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28章 迟来的道歉
    周局长自然是要对赵玉大加表扬一番,说赵玉的表现实在是太神奇了!能够破掉棉岭大案,他居功至伟,功不可没。

    原来,自打郝刚被抓起来之后,周局长就一直顶着巨大的压力,几乎透不过气。

    工商协会、企业代表、市局领导,甚至连市委常委都亲自给他打过来电话,给他施加压力。要他小心谨慎地处理郝刚,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十分特殊,一旦处理不当,将会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那个冯朝阳律师才会如此蛮横,竟敢在警局大放厥词,有恃无恐。不过,当他透过监控视频看到郝刚已经认罪交代之后,却登时蔫了,最后几乎是夹着尾巴逃窜出去的!

    “你小子,真是太绝了!”周局长冲赵玉挑起大拇指,“暴打冯朝阳的那几下子,简直太提气了!干得好,打得痛快!我真恨不得也上去也给他几下子呢,呵呵呵呵……”

    周局长实在是太激动了,连说话都显得语无伦次。

    赵玉见局长大人如此高兴,便趁机把自己并非被郝刚绑架的事情交代了出来。说他本来是窃听到了重要消息,却又苦无证据,无法请求支援,这才谎称被郝刚绑架的。

    周局长当然不会怪他,反而夸他聪明,说这都是非常时刻的非常之举,可以理解。他还让赵玉放心,说他会在结案报告上亲自解释这件事的,保证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最后,周局长还劝赵玉,说你有伤在身,而且还连日奋战,已经体力透支了!所以你赶紧回家休息休息,剩下的后续事宜,就全都交给同事们处理吧!你放心,不管是嘉奖还是赏金,全都少不了你小子的!

    听到这话,赵玉自然是满心欢喜。他也真的是够疲惫了,这几天下来,他一直没有好好睡过觉,现在身子早都跟散了架一般,正想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从局长室出来之后,他便直接回家睡觉去了。

    虽然,赵玉满脑子都还在想着棉岭案的事情,可深深的疲惫,还是让他很快入梦。

    这一觉,甚至睡连夜了都,其间不但饭也没吃,甚至连系统传来的消息,都没有听清。

    只是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他发现道具栏里又多了一件隐形防弹衣,这才知道昨天的奇遇已经完成。至于昨天的完成度到底是多少,他却一概不知。

    睡醒之后,赵玉终于从那种疲惫的混沌状态中恢复过来,又满血复活了。

    新的一天开始,赵玉感觉精神振奋,前途一片光明。

    于是,就在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中,他又抽烟开了一卦。

    结果,卦文和昨天一模一样,居然又是个“震艮”卦。看来,他今天的地位,又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而在事业方面,亦是会有新的突破。

    赵玉知道,棉岭大案非同小可,此案牵涉极广,罪犯郝刚又是秦山的知名人物,所以关于这件案子的审理,必然会相当复杂漫长,绝非两三天就能结案。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当他吃完早饭回到警局之后,顿时看到容阳警局人山人海,内外爆棚,好不热闹。

    可能警局已经对外发布消息了,各路记者云集此地,争相采访。对于秦山的民众来讲,此案毫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注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赵玉知道这些新闻记者很难缠,赶紧抄小路,走后门进入了办公大楼。

    谁知,大厅内同样人声鼎沸,他只好沿楼梯上楼,试图绕路回到办公室。

    由于睡了一下午外加一夜,赵玉此刻也不太清楚,案情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新的情况?所以,他也想快些打听一下。

    谁知,当他路过鉴证科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围着的人,竟是比大厅还多。人群中,赵玉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比如陶先生夫妇,还有一些其他被害人的家属。而且,现场的气氛也是十分沉重,时而可以听到有人啼哭。

    看到此情此景,赵玉估计,很可能是因为案子已经了结,孩子们的尸骨可以认领了!

