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3章 表舅
    “他们一起当过兵,都是战友啊!”李贝妮兴奋地说道,“郝刚和阚文君是战友的话,那……”

    “公司,公司!”梁欢从另一台电脑前举手示意,“阚文君的有色金属公司,最早是容天集团的附属公司,后来容天集团上市的时候才独立了出来。说白了,在独立之前,等于阚文君也是给郝刚打工的!”

    “我靠!”张景峰叹道,“这这这这……这可是太厉害了吧!郝刚57岁,阚文君56岁,俩人又是战友,又是合作伙伴,这关系不一般啊!而且,阚文君熟悉矿区,会爆破,而郝刚当过警察,熟悉警方套路,这……这这这……”

    “不对!”赵玉摆手说道,“两个人绝对完成不了那么大的棉岭绑架案,应该还有……贝妮!快,查他们的战友,看看还能找到什么可疑人物吗?”

    “好……”李贝妮赶紧去查。

    “玉哥,苗组长!”李贝妮刚坐下,另一侧的小刘又举起了手,“我查过郝刚的启动资金了,据说是银行贷款,但我查了一下,找不到相关记录。而且,他也不符合贷款手续。就是贷,也贷不了那么多!

    “哦,在一个非官方渠道上,我还找到一条相关消息,有人说郝刚当年的启动资金,有可能是高利贷!”

    “高利贷!?”

    赵玉猛然想起了程三里来,程三里在事业巅峰期,曾经干过放高利贷的勾当,那……会不会,郝刚的高利贷是程三里放给他的?而他们之间结的仇,也和高利贷有关?

    想到此,赵玉赶紧张开嘴说道:“你赶快去查一下,看看郝刚和程三里为什么有着那么大的深仇大恨?”

    谁知,在赵玉说话的同时,苗英几乎跟他同时开口:“你快点儿查一下,看看郝刚和程三里有什么仇?”

    二人的语速、语气、语调全都高度一致,竟是把小刘给说愣了,消化了半天才听明白意思,赶紧继续敲击电脑了。

    赵玉扭头看了看苗英,苗英亦是觉得有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查案方面,二人似乎有着高度的默契,总是能想到一块儿去。

    “查到了,查到了!”集体的力量就是强大,没多一会儿,李贝妮便再次查到了重要信息,“这里有个叫高阳的,也是郝刚和阚文君的战友,也是秦山人!而且……而且……妈呀!”李贝妮惊呼一声,“他……他是棉岭人!”

    啊!?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探员们不由得全都站起身来。

    很快,高阳的照片和资料被李贝妮调出。资料显示,此人的确是棉岭镇人,当兵复原之后,一直没有正当职业,只知道他今年56岁,却没有相关的工作记录和详细的家庭资料。

    张景峰见状,忙凑到李贝妮的电脑前,胸有成竹地说了五个字:“给我三分钟!”

    结果,三分钟不到,张景峰便一面敲击着键盘,一面念道:“高阳没有结过婚,民政局没有记录。这个人只有一次住院记录,哇,不会吧?虽然只住过一次院,但现在还住着呢,而且……而且还是疯人院!”

    什么!?

    疯人院?

    满座皆惊。

    “没错!精神错乱,”张景峰念道,“已经在精神病院住了7年了!再看看他的家庭状况,父母不在了,独生子,没有结婚,无儿无女,老天,这是一个被遗忘的人啊!”

    “不是他!”梁欢小声地跟旁边的探员摇头说道,“要真是绑匪,那么有钱,连个婚也不结吗?怎么还能疯了?这个肯定不对!”

    “等等,诊断书上有个签名,嗯……高阳有个表姐,我看看啊……”张景峰快速敲击键盘,很快调查相关信息,“他表姐叫高倩,也是棉岭人,电话……”

    张耀辉飞快地记下号码,立刻拨打过去询问了。

    “哎?”谁知,熟知案情的赵玉却蓦地想到了什么,连忙走到其中一面白板上面,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说道,“高倩啊,高倩,这不是吗?”

    苗英大惊,赶紧跑到赵玉跟前查看,但见白板上面的确标识着高倩的名字,再仔细一看,原来这个高倩,正是刘鸿翔的妈妈!而刘鸿翔,正是棉岭案的被害人之一,当年的刘鸿翔仅有10岁。

    “哦……”苗英说道,“原来,这个高阳是刘鸿翔的表舅啊!这……”

    众人也是有些想不通,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巧合,还是有着什么隐秘的联系?

    “啊?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这时,张耀辉打电话的声音却是骤然打断了众人的思路。等电话挂掉之后,张耀辉立刻摇着头对大家说道:“我刚问过高倩了,她说,高阳早在六年前就去世了!因为心脏病死在了精神病院!”

    啊!?

    什么?

    死了!?

    “不可能啊!”张景峰指着电脑屏幕说,“档案上明明没有销户嘛!搞什么啊这是?”

    “别着急!”苗英毕竟当过刑警队长,她立刻出言安抚道,“大家先别乱!一步步来。精神病院没有死亡记录,而高倩却说高阳死了,这里面,或许有什么问题!”

    “高倩说了,”张耀辉赶紧补充道,“高阳一家虽然都是棉岭人,但他家是世代做药材生意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马岭县那边居住。因为马岭地靠深山,便于他们采药。”

    “我靠!”张耀辉话音刚落,赵玉便不由得一声大喝,他先是用双手划拉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然后立刻来到另一块画满地图的白板面前,指着其中一个位置说道,“你们看,这里是马岭,而这里……就是当年绑匪取赎金的那个山崖啊!”

    哇!

    此言一出,众探员不由得汗毛直立,目瞪口呆。

    “三个人全都齐了!”苗英亦是惊得合不上嘴,忙说,“高阳熟悉交赎金那一代的地形,便于他们逃脱!阚文君熟悉矿洞,懂得爆破!郝刚当过警察,熟悉警方套路,能拆掉跟踪器!这三个人,都是战友,年龄附和,身份附和,性格……性格……”

    “苗组长,”小刘说道,“高阳是刘鸿翔的表舅啊,他会绑架自己的表外甥,而且还撕票?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怎么不可能?”梁欢立刻提出异议,“要不,高阳为什么疯了?”

    “可是……好像还是说不通啊?”小刘不同意,“这三个人,真的胆大包天,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大案,居然还敢留在秦山?”

    “那当然了!”张景峰却说,“要是跑了,反而会引起怀疑!”

    众人虽然点头,却感觉越来越乱。

    “要我看,还是让事实说话吧!”苗英立刻下命令道,“张耀辉,你现在马上到精神病院走一趟,把高阳的情况搞清楚,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记住,多问问医生,多问问细节……”

    “好!”张耀辉立刻领命。

    “小刘!”苗英又对小刘说道,“麻烦你跑一趟高倩家,务必要把详实的资料查到,同样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

    “晓得!”小刘立刻收拾文档准备出发。

    “老张,贝妮!”赵玉见苗英已经吩咐完毕,这才替她补充道,“拜托你们,一定要搞清楚这三个人的关系,看看当年,他们是不是盟兄弟!?还有,他们和程三里之间的矛盾,也必须尽快查清……”

    “好嘞……”二人领悟,当即开始工作。

    由于案情忽然有了重大转折,现在连办公室里的气氛都变得异常紧张。

    赵玉转身看到了李贝妮为他冲的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却发现咖啡早就凉透了。于是,他迈步向茶水间走去,想要重沏一杯。

    谁知,他刚刚走了两步,却看到苗英早已站在茶水间的门口,正在冲他点头示意。

    看那意思,苗英似乎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