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5章 第五种可能
    “艮坎卦。”系统说道,“艮山坎水,山前走水,波路弯折,欲清谜偈,不温不明。”

    此时此刻,赵玉真的特别想知道,这卦文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能参悟的话,能给自己的破案指明方向?

    不过,饶是如此,赵玉也是大为兴奋。

    回想以往的破案经历,每当有“艮”卦连续开出的时候,就说明离自己破案的时候已经不远了!这也足可说明,自己前面的辛苦没有白费,侦查的方向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猜,赵玉如何能不心情激动,难道说,这个郝刚和阚文君,甚至那个高阳,真的跟棉岭大案有关!?

    激动之下,赵玉更是困意全无,继续站在白板前,琢磨起案情来。

    满满的六大张白板,大量的案情资料,无数的人物关系……赵玉集中精神,徜徉在这众多的线索之中,试图拨开迷雾,看清楚它的本质。

    别说,当他集中精力之后,还真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忽然想起那个资深绑架犯焦海的话来,焦海曾经跟自己阐述过,绑匪撕票的四种可能。可是,如果高阳也是绑匪的话,那么棉岭案的情况,很明显在那四种可能之外。

    因为,高阳的表外甥,也是绑架目标之一。

    绑架自己的亲属,乃是绑架行当中最不专业的一种,不但特别容易暴露,而且还欠人伦道德。

    那么……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还要绑架呢?

    司机也被捉走了,车也被劫走了,难道……难道……

    蓦然间,一个念头从赵玉脑中迸出,回想当初,棉岭案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不专业。他因此怀疑过,棉岭案有可能来自于一场意外。

    那么,如果自己的怀疑是对的,是不是,就可以解释眼前这种情况了呢?

    白板上已经没有空余的地方,赵玉只好抄起水笔,在笔记本上写画起来。

    赵玉觉得,如果还原当初的场景,会不会,有第五种绑架撕票的可能?

    设想一下,郝刚弟兄三人决定作案。或许,他们原本只是想抢劫,亦或者是抢辆车。

    然而,当他们把牛伟光的面包车抢下之后,却发现车上全都是学生,而且,高阳的表外甥也坐在了车子里!

    抢劫出现了意外,歹徒们这才决定,要把所有人带走,找地方藏起来。

    结果,在藏匿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些孩子全都是有钱人的孩子,这才萌生了绑架的念头,所以才在三天后打来了勒索电话。

    然而,虽然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他们如愿地得到了赎金。可是,因为表外甥认识高阳的缘故,他们却没办法不撕票了!

    如果放人质回去,警方立刻就会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有再多的钱也没用!所以,他们这才把心一横,就地杀人撕票,一劳永逸!?

    此后,高阳因为过不去谋杀表外甥的坎,所以疯了?而心狠手辣的郝刚和阚文君却是越活越潇洒?

    呼……

    记录完了这个假设,赵玉不由得长长呼了口气,事实的真相,真的如此吗?棉岭案来自于一场意外?而且,案情的经过,如此简单?

    带着疑问,赵玉又反复推敲了许多遍,试图找出什么理由,能推翻自己的假设,但是,一直到天亮,他也没能够推翻……

    ……

    清晨6点,苗英抚摸了一下赵玉的光头,然后伸手扯住了他的耳朵,喊道:“喂喂喂,神探大人,起床了!我们在这里彻夜工作,你倒好,呼呼睡上了还?你的呼噜可真是响啊,还以为拉警报了呢!”

    看到苗英敢拉赵玉的耳朵,李贝妮等人全都看傻了!一直以来,还从没有人敢如此近距离地挑战赵玉。赵玉是著名的暴脾气,哪有人敢拽他的老虎耳朵?

    “奶奶个熊!谁啊!?”

