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13章 杀人灭口
    赵玉觉得,如果他是郝刚的话,现在应该早就抱着那位女明星滚床单去了。

    宴会之中,女明星多次向郝刚暗送秋波,眉目传情,很明显想跟这位大老板发生点儿私密接触。

    然而,宴会结束后,郝刚还是中规中矩地把女明星送走了,自己则带着一众保镖,回到了容天集团的办公大楼。

    给赵玉的感觉,郝刚这么晚了都不回家,居然回到办公大楼,这里面没准儿有什么猫腻!

    所以,自己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个镜头也不能落下。

    监控镜头下,但见郝刚下车之后,直奔他位于容天大厦高层的办公室而去。办公室有密码锁,当郝刚用密码开锁的时候,赵玉赶紧找纸笔把密码记下,以防以后会派上什么用场。

    进入办公室后,郝刚的随从便一个都不见了。

    灯亮之后,但见郝刚的办公室也不是一般的大,宛若一座豪华宫殿,单从赵玉的角度上看,甚至无法将他办公室的整个轮廓看清。

    郝刚快速地来到办公桌前坐下,先是打开中央最大的抽屉,然后用拇指在一个指纹识别器上按了一下,右下角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抽屉这才豁然弹出。

    我靠!

    赵玉不免一阵小激动,没想到,连郝刚的办公桌都这么高科技!既然这个小抽屉如此隐蔽,那里面必然装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如此时候,赵玉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认真仔细地看着郝刚将手伸向抽屉。

    结果,抽屉里除了有一摞文件外,只有一个款式非常老久的手机,还是十多年前那种只能玩贪吃蛇的按键手机。

    接着,令赵玉抓狂的事情发生了,郝刚竟然开始用这个手机打起了电话,而且一打就是很长时间。

    赵玉却只能看不能听,完全不知道他说的都是什么!

    这可真是活倒灶死,都怪那个叫做什么翟琳琳的女人,要不是她挡住了窃听器,说不定现在就能窃听到什么重要的消息呢!

    哪怕不是关于棉岭案的,是股票投资消息也好嘛!

    该死!

    赵玉一边骂着,一边眼睁睁看着郝刚不停地打电话,可就是不解其意。

    气恼之下,他忽然蹦出一个奇葩念头,既然这样,倒不如听听那个翟琳琳此刻正在干什么吧?

    窃听器的开关就在脑中,赵玉轻轻一点,窃听到的声音便赫然传进他的耳中。

    然而,让赵玉意外的事再次发生了,他听到的居然不是翟琳琳的声音,而是一个男子的说话:

    “琳琳啊,你胆子也太大了!”男人好像在抽着烟,用力地嘬了一口烟嘴才说,“我今天可是刚跟你闺蜜订婚啊,你居然跑过来跟我幽会,真是胆大妄为……呵呵……”

    我靠!

    赵玉一下就听了出来,说话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藏杰!!

    奶奶个熊……

    赵玉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窃听器没有探到棉岭案的消息,却意外破了一起通“贱”案!

    “哼!”翟琳琳的声音赫然响起,“你说,你今天别拦着她,让她去做郝刚的儿媳妇多好?以后咱俩再这样儿,我也没有负罪感了吧!”

    “呦?你也有负罪感吗?”藏杰奸笑道,“我要是跟姚佳掰了,咱俩同样到不了一块儿啊!你老公那么有钱,你肯跟他离婚吗?”

    哇塞……

    赵玉真是惊呆了,这俩……奸夫银妇……狗男女……

    “友情提醒啊,”翟琳琳则顽劣地说,“你跟姚佳都订婚了,居然还没有上床,难道……你不觉得,这有点儿不正常吗?你那个未婚妻别再是性冷淡吧?”

    “没关系!”藏杰却顽劣地笑道,“有你陪我玩儿,我就足够了……”

    “哎?你……轻点儿……哎……呵呵呵……”

    窃听器里,登时传来俩人的浪声怪叫,很明显,这对狗男女已经进入了下一环节……

    奶奶个熊!

    赵玉一面忿忿的骂着,有些替姚佳不值;可另一方面,却又觉得特别好笑。因为,他脑中看到的是郝刚打电话的画面,而听到的却是藏杰和翟琳琳的浪叫,这种感觉既不搭调,又对比强烈,让赵玉感觉特别新鲜刺激。

    不过,这种节奏并未维持太久,郝刚便已经打完了电话。可能是郝刚已经解决了某些事情,看上去轻松了些许,他竟然走到酒架上,倒了杯红酒。

    可是,酒还没有喝下去,那个手机忽然亮了,应该是有人给他打回来了电话。郝刚一手端着红酒,另一只手则接听了电话。

    结果,郝刚仅仅听了几句,手里的红酒杯,便赫然摔到了地上!

