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14章 怎样救人?
    嗡……

    深更半夜,赵玉把汽车油门踩到底,飞一般地朝容天大厦开去。

    容天大厦坐落在秦山的高新区,赵玉从顺风街开过去,就算开足马力,也至少需要一刻多钟才行。

    起初,赵玉只认为找到了这个失踪多年的梁思思,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震惊秦山的棉岭大案,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

    然而,当郝刚端着枪试图杀人灭口的时候,赵玉这才意识到,现实的情况非但并不乐观,而且非常糟糕!

    赵玉脑中捕捉到的这一幕,既无法录像,也无法成为有效证据。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却是拿郝刚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旦郝刚残忍地杀死梁思思,并且毁尸灭迹,他便可以再度高枕无忧,哪怕警方怀疑到他,也再找不出任何有效的证据,很难将其定罪了。

    更不妙的是,没有直接证据,就没有搜查令和逮捕令,赵玉不管再怎么跟警局申请,警方也不可能冒然去搜查郝刚的大楼。

    谁也不会相信赵玉的这番说辞,梁思思被郝刚囚禁在容天大厦的办公室内的说法,听上去实在太过天方夜谭。

    所以,要想阻止郝刚杀人灭口,赵玉只能靠自己!

    然而,可是,眼瞅着郝刚就要开枪,自由如何才能将其救下呢?

    怎么办!?

    赵玉一面快速地开着车,一面还得观察着脑中的监视图像。幸好,虽然郝刚已经做好了杀人准备,可是他明显还在犹豫着什么。

    如果他真是棉岭案的绑匪之一,那梁思思有可能自打6岁就被他囚禁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之间,很明显有着深厚的孽情!

    郝刚似乎是下不了手,可是……赵玉知道,梁思思的澡早晚有洗完的时候,一旦洗完澡,郝刚最终还是会扣下扳机的!

    如果郝刚真是棉岭案的真凶,那么这种人根本没有人性可言,既然他能残忍地杀死那么多孩子,那他也绝不会姑息梁思思这一个。

    到那时,一切就全都晚了!

    怎么办?

    赵玉恨不得生出翅膀能马上飞到郝刚的办公室里去。可是,翅膀不可能有,他只能集中思想,想出一个紧急的救人法子才行!

    等等……

    蓦地,赵玉忽然想到了一个细节!

    电话!

    对!

    郝刚,是有电话的!

    那个老式的按键手机,此刻正放在他的口袋里,如果能够跟他通上话,说不定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可是,郝刚的手机藏得那么隐蔽,很明显外人不得而知,就算现在动用先进的手段去查,也不见得能查到他的号码。

    那么……怎么样才能联系上他呢?

    而且,就算联系上他,又如何才能拖延时间?

    怎么办……

    哎?

    蓦然间,赵玉又想起一件事来!

    在郝刚决定要杀梁思思灭口之前,曾经有人给他打过电话,正是那个电话,才让郝刚拿起手枪,动了杀心!

    而且接电话之时,他甚至激动得连酒杯都摔了!

    那么……这个电话,是谁打给郝刚的?

    电话里,又对他说了些什么?

    难道……

    赵玉立刻想到了一个名字阚文君!

    难道是他!?

    要知道,昨天,赵玉和苗英曾经到过阚文君的老家拜访过他的大孙子,是不是,这件事引起了阚文君的注意?

    阚文君开始暗中调查,然后得知警方已经查到了他们头上,所以才会打电话给郝刚,除了串供之外,还撺掇郝刚快点儿杀人灭口?

    阚文君,真的是他吗?

    那如果,我现在给阚文君打电话呢?

    不行……赵玉左思右想,根本想不出,他该跟阚文君说些什么?说不到位,反而会让郝刚杀人之心更加坚定!而且,赵玉知道的那个阚文君的电话,也不见得能够打通。

    怎么办啊到底?

    此时此刻,郝刚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浴室磨砂玻璃的上的人影,看那样子,梁思思应该差不多快要洗完了!

    该死!

    赵玉狠踩油门,把车子开得都要飞起来,虽然现在道路畅通,但他至少还得有五六分钟才能赶到容天大厦。

    而且,光到达容天大厦不行,他还得闯过大厦保安,冲到郝刚办公室的隐秘空间里去,时间上是肯定来不及了!

    哎?

    有了!

    谁知,情急之中,赵玉竟然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郝家骏!

    对!

    他今天在天龙科技大闹一番之后,可是记下了郝家骏的电话的,那么……是不是通过郝家骏,可以拖延一下郝刚呢?

    想到此,赵玉再也不敢耽搁,立即给郝家骏打去了电话。

    “喂?”郝家骏可能正在看手机,接得特别快。

    “喂?”赵玉故意压低嗓子,发出了一种粗重的声音,“是郝家骏吗?”

    “是啊?您是哪位?”郝家骏还挺客气。

    “呵呵……”赵玉咬着牙说道,“我是绑匪!告诉你,你老爸郝刚现在已经被我们绑了!我警告你,不要报警!”

    “啊?什么?”郝家骏非常意外,“不可能啊?你到底什么人,开玩笑吧?”

    “可惜啊,你爸爸已经死过去了!”赵玉尽量言简意赅地恐吓道,“不过,他在昏迷之前,已经告诉了我,他的保险柜号码,是*……呵呵呵……小子,马上准备钱吧!我警告你!如果敢报警的话,我就撕票!”

    说完这些前后不搭调的话,赵玉也不等郝家骏有什么反应,直接就把电话挂掉了。

    赵玉之所以借口勒索绑架,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他根本想不出,到底说些什么话,才能逼迫郝家骏给郝刚打电话。

    挂掉手机之后,赵玉继续猛踩油门,而脑中也在时刻关注着监控图像。

    此时,磨砂玻璃上的水蒸气已经渐渐减少,看样子,梁思思已经洗完了澡,马上就要出来了。

    透过视频,可以看到郝刚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由此可见,饶是到了如此时候,他仍然还在犹豫。

    谁知,就在卫生间的大门即将打开,郝刚即将对准梁思思开枪之际,郝刚忽然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枪藏在了身后。

    紧接着,赵玉看到,果然是郝刚的手机响了,而手机响的同时,梁思思一拉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水汽蒸腾之下,但见梁思思一丝不挂,表情木然地从卫生间走出,脚上,甚至连双拖鞋都没穿。

    郝刚没有找到开枪的机会,只好接听了电话。

    虽然赵玉看不清楚,但可以猜到,电话应该是郝家骏打过去的。郝家骏自然知道他老爹的紧急号码,现在必然是在跟他核实,郝刚到底有无被人绑架?

    郝刚听完之后,亦是感到莫名其妙,便迈步来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又和郝家骏仔细询问起来。

    与此同时,赵玉差不多已经赶到了容天大厦!

    然而,赵玉清楚地知道,不光是郝刚手里有枪,郝刚那些厉害的手下也都在大厦里面。如果没有警队的支持,自己冒然闯上去,哪怕再能打也必然是九死一生,没命回来。

    可是,现在就算他寻求警队支援,也根本没有正当理由。他光靠嘴上说,梁思思在大厦里面不行,没有确实的证据,就无法得到警方的支援。

    那么……

    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绕过这个环节,既让警队同事赶过来救援,又有正当理由呢?

    别说,这一点还真难不倒赵玉,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