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4章 比我还狠!
    “怎么了,苗队长,哦不……苗组长,”进入茶水间后,赵玉忙问,“有何指教?”

    虽然赵玉的语气依旧顽劣,却明显没有了往日的轻佻。

    “你说呢?”苗英掏出手机示意,“这件事,还不上报吗!?”

    “好啊,”赵玉无所谓地摊开手,“你是组长,你说了算!”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苗英狠狠地剜了赵玉一眼,又把手机收了回去。

    “喂,先说好啊,这可是你不上报的!”赵玉赶紧撇清关系,“要是回头领导们飙,可不管我的事儿啊!”

    然而,苗英却是浑不在意,她目光深邃地看着远处,似乎在认真地琢磨着什么事情。

    当赵玉转身走向咖啡机的时候,她这才出声说道:“赵玉,其实上不上报,并不重要!我担心的是,就算这三个人真是棉岭案真凶,咱们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啊!”

    “哦?”赵玉的确还没有想到这一层,急忙点头叹道,“苗组长,想得可真够长远的!不过,虽然这三个人很有嫌疑,但一切都只是咱们的主观猜测,还没有确实的证据呢!”

    “我觉得吧,”苗英却是意味深长地说道,“要想一举攻破这桩秦山第一悬案,咱们不能太程式化,不能太被动了,必须得主动出击,逼迫他们一下才行!这样,他们反而会露出什么马脚!”

    “老天爷啊!”赵玉按下了咖啡机的按钮,惊叹道,“苗组长,你是不是魔障了?还主动出击?还逼迫一下?你就那么确定,这几个人就是棉岭案的真凶吗?”

    “不确定!”苗英仍旧沉浸其中地说道,“但是,我觉得,咱们可以采用跟刘鹏飞一样的办法,有枣没枣先打他两杆子再说!要万一打出点儿什么来呢?”

    “我靠!”赵玉咋舌,“虽然我不了解郝刚,但是这个人肯定不像刘鹏飞那样好糊弄吧?阚文君也是一样!”

    赵玉把杯子放好,咖啡机开始嗡嗡作响。

    “我倒是见过郝刚本人,”苗英则抱着肩膀,饶有兴致地说道,“他是一个既有胆识,敢于冒险,却又极为谨慎小心的人!你说得没错,他们有的是钱,有的是大律师,只要他们咬紧牙关死不承认,咱们就拿他们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所以,咱们才更应该主动出击才对!”

    “你这么说,我就更不明白了!”赵玉疑惑地问,“怎么主动出击?怎么打枣儿?给他们演一出仙人跳吗?”

    “唉!”苗英却是叹一口气,答非所问地说道,“赵玉,你看资料了吗?自打郝刚妻子病逝之后,他不管生意做得再怎么大,再怎么有钱,却始终没有再婚,人们都夸他长情呢!”

    “哦?”赵玉把刚冲好的咖啡递给苗英,笑道,“没想到,苗组长也八卦啊!但是,我了解那些有钱的大老板,像郝刚这样的人,还会缺女人?他可是那种又能当婊子,又能立贞节牌坊的人呢!”

    “唉!什么好话到你嘴里也得变味儿!”苗英理所当然地接过咖啡,继续说道,“反正据我所知,郝刚从来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甚至有人怀疑他对男的感兴趣呢!不过,就算那些都是郝刚的障眼法,但是为了儿子,能够不再娶妻,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哦……哎?”赵玉听出苗头不对,忙问,“苗组长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郝刚只有一个儿子!据说,他儿子刚刚一岁,郝刚的妻子就不幸病逝了!”苗英闻了闻香气扑鼻的咖啡,意味深长地言道,“今年,他儿子已经……27了吧!?”

    赵玉本来想再冲一杯来着,可听到苗英的话之后,却忽然领悟了什么,心头不由得微微一颤,急忙问道:“我尼玛,苗组长,你到底什么意思?哦,你难道……还要绑了郝家骏不成?”

    “吁……”苗英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赵玉啊,你说什么呢?我们可是警察啊,警察啊!怎么能做那种缺德的事?不过嘛……阚文君,好像也有个大孙子吧……”

    “你……”赵玉干咽了口唾沫,脸都白了,像看鬼一样看着苗英。

    “呵呵……”苗英魔性般地笑道,“开玩笑,开玩笑!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好,该怎么对付他们呢!不如,你也帮我想想吧!哦,谢谢你的咖啡啊……”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茶水间,只剩下了一团凌乱的赵玉。

    这个苗人凤到底想搞什么鬼,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赵玉不禁琢磨,难道,她真的想要采取绑架这种非常手段吗?

    这女的真特么比我还狠!!

    我都还没往这方面想呢!

    不过,要是真的绑架郝家骏,那么……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郝刚和阚文君真的当过绑匪,那么,他们必定会特别注意自己孩子的安全,绝对不可能轻易得手!

    思来想去,赵玉还是觉得,现在谈这些极端手段根本就是操之过急,最起码得等到掌握了更加详尽的资料才行。

    想到此,赵玉自己也冲了一杯咖啡,然后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工作了。

    没多久,出外勤的张耀辉传来消息,说精神病院那边的负责人说,高阳的确刚来精神病院不久就病逝了,只是当时正赶上医院装修,有些病人的资料被疏忽了。由于这个高阳无亲无故的,所以一直没有修正过来。

    此外,因为现在已到深夜,张耀辉目前还没有找到给高阳看过病的大夫,只能等到明天再继续调查。

    同一时刻,小刘那边也传来了回话,说高倩对这位表弟也不是特别了解。他们只是年轻的时候还算亲近一些,后来当高阳的父母去世之后,联系的就少了。她唯一能确定的是,高阳打小跟随父母进山采药,对马岭一带的山区,肯定特别熟悉。

    再往下,张景峰和李贝妮也遇到了难题,不管他们用尽何种方法,却就是查不出,郝刚和程三里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虽然大家给出了很多猜测,比如怀疑郝刚妻子的死跟程三里有关之类的,但是因为没有确实根据,全都不足为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已至深夜。

    赵玉看了看表,竟然已经到了三点半了。环顾四周,同事们也已然熬不住,全都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盹,就连精力充沛的苗英也不例外,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可是,赵玉仍然毫无困意,还在白板面前认真地思索着案情。

    虽然,郝刚等三人的出现,使的案情看上去有了些眉目。可是,这里面似乎还有更多的事情,让人无法理解。

    从感觉上,郝刚三人、程三里还有棉岭案之间,似乎有着什么极为密切的联系,可究竟是什么联系,却仍是迷雾一片,模糊不清。

    赵玉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棉岭案的真凶,会是郝刚等人三人做的吗?他们三个是怎么做的?又为什么要做呢?

    那个高阳,和棉岭案有没有关系?他可是和其中一名人质有亲戚啊,乃是表舅和表外甥的关系,他真的会这么残忍,连亲戚都不放过吗?

    还有苗英说过的话,现如今,不可能再找到直接证据,如果这三个人真是凶手,又如何才能让他们低头认罪?

    想着想着,奇遇系统忽然响了。

    系统告诉赵玉,本次奇遇已完成,完成度为9o%,他又得到了一件隐形夜视仪。

    这是赵玉第三次得到夜视仪了,前两次,夜视仪全都派上了大用场,一次捉住了杨文涛,一次捉住了侯猛。

    不知道,这一次,又会捉住谁?

    系统完成的也是够晚的,既然现在已经过了午夜,赵玉也丝毫没有耽搁,直接又抽烟开了一卦。

    结果,让赵玉热血沸腾的事情再度生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奇遇系统居然又开出了一个“艮坎”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