀,浑身是血,死状惨不忍睹,赵玉不忍将其粘贴上去。

    曲萍的死深深触动了赵玉,虽然他和曲萍没有深交,但是曲萍的正直无私,恪尽职守,却深深影响到了他。

    “不怕!难度再大也不怕!只要我们用心去查,一定会有结果的!”

    这句话,是当初曲萍在调查棉岭案时说给自己的,可惜的是,曲萍甚至没有能等到棉岭案的告破,便兰摧玉折,香消玉殒了!

    此时此刻,赵玉真的很想告慰她一声:“曲组长,棉岭案,我们已经破了!你可以安心了!接下来,我们一定会找出杀害的你的真凶,将他们绳之于法,还你公道!!”

    就在赵玉潜心研究案情的时候,苗英同样连夜加班,和b组的同事们继续调看各路监控视频,试图找出新的蛛丝马迹。

    随着夜色深沉,赵玉用了好几个小时,才把手头上的资料,和一些自己的推断全都添加在了白板之上。

    接下来,他便进入到了自己的思考时间,开始思索案件中可能含带的线索。

    面对着白板上的资料,给赵玉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一次,和以往调查任何一件案子都不一样!

    透过眼前的种种线索,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得到,杀害曲萍的凶手,不好对付!

    一来,他们是团伙作案,有强大的团队支撑;二来,他们有警方的内奸相助;此外,无论是作案的手法、细节全都缜密得滴水不漏。

    足可见,这些人经验老道,实力强大,并非普通罪犯可比!这样的人,甚至比郝刚还要厉害百倍!对付起来,必须加一万倍的小心才行!

    不过,不管任务有多么艰巨,多么危险,赵玉都会义无反顾地查下去!更何况,自己还有奇遇系统在身,一定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哪怕把天捅个窟窿,他也在所不惜。

    十二点一过,系统终于传来了结束声音。这一次,赵玉的完成度高达94%,终于又获得了一个期待已久的隐形测谎仪!

    太好了!

    赵玉不禁感到一阵欣喜,长期以来,他一直祈盼着能有测谎仪再次出现,如今虽然只得到了一个,却也算开了个好头!

    有了这个神奇的东西,必然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既然过了12点,赵玉自然是再接再厉,又开一卦。

    没想到,这一次,又是“震”字当头,开出了一个“震艮”卦来。不过,虽然“震”字当先,可赵玉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后面的“艮”字上。

    既然开出了“艮”,那么是不是说明,在新的一天里,能够得到曲萍案的重大进展呢?

    怀着满满的期待,赵玉再度投入到了案情思考之中,开始琢磨明天的调查思路,看看该从哪里入手……

    ……

    早上8点,上班时间到,同事们陆陆续续地进入办公室,待看到赵玉又写了满满一白板之后,不由得感到大为诧异。

    这些人都是经验老道的探员,只一眼就能看出,赵玉这是在连夜调查曲萍被害案呢!

    然而,看到赵玉这么玩儿命,大多数的探员全都表示不理解,因为上级还没有下令重查此案,赵玉这样做,明显有僭越之嫌,无视警队纪律。

    此外,也有人在小声地冷嘲热讽,这个说赵玉是工作狂,越胖越喘;那个说,赵玉是在装模作样,做给别人看……

    赵玉却浑然不觉,仍在电脑上认真地查询着什么。

    很快,李贝妮来了,因为之前通过电话,李贝妮带着一套煎饼果子给赵玉送来。

    紧接着,梁欢把赵玉需要的一摞文件,也送过来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和其他人的冷嘲热讽相比,这两位亲队友的表现,无疑是对比强烈。

    就在这时,毛伟也来了。然而,毛伟今天的反应,却和以往大为不同,显得焦躁不安,心神不宁的,虽然看到赵玉又写了一白板资料,却是明显懒得询问。而且来到办公桌前也不坐下,反而边挠脑袋边踱步。

    “怎么了,毛组长?咋的啦这是?钱包丢了?”有人看出了毛伟的异常,急忙出言询问。

    “啧啧……”毛伟一面咂嘴,一面拍着手背,说,“坏事了!坏事了,我刚才听到了一个消息……”

    谁知,毛伟的话只说了半截,张景峰却忽的从门外面火急火燎地跑进来,大声地冲同事们喊道:

    “我说哥儿几个,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张景峰很明显是冲着赵玉喊的,“我刚刚听说,周局长被调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