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10章 一口价
    虽然赵玉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但是脑子里面,却仍然还在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棉岭案的案情。

    尤其是今天无意中发现,郝刚那去世的妻子,和失踪的梁思思有些相似之后,他总觉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值得挖掘似的!

    今天可是第三个“艮”卦啊!

    照片的是,不会只是一个纯粹的巧合吧?哦,我正在调查郝刚,就遇到了这么一件奇怪的事儿!难道……就没有什么隐情吗?

    不知道,郝刚的妻子是否和梁思思有什么关系?

    除了照片之外,赵玉还在惦记着高阳的死因究竟如何?

    他是真的死于疾病,还是被人灭口?张耀辉和兰博已经在疯人院调查一天了,至今仍未传回有用信息。

    还有,不管张景峰用尽何种方法,就是调查不到,郝刚和程三里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那段往事,好像被谁刻意从历史上删除了似的!

    现在,虽然可以证明郝刚、阚文君和高阳是同一个部队的战友,却没有太多的证据表明,他们三个是关系莫逆的盟兄弟。

    如果他们三个仅限于战友关系,而并无深交的话,那么是不是,他们根本和棉岭案没有关系?是警方查错了方向?

    还有,程三里到底在这件案子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就这样,在困顿中,赵玉仍在苦苦思索着案情,试图从中找出一条清晰的路线来。然而,纷乱繁杂之中,他越找越迷茫,越找越混乱,最后就在这一团混乱中,终于打起了呼噜。

    等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办公室内没剩下几个人,唯有李贝妮还守候在自己身旁。

    李贝妮告诉赵玉,通过她的调查,梁思思一家,和郝刚一家,半点儿关系都没有,甚至连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一个没有!

    呼!

    赵玉长呼一口气,看来,这条线索根本不对,或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李贝妮又告诉赵玉,说苗英组长,现在带着b组的人,到郝刚以前的老邻居那里去调查情况去了,他们甚至还找到了当年郝刚当片警时候的同事。这一次,应该可以得到一些新消息了。

    想起苗人凤来,赵玉不禁五味杂陈,感慨良多。看来,这个苗人凤也怕自己跟她发飙吧?这是早早地躲开了,哼……

    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躲得过和尚,躲不了庙!

    苗人凤,走着瞧!

    赵玉看看表,此时也差不多到了参加姚佳订婚仪式的时候。于是,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穿着警服,直接赴宴去了。

    其实,关于姚佳的事,赵玉还真没有想太多。他以为就是吃个饭而已,也不用喝酒,早早地填饱肚子,就可以赶紧回来接着查案了。

    今天可是第三个“艮”卦呢!要是再努力一些的话,说不定真能查出什么重大线索来。

    ……

    勃兰雅大酒店可是秦山市数一数二的五星大酒店,一般能在这里结婚的,非富即贵。

    姚佳和藏杰虽然算不上家世显赫,却也是十分有钱,亲戚众多,当赵玉赶到酒店婚庆大厅的时候,登时看到宾朋满座,好生热闹。

    但见姚佳正穿着一身靓丽的中式旗袍,站在典礼台上和胖胖的司仪商量着什么。

    姚佳笑颜如花,端庄大方,国色天香,实在美得不可方物。看到赵玉到来之后,她赶紧伸手招呼,把赵玉喊到了铺着红地毯的典礼台上。

    “赵警官,你可算来了!”没想到,姚佳竟然热情地挽住了赵玉的胳膊,说道,“我还担心,你……哎?你的头发?”

    由于赵玉没戴帽子,姚佳这才看到了赵玉的大光头。

    “和歹徒搏斗受了点小伤,没事的!”赵玉趁机显摆,“四十多个歹徒,被我赤手空拳干掉了!喏,缝了八针而已!”

    “哇!好危险啊!”姚佳担心地说,“再有这事,你到我们科里去吧,我请你缝针!不收你钱!”

    “嗯……”赵玉光头上都是黑线,支吾着说,“我们警队缝针,也不要钱,呵呵……”

    “哦……那就好,那就好!”姚佳笑道,“对了,之前我还在担心,一听说要当孩子干爹,你会不会吓跑了呢!”

