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26章 绝望的必然
    爆炸过后,三人并未即刻离开,而是利用山下的一个土坑,把面包车就此埋下。

    虽然失去了陶先生那一皮包钱,但是三人毕竟得到了那么多的现金,并不觉得有多么可惜。而且,他们感觉到了爆炸的猛烈,只以为钱已经被炸没了,此后也从未想过再要回去挖掘。

    只是数年后,阚文君又回到那里一次,担心有人误闯其中,他用木栅栏把坍塌的矿洞围了起来。

    郝刚的决定是对的,正因为他们当初没有逃跑,所以警方一直没有查到他们头上来。

    更关键的一点是,这三个人原本并不是冲着五个孩子去的,就像赵玉猜测的那样,这起震惊秦山的绑架大案原本就是来自于一场意外!

    警方调查起来非常困难,很难找到头绪。

    郝刚虽然卖掉了房子,可最后还是赎了回来。他便在自家屋里挖了一个隐秘的地下室,从此将梁思思安置在里面。

    郝刚为人谨慎缜密,一直到他飞黄腾达的今天,也从没让梁思思出现在任何其他人的眼前。甚至连亲儿子郝家骏,也从未见过。

    绑架案之后,郝刚三人也是过得极为小心,一连隐忍了数年,并没有动用那笔巨额赎金,直到风声淡去之后,这才开始了他们的创业大计。

    郝刚辞去了工作,利用巨额赎金做买卖,开厂子,办公司,凭借着他过人的胆识,逐渐闯出了一片天地。

    此后,他的买卖越做越大,势力也越来越大,在秦山迅速崛起。

    这时,他终于有了对抗程三里的资本,便由此展开了他的疯狂复仇,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任何代价,不断打压程三里,最终导致了程三里的惨淡收场!

    程光明说得没错,郝刚为人心狠手辣,找人程三里女儿的事,的确是他指使的!而且,如果不是程三里把程光明藏了起来,程光明也难逃追杀,不死既残!

    再往后,便发生了程光明刺杀郝刚的事件,郝刚大难不死,随即展开疯狂报复,不但花钱重判了程光明,而且还雇人打瞎了他的眼睛……

    郝刚这个人,有一种病态的执念。因为有了梁思思的存在,他一直把梁思思当成了死去的妻子阿君,虽然在商场上风生水起,却从未跟其他女人发生过关系。

    外界还都以为是郝刚长情,却万没想到,这里面竟然会有如此惊天孽障……

    长期以来,郝刚与梁思思的秘密,只有阚文君与高阳二人知晓。

    自打郝刚创立容天集团以来,阚文君一直是郝刚的左膀右臂,帮郝刚处理过不少棘手问题。作为报答,郝刚直接把名下的有色金属公司交给他搭理。

    然而,对于另一名同伙高阳,却完全不同。绑架案一事,让高阳受到了严重的刺激,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虽然郝刚和阚文君极力帮助过他,尤其在钱上从不亏待。可是,深深的负罪感,让高阳每天醉生梦死,浑浑噩噩,最终导致了严重的精神疾病,住进了精神病院。

    而且,住院之后,他经常胡言乱语,说一些影射棉岭案的事情出来。

    最后,郝刚和阚文君感觉不妙,觉得不能再这样纵容下去了,一旦有人上心,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他二人合谋,派那个脸上有疤的保镖潜入精神病院,给高阳注射了一种能够致使心脏猝死的药物,将其谋害!

    由于高阳没有亲人,院方也未深究此事。在郝刚的秘密安排下,这才将高阳匆匆入葬了事。

    高阳一死,再随着时间的拉长,郝刚过得愈发心安理得,认为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人窥到他的秘密。

    然而,老天开眼,当孩子们与牛伟光的尸骨从矿洞挖出来,当年的棉岭大案又被搬上新闻头条之后,郝刚真的吓坏了。他赶紧找到阚文君,与他共商对策,俩人甚至还做好了潜逃的准备。

    为此,二人还花费很大力气,不但抹去了许多跟程三里有关的线索,还密切地关注着警方的一举一动。

    可是,二人兢兢战战地等了数天之后,却并没有看到警方的查案进展,通过多方打听之后,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别看警方找到了尸骨,可是因为线索太少,他们根本无法查到自己的头上来。

    于是,二人的戒心终于渐渐放下。而郝刚则依旧侥幸地认为,只要他不走,就没有人会怀疑他!而更重要的是,他也舍不得自己辛苦一辈子打下的基业。

    然而,直到赵玉的出现,郝刚的侥幸这才宣告终结!

    当天,在姚佳的订婚典礼上,赵玉忽然提到了棉岭案、阚文君以及高阳等敏感字眼,无疑让郝刚犹遭雷劈一般,感到万般震撼。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警察,居然真的能把棉岭案查到他的头上。

    是如此,他哪里还有搅合姚佳订婚仪式的心思,赶紧让手下扫听赵玉的情况去了。虽然他在宴会上表现得不露声色,可是内心的焦急与不安,却是早已蹿升到了。

    宴会刚一散场,他就早早回到容天大厦扫听消息去了。

    这一次,赵玉又猜对了!

    那个最后给郝刚打过来的神秘电话的人,正是阚文君。阚文君提醒郝刚,说已经有警察查到了他的头上,让郝刚早作准备。

    而且,阚文君还正式地提到了梁思思的问题,说梁思思是当年留来的唯一证据,只要梁思思消失,哪怕警察真的找上门来,也完全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样,郝刚才终于萌生了要开枪杀死梁思思的念头。然而,26年来的孽情,已经让郝刚把梁思思当成了他的妻子阿君,成为他唯一的心理慰藉,他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那天,别说赵玉最后及时杀到,就是不到的话,他也不见得真会扣下手枪扳机。

    但是,现在来看,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了!

    当郝刚从头至尾地交代完毕之后,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安静,赵玉和苗英全都默然无语。

    不光是他们,审讯室外,正在单面玻璃后聆听审讯的周局长、栾局长还有一众探员们,同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想到,震惊秦山的棉岭大案的真相,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样子!

    意外的抢劫,不专业的绑架,残忍的撕票,落在现场的赎金以及失踪不见的人质,所有的疑团,如今全都被一条简单的故事线所串联了起来,让人既感觉惊奇,又感觉合情合理……

    原来,这起棉岭大案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样复杂。

    而且,程三里的确从案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可他却又与棉岭案本身无关。可是,你说无关吧,可程三里的所作所为,却也是促成了棉岭大案的直接因素。

    案子破了!

    一件如此的惊天大案,终于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然而,和以往破案后的感觉一样,赵玉感觉不出半点儿欣喜,反而心情陡然变得压抑沉重。

    如果,程三里当初没有撕毁合约;

    如果,当初进入隧道的不是牛伟光驾驶的面包车;

    如果,当初刘鸿翔没有喊那一声“表舅!”

    如果,刘鸿翔喊完表舅之后,郝刚三人就此逃窜;

    如果,拿到赎金之后,郝刚和阚文君但凡有一点点人性……

    那么……棉岭案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可是,在这一个个如果的背后,又似乎隐藏着某种令人绝望的必然……

    人心险恶,罪孽滔天。

    面对4个还背着书包的孩子,郝刚等人居然能够如此心狠,将他们用炸药炸死!这等残忍,简直丧尽天良,人神共愤!

    为此,他们必须要接受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