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23章 罪孽深重的交易
    赵玉的话,宛若一根尖刺直插郝刚心脏,使他不自然地浑身一颤。

    与此同时,苗英也是微微变色,除了惊讶之外,还多了几分担心。她真的担心,赵玉又会不按套路的乱来,做出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

    不过,郝刚毕竟是老江湖,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恢复了镇定。

    “呵呵……”赵玉笑了,笑得诡异阴险,他当即从文件夹中掏出一张照片给郝刚看,但见照片上是一个笑得天真灿烂的女孩子。“郝老板,这个女孩叫做梁姝寒,怎么样……眼熟吗?”

    赵玉故意把相片放在郝刚面前,继续说道:“梁姝寒被绑架的时候,是12岁,六年级!这孩子一直是品学兼优,如果现在还活着,肯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唉,可惜啊……”赵玉叹息一声后,冷冷瞅着郝刚,说,“不过,我要说的重点,并不是这个女孩,而是女孩的爸爸!”

    听赵玉说到这里,郝刚似乎越听越明白,越听越震撼,仿佛赵玉已经戳中了他的痛处。而苗英却反而越听越糊涂,根本不明白赵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梁万乾,这应该是一个你总也绕不过去的名字吧?”赵玉微微一笑,“梁万乾的财力不亚于你,你们两个以前还搞过合作,啧啧……梁万乾的为人,你应该知道,他的背景嘛不是那么干净,要是让他知道,你就是棉岭案的绑匪,就是杀害他女儿的真凶,而且还特么不认罪的话,哎呦……我……真的好期待呦……”

    “你……你什么意思?”郝刚的脸变得有些扭曲。

    “梁万乾37岁才有的梁姝寒,独生女,宝贝疙瘩,掌上明珠小公主!虽然梁姝寒失踪后,梁万乾又娶了多房姨太太,却始终没再育有一子!他的万贯家财,现在只能沦落到侄子们前来继承。换做是你,悲哀不?”赵玉的话宛若刀子,让郝刚越听越难受,“郝老板啊,要是让梁万乾知道,你就是杀害他女儿的凶手,他会怎么做呢?”

    说到这里,赵玉把梁欢准备好的那张医院诊断书拿了出来,递给郝刚看:“郝老板啊,梁万乾今年75岁,不幸的是,他得了绝症,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想,他应该没有耐心再去等待什么法庭的审判了!他宁可抛去他所有的家产,也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赵玉说完这句,现场一片安静。

    苗英听明白了赵玉的意思,可心里并不认为,赵玉仅靠一个梁万乾,就能让郝刚认罪。

    事实证明,郝刚的反应正是如此,对赵玉仍然不理不睬,什么也不说。

    “哼!”赵玉又笑了,“郝老板,真是老奸巨猾,深谋远虑啊!昨天晚上,是不是认为自己已经搞定了一切?把你儿子藏起来了?你知道吗?我跟郝家骏很早以前就认识呢,我当初就特别怀疑,郝家骏真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听到这里,郝刚与苗英同时抬头,眉头全都高高皱起。

    “不过,事实证明,还真特么的是亲生的!”赵玉顽劣地说道,“我想不明白,按理说,你干过那么大的一票,应该知道孩子被绑架的滋味不好受,应该在郝家骏身边安插无数保镖才对!可我每次见他,甚至连玩儿炸弹的时候,他全都是一个人出现,对此,我真的深表怀疑!”

    “你……你到底要说什么?”郝刚有些起急。

    “我后来想明白了,你肯定是在郝家骏身上动了什么脑筋!”赵玉笑道,“我以前给你们这样的富豪打过工,我了解一种方法,就是在孩子身上安装国际最先进的定位装置,哪怕孩子被绑架了,也能知道他的实时位置,这样一来,孩子的安全系数就会大大增加!

    “所以,我就想,你在郝家骏身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安排呢?”赵玉忽然掏出一张照片来,“哒哒哒哒!没想到,猜对了我!你选择了一种最传统的方法牙齿!郝家骏的医疗记录表明,他会定期去看牙医,从16岁开始,一直没有间断过,而且还特别有规律!

    “呵呵呵……原来,他并不是看牙齿,而是更换牙齿里面的定位仪去呢!”赵玉随后又把一沓文件递给了郝刚,说道,“我已经拜访了医生,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郝家骏的定位仪来源,喏……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赵玉把自己的手机掏出,然后把一个跟踪软件打开,指着上面一个不断闪烁的位置信标说道:

    “这是你儿子的实时定位,这东西还真挺好用,比我们警方的还先进!你看,你看,你儿子还没离开秦山呢!这是哪儿啊?白水街,这里没什么特殊的,你干嘛把他藏在这里啊……”

    看到赵玉手机上的定位,郝刚整个人都麻木了!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看着赵玉,表情变得更加扭曲难看,身体也在不停颤抖。

    “呼……”赵玉长出了一口气,从软件上点了几下,然后把手机摆到郝刚面前,掷地有声地说道,“郝刚!只要我动一动手指头,你儿子的实时定位就会发送到梁万乾的手机上,后果嘛……”

    “你……你敢!?”郝刚忽然像头愤怒的公牛般咆哮起来,“你这是犯法,是杀人!”

    “哼!你还有脸跟我说犯法!?”赵玉冷若寒冰地说道,“郝刚,自己欠下的债,必须自己来偿还!过了26年又怎么样?4个天真烂漫的孩子,1个顾家的好男人好司机,还有那个饱受你的摧残,现在生不如死的梁思思!多少个家庭被你们亲手毁灭!?他们的生命就不值钱吗!?你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你们都是畜生,丧尽天良的畜生!嗬……唾……”

    赵玉一口浓痰吐在了郝刚的脸上,大声吼道:“我为什么不敢?你的儿子是好儿子,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了?我觉得,不但梁万乾很乐意让你的儿子给他女儿陪葬,无数的旁观者们,也不会在乎郝家骏的死活!?他们反而会因为郝家骏的死,而感到大快人心!

    “郝刚!”赵玉再度怒喝一声,犹如醍醐灌顶,震耳发聩,“你的儿子完了!你要记住,他是死在你的手上的!”

    说着,赵玉张开拇指,就要点击按钮。

    “慢!慢慢慢!不要!不要啊!”关键时刻,舔犊之情怦然爆发,让郝刚再也承受不住,登时像疯了一般大声吼道,“警……警官!我求你了,千万不要啊!我就只有家骏这么一个儿子……孩子……孩子是无辜的!”郝刚已然泪流满面,痛哭流涕,“好!如果……如果我老实交代的话,拜托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孩子!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