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27章 看上我了?
    棉岭案破了!

    一度号称秦山第一悬案的棉岭特大绑架杀人案终于破了!!

    得知此消息,容阳分局上下震动,全员皆惊!在周局长的亲自指挥安排下,探员们立即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后续工作。

    作为本次破案的核心人员,赵玉自然功不可没。然而,此时此刻,赵玉还没来得及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夸奖,却被苗英堵在了男厕所外面的洗手池旁。

    赵玉也是没有料到,他刚解完手,就被苗英堵在了这里。

    “赵玉,你到底什么意思?”苗英抄住赵玉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按到墙上,气恼地质问道,“郝刚说得清楚,他根本没有绑架你!你快说,昨天晚上在容天大厦,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知道郝刚囚禁梁思思的事情的?”

    事到如今,赵玉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便直接告诉苗英:“苗组长,我请神仙朋友们帮了点儿小忙,窃听了一下郝刚的隐私!没想到,还真让我探听到郝刚的惊天大秘密!可是呢,我没有证据,就不能请求支援,情急之下,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

    “赵玉!”苗英顿时火冒三丈,用胳膊狠狠压了一下赵玉的咽喉,“你还胡说八道是不是?哼,枉我拼死得赶去救你,你竟然撒谎骗我?告诉我,你是不是在郝刚身上装了窃听器?你这么做,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苗组长,这不是你教我的吗?”赵玉不屑地反驳,“不是你说要逼迫一下郝刚的吗?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嘿嘿!居然还真打出枣儿来了嘿!还是个超级大枣儿呢!”

    “你……”苗英再度用力一顶,又问,“这么说,昨天,你在秦山大桥上抓到郝刚,也不是偶然了?你一早就知道他的行踪?”

    “这个还真不知道!”这一点,赵玉自然不能承认,忙说,“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张景峰和梁欢去,我们真的是在桥头无意碰上的!我一看是郝刚,赶紧就把车子撞了过去……噼里啪啦,郝刚还有枪呢!你没看见我有多神勇!”

    “赵玉!”苗英根本不信,愤然喝道,“你知情不报,你太自私了!你只想着自己的悬赏金,可是,要万一捉不住郝刚怎么办?你想过后果……”

    谁知,苗英还未说完,赵玉却猛然把苗英手腕一翻,然后转过身来,快速地把苗英顶到了墙上,并且紧紧贴住她的身体,来了一个传说中的贴面壁咚!

    这一下来得极为突然,而且赵玉也加了力道,让苗英反应不及,和赵玉来了个亲密接触,脸唰地红了!

    “苗组长!”赵玉脸上却依旧顽劣,“不用多说了!我全都明白了!你现在骂我,责怪我,全都是因为你担心我,怕我出事!我真是太感动了,你这么在乎我,是不是,你已经看上我了?我可是欢喜得很呢……”

    说着,赵玉竟然又毫无羞耻地把嘴往苗英的脸上贴,试图再一次一亲芳泽。

    “混蛋!”苗英岂能让他如愿,一个反臂擒拿,把赵玉调转了过去,然后双手一剪,二人便换了一个位置,赵玉的脸被苗英狠狠地按在了墙上。

    “赵玉!你这个无耻之徒!”苗英低声咆哮道,“恬不知耻的混蛋!我担心你,是因为咱俩还有合作,还有秘密任务!谁会看上你这个混蛋……”

    “哎呦……”赵玉见苗英下了狠手,反抗不得,干脆就地装蒜地做出了痛苦状,“我的胳膊……胳膊……”

    苗英这才想起赵玉的肩膀有伤,急忙松了下手。谁知,赵玉却在她松手的一瞬间暴起,反手一揽,又把苗英换到了墙壁的位置上。

    然而,苗英乃是个中高手,眼见赵玉发难,立刻伸手去抓赵玉的脖颈。赵玉也不含糊,埋头扎进苗英的胸口,直接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咕咚一声,将其顶在了洗手池上,整个人都坐在了池沿上面。

    “啊……”苗英见赵玉触碰到了自己的敏感地带,登时恼羞成怒,冲着赵玉的后背猛捶数拳。

    “喂!”赵玉一把抓住了苗英的手,喝道,“苗人凤!够了啊你!你以后别再跟我提你的秘密任务了好不好?装逼装得很过瘾吗?只用一个儿童手机,就把我给骗了!?老司机带带我?萨瓦迪卡……”

    赵玉说了一大串着三不着两的话来,可这些话听到苗英耳中,却不由得让她大吃一惊。

    “你……你……”苗英瞪着闪亮的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你……怎么会……你早就知道?”

    “哼!”赵玉紧紧攥住苗英的手,“我连郝刚的隐私都能窃取到,何况你呢?苗人凤,给你个忠告,以后别再跟我玩儿套路了好不好!要不然,你只会自找难看!唔呜……”

    说着,赵玉还哼起了小曲,而这个小曲,恰恰是当初苗英洗澡时哼的那首。

    如此一来,苗英更是惊诧得瞠目结舌,刹那间,眼前的赵玉越发变得深不可测!原来,这个男人不只会破案,会耍流氓,而且,还很可怕!

    “赵玉,玉哥,你是不是……”

    谁知,就在苗英感到万般惊诧的时候,兰博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口中喊道:“赵玉,你是不是在厕所了,周局长……嗯……”

    当兰博跑进洗手间后,登时被眼前的奇异风景给吓傻了!

    但见苗英坐在水池之上,赵玉则直立在苗英的面前,与其紧贴。这种姿势,好像在岛国动作片上十分常见。只不过,赵玉和苗英全都穿着衣服而已。

    苗英腾地脸红,急忙从水池上跃下,赵玉则迎头骂了兰博一句:

    “看什么看?没见过撩妹的吗!?”

    听到这话,兰博都快瘫了!那个女人可是传说中的苗人凤啊,赵玉……敢……撩她!?

    “咳咳……”赵玉见苗英要走,这才赶紧收起了嬉皮笑脸,郑重地说道,“嗯……那个苗组长啊!有件事我还忘了跟你说了!虽然梁万乾并没有得什么绝症,但是,郝家骏的牙齿定位却全都是真的,我把那医生的门牙全都打碎,他才肯老实交代的!我觉得吧,棉岭案并非一般案件,要是死者家属们真的知道了真相,郝家骏这边……”

    “我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苗英点了点头,便急促地离开了,行走间略显狼狈。

    不过饶是如此,当苗英从兰博身边走过的时候,兰博还是不可避免地打了一个冷颤。

    “你找我吗,兰博?”待到苗英走后,赵玉这才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衣服,还有已经脱落的绷带,问,“什么事!?”

    “周局长正找你呢!”兰博这才想起正题,忙说,“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玉……玉哥……”

    本来,兰博想问一问赵玉和苗英的事,可是嘴张了半天,却是怎么也问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