    由于地上铺着地毯,酒杯没有摔碎,可酒却是洒了一地。很明显,郝刚必然是听到了什么天打雷劈的惊人消息!

    赵玉可以看到,郝刚的视线开始剧烈抖动,应该是他正在浑身打着颤……

    “哦……啊……哎呦……你弄痛我了……”

    虽然赵玉已经捕捉到了郝刚的重要画面,然而,配上藏杰与翟琳琳的配音,却显得特别不伦不类。

    赵玉知道,郝刚能把酒杯都摔了,必然是得到了什么惊人的大消息,肯定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于是,赵玉赶紧关闭了窃听器的声音,脑中重新回归清净。

    此时此刻,郝刚已经挂掉了电话,可以透过他的视线看出,现在的郝刚,明显有些六神无主,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就这样,他竟然整整走了10多分钟,好像正在思考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蓦地,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这才快速地来到了办公桌前,伸手翻动小抽屉里的那沓文件。结果,文件下面有个方形的小盒子,打开后,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赫然出现在赵玉眼帘。

    紧接着,郝刚不但把消声器拧到了手枪枪口上,还把手枪的保险打开。

    我靠!

    赵玉惊呆了,不知道,郝刚突然间掏出把手枪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杀人,还是要……自杀!?

    就在赵玉紧张的注视下,郝刚起身向办公室的深处走去。办公室的某一侧有个杂物间,杂物间里堆满了各种资料。

    再往下,令赵玉大开眼界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郝刚把文印机后面的扳手扳动,杂物间的一面货架上,竟然闪出了一个金属小门来。

    小门上有个好似保险箱似的复杂门锁,郝刚再度将自己的指纹往上面一按,金属小门这才霍然而开。

    老天!

    赵玉万没想到,就在郝刚的办公室里,居然还有这么隐秘的所在?搞得跟看电影似的!

    看来,这个郝刚身上的秘密,还真多啊!

    郝刚从小门内进入,门内一片漆黑,赵玉什么都不得见。

    然而,郝刚似乎轻车熟路,在黑暗中快速前行。由于眼前一片黑暗,赵玉感觉镜头晃动的十分严重,由此可见,郝刚的心情也必然十分激动。

    结果,等了十多秒之后,眼前终于有了一阵亮光。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赵玉可以感觉的出,应该是有人在黑暗里打开了一盏台灯!

    郝刚朝着光亮处走去,很快,一个留着长头发,身体娇小的女人,赫然出现在了赵玉的视野之中。

    靠!

    赵玉不禁咋舌,心里说话,这个郝刚到底搞毛啊?居然在办公室里藏女人,还真特么金屋藏娇吗?

    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外面放着大明星不搞,偏偏背地里养个小女人?

    这时,郝刚来到了女人跟前,那女人转过身打开了更加明亮的大灯。清晰的灯光之下,赵玉这才看到,女人的确身材娇小,她穿着一件金色的丝绸睡衣,头发蓬松且散乱。

    打开灯之后,女人终于转过身来,出现在了郝刚的正面。

    赵玉只看了一眼,便只觉一股极度的寒气从脚底骤然窜起,一直蹿升到了头顶,连头发都快要炸开了!

    我尼玛奶奶个熊!

    赵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见郝刚对面的这个女人,和梁思思长大后的三维画像,简直一模一样!她嘴角上的美人痣,亦是格外醒目,完全一致!

    老天!!

    再联想到郝刚乃是棉岭案的最大嫌疑人,赵玉已经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就是失踪了26年的梁思思!!!

    我的天!

    赵玉只觉浑身汗毛直立,激动得无以复加。

    他之前曾设想了一万遍,自己将以怎样的形式破掉棉岭案?却就是没有想到,会出现眼前这样惊天离奇的一幕!

    郝刚!

    这个心狠手辣的绑架犯,这个邪恶的魔鬼,他竟然把梁思思……

    就在赵玉万般激动的时候,不知郝刚和梁思思说了什么,梁思思竟然满心欢喜地往卫生间里去了!

    当梁思思进入卫生间后,郝刚却慢慢地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外。

    透过磨砂玻璃上的蒸腾水汽,赵玉可以猜到,这是梁思思正在洗澡。然而,就在此时,一件让赵玉感觉无法呼吸的事情忽然发生了。

    但见郝刚站在卫生间的门外,一手拉着门把手,另一只手,则将那把手枪举在了脸前!

    啊!?

    赵玉大惊失色,难道……难道……郝刚这是要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