    果然,赵玉一下急了眼,抬胳膊拽住了苗英的手,想要给她把手腕掰折。然而,当他发现揪住自己耳朵的是苗英之后,立刻把满脸的怒容收了回去。

    “呦……原来是苗队长啊,”赵玉轻轻抚摸着苗英的玉手,满脸堆笑地说道,“嘿嘿嘿……有何指教啊?”

    看到赵玉汉奸似的谄媚模样,同事们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看向苗英的眼神,也像看怪物一样!

    “哇塞……”李贝妮吐了吐舌头,小声念叨,“这个女警官,是从马戏团来的驯兽师吗?”

    “赵玉!”苗英却不以为然地进入了正题,说道,“我想起一件事来,陶先生当年往山崖下面丢赎金的时候,他曾经在对讲机里听到过绑匪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把郝刚和阚文君的声音,给他听听?”

    “这倒是个主意,”赵玉像大太监伺候老佛爷似的,把苗英的玉手轻轻放下,恭恭敬敬地说道,“不过嘛!我感觉希望不大,毕竟这么多年了,不知道陶先生还听不听得出来?而且,就算听出来,也不是有效供词。还有,熟悉那里地形的是高阳,所以,当初和陶先生通话的,是这个高阳的面大!”

    “也是!”苗英点头,“但是,也得试试看。还有,我觉得,不管怎么查,咱们现在都不要去碰郝刚和阚文君,这俩人心思缜密,做事小心,一旦让他们听到风声,咱们就更难调查了!”

    “对,咱们应该从暗中调查!”赵玉同意,“比如说,找他们三个当初在部队上的其他战友,探一探他们三人的关系,到底有多么铁?”

    “好主意!”苗英眼睛一亮,“还可以寻找一下他们的老邻居,八卦邻居多得是,不但能扫听到内情,而且还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看到赵玉和苗英一唱一和的,其他探员们全都看呆了。

    “老天……”小刘在李贝妮旁边小声念叨,“这俩人郎才女貌,夫唱妇随的,好般配啊?”

    “般配个鬼!”李贝妮白了他一眼,“没看到赵玉是大光头吗?苗组长又不是熊大熊二,还般配呢!哼……”

    李贝妮转头继续敲击键盘查资料,小刘的神经却是愈加紊乱,怎么也过不去这个梗。

    这时,张耀辉回来了,他给大家买来了早点。大家便全都聚拢在一起,一面继续讨论案情,一面享用美味早点。

    谁知,赵玉刚吃了没几口,手机忽然响了,有人给他发来了一条微信。

    赵玉打开一看,没想到,居然是姚佳给他发过来的。姚佳告诉赵玉,说她今天晚上在勃兰雅大酒店和藏杰举行订婚仪式,希望赵玉能来参加。可能是怕赵玉拒绝,在后面还附加了一行信息:

    赵警官,我特别喜欢您这样有正义感的警察,我和藏杰全都希望,以后您能做我们孩子的干爹!所以,希望您务必能来参加!

    看到这个消息,赵玉也是不免大为感慨。真想不到,姚佳居然这么看重自己?我不过是在她面前装过几回逼而已,人家却这么拿我当回事,还干爹呢!?这一下,姜晓晴是不是会吃醋了?

    好吧,既然这样,哪有不去之理?

    于是,赵玉赶紧给姚佳发回信息,先恭喜了一番,然后说自己一定准时到场。

    时隔多日,赵玉对姚佳的心思,真的已经很淡了。得知她要订婚,而且还极有可能已经有了孩子的消息,他并没有产生多大心理波澜,只认为是一件跟自己无关的,很正常的事情。

    他只是希望,今天能赶在参加订婚仪式之前,把棉岭案查出什么重大线索来,别把宴会耽误了就好。

    滴滴,手机又响了,姚佳很快发回了一条感谢信息。

    然而,赵玉还未把那信息看仔细,手机却忽然响了,这一次,手机界面上出现的乃是一个未知号码。

    赵玉接听之后,只听手机里赫然传来一个神秘而且沙哑的声音:

    “赵玉,警局南侧胡同口,有要事相商,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