    结果,当赵玉刚刚穿过人群,想要确认一下之时。耳中猛然听到一个苍老且激动的声音:

    “张颖啊!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们娘俩了!”说话的,正是那位梁万乾梁老爷子,但见他拄着拐杖,站在牛伟光的遗孀面前,颤抖地说道,“我们……错怪阿光了!阿光是个好孩子,我们当年逼走你们孤儿寡母,是我们的不对!我给你赔不是了!”

    说着,老爷子竟然甩开拐杖,直直地给张颖娘俩跪了下去。

    张颖吓坏了,赶紧过来搀扶。谁知,陶先生以及另外几位家属也抢身过来,一起跪在了她的面前。

    “我们错怪阿光了!对不起!”陶夫人痛哭流涕地说道,“我们当初真不该冤枉好人啊!这些年,真是对不住了!”

    “我们错了!”

    “……”

    听到这些迟来的道歉,张颖禁不住失声痛哭,悲从中来:“伟光啊!你听到了吗?我终于等到你沉冤得雪的日子了!呜……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呜……”

    张颖这么一哭,其他人也跟着痛哭起来,尤其是牛伟光的儿子,更是扑倒在母亲怀里,早已泣不成声……

    看着眼前的一切,赵玉也禁不住波澜起伏,心情复杂。

    一方面,他憎恨凶手的残忍,使得这么多家庭饱受摧残折磨;而另一方面,看到牛伟光终于洗脱嫌疑犯的罪名,他自己也禁不住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成就感,觉得自己长期的努力,并没有白白付出。

    不过,还有一方面,赵玉可以隐隐感觉得出,梁万乾等人的眼中,除了悲切之外,已然仇恨陡增!

    他不免有些担心,这些人会不会对郝刚等人采取什么报复手段?

    高阳虽然无亲无故,可是阚文君却是儿孙满堂,郝刚亦是有儿子郝家骏。这些人,会不会被仇恨冲破理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其实,那一刻就连赵玉自己,也又一次陷入到是非观的魔障中来。他此刻也有些分不清楚,到底孰是孰非了!?

    一方面,他的确对郝刚与阚文君这两个杀人恶魔,感觉万般痛恨,认为他们一死都不足以泄愤!

    可是,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看到阚文君的子孙,或是郝家骏因此被杀。正所谓罪不及妻儿,那样做,只能泄一己私愤,却无法抚平任何人的心里创痛,于事无补。

    以前的剁手案如此,现在的棉岭案更是如此,赵玉根本无法从这件案子中找到平衡!坏人虽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对他人所造成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弥补……

    就这样,赵玉怀着压抑复杂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谁知,办公室里却是一片冷清,没有几个人。

    不对啊?

    赵玉觉得,现在全局都在忙着处理棉岭案,探员们应该忙的要死才对,怎么会没人呢?

    谁知,正想到此,李贝妮忽然从茶水间端着咖啡出来了。一见赵玉,赶紧兴奋地打招呼:“哎呀!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赵神探吗!?师兄啊,你现在已经在秦山警界出了大名了啊!我听说,领导们还给你安排了电视台的专访呢!真是厉害了我的哥,快……快给我签个名吧!”

    “别贫……”赵玉心里虽然美滋滋的,但是表面上仍在装逼,“贝妮啊,人呢?都哪儿去了?”

    “人!?”李贝妮琢磨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哦……是这样的,刚才金队长回来了,正在队长办公室呢!大家伙儿好长时间没看见,都过去打招呼去了!”

    “金队长?老金?”赵玉不免眼睛一亮,“他怎么来了?”

    “听说,他前些日子动了个大手术,可能没办法再在一线工作了!”李贝妮把咖啡放下,说,“今天可能是来办什么手续,回头可能会调到培训中心当书记去吧?”

    “呵呵呵……”赵玉登时忍不住笑了,当即小声念叨,“太好了!老金啊,你来得可真是时候!俗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该还的,你还是得还一下吧!呵呵呵……”

    说完,也不顾李贝妮的疑惑,他直接奔队长办公室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