    “怎么会?怎么会?”赵玉开玩笑地指着姚佳肚子,说,“怎么?我干儿子,是不是已经在孕育之中了?”

    “喂!别瞎说!呵呵……”姚佳一笑,倾国倾城,“我们只是订婚而已,离结婚还早着呢!”

    “咳!这都什么年代了……”赵玉本想开点儿更黄的玩笑,但是面对着端庄典雅的姚佳,他却说不出口。

    “赵警官,跟你说个有趣的事!”姚佳笑着说话时,手还仍然挽着赵玉的胳膊,“我跟我们同事讲了你上次在六合顺的英雄事迹之后,现在他们全都管我喊十三妹呢!呵呵呵……”

    “哎呦?失敬,失敬!见过十三妹!”赵玉赶紧作揖抱拳。

    “客气!客气!”姚佳同样抱拳,却早已笑得花枝乱颤。

    谁知,就在二人正说得眉开眼笑之时,从大厅的正门处忽然气势汹汹地走过了一群人来。

    当中为首的一人,乃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此人虽然有些谢顶,但是目光如炬,英眉剑目,器宇不凡,一看就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

    在他的身后,分别跟着许多保镖状的黑衣人。众多的黑衣人中,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西服,而这个穿着白西服的人,偏偏是赵玉唯一认识的一个。

    白西服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打过交道的郝家骏公子。

    “怎么……怎么是他?”姚佳看到郝家骏后,本能地感到一丝不妙,不太自然地站到了赵玉身后。

    哦……

    赵玉再一次看向那位上年纪的谢顶男子,终于认了出来。原来,此人正是郝家骏的老爹,容天集团的董事长,赵玉他们正在暗中调查的嫌疑人郝刚!!!

    我靠……

    不会吧!?

    看到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模样,赵玉心里琢磨,难道……这家伙知道我在查他,这是找茬来了?怎么?要给我来个下马威吗?

    赵玉可不怵这个,当即昂首挺胸,下巴磕高高翘起,露出了一副流氓模样。

    然而,赵玉还是猜错了!

    但见郝刚步履如风地来到台上之后,先是用手指着赵玉和姚佳,然后扭回头冲郝家骏问:

    “家骏啊,是不是,这两个人?”

    郝刚说话中气十足,很有压迫感。

    现场的宾朋们已经有不少认出了郝刚,偌大的宴会大厅,登时鸦雀无声。

    郝家骏嗫喏地点了点头,为难地说道:“爸!我的事,你不要管了行不行啊?我自己能解决的!”

    “你自己解决?哼!”郝刚冷漠地摇了摇头,“儿啊,你都瘦了20斤了,我要是再不管你,你还不得瘦成人干儿?”

    言罢,郝刚转回头来,毫不客气地打量了一下姚佳,点头说道:“嗯……也难怪,长得还真挺标致!难怪我儿放着万千花朵不理,独爱你这一枝呢!不错,不错!行了,你这个儿媳妇,我相中了!”

    说完,他转而面向赵玉说道:“小伙子,我的时间不容耽误,还是长话短说吧!把你女朋友让给我儿子,你开个价吧!”

    “啊?bsp;   想想也对,早上赵玉刚从郝家骏那里装过逼,郝家骏对他的新浪身份深信不疑。现在,姚佳跟自己又挽胳膊,又眉开眼笑的,岂不是更像一对恩爱小情侣?

    不过……

    认错人倒是没关系,可听郝刚的意思……

    难道……他们这是抢媳妇来了?

    这……做的也太霸道了吧?

    “我知道,你可能不缺钱!”郝刚面无表情地对赵玉说道,“但是,现在是我开的口,所以,那就不只是钱的事了,你明白吗?你好好琢磨一下,如果你现在不同意我的条件,到时候,你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同意!同意同意!”赵玉连忙把手高高举起,迫不及待地点头说道,“郝老板爽快,我为什么不同意?我也不狮子大开口了,800万一口价,图个吉利!今天我包场子的钱,也不跟你要了!你看咋样?”

    “你……”郝刚有些意外。

    “嗯……”郝家骏有些凌乱。

    “我去……”姚佳则有些想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