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1章 深仇大恨
    时隔数日,赵玉再次回到了秦南监狱。

    这一次,调查对象换成了一个叫做程光明的人。

    程光明,50岁,马坊镇人,程三里的儿子。虽然程三里私生子众多,但眼前这位却是唯一一个正牌儿子。

    原来,苗英所说,还有一个需要调查的,正是此人。既然他是程三里的亲儿子,那么他或许应该了解更多的情况。而且,此人在26年前,也已经老大不小了,肯定知道不少东西。

    “杀人未遂!被判30年有期徒刑!?”审讯室内,苗英看着程光明的档案,略感意外地问赵玉,“你不是说,他是因为伤人罪进来的吗?”

    “拜托!”赵玉皱眉,“我那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名字没搞错就算不赖了!”

    “30年,够严重的啊!”苗英看着档案念道,“因刺杀商人郝刚入狱,在公众场合连捅数刀,致使郝刚脾破裂,结肠破裂,重症病危!”

    “我靠!”赵玉吐了吐舌头,“还真是杀人未遂啊,这不就是奔着要命去的嘛!还公众场合,仇够大的!哎……等等……商人郝刚?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呢?”

    “我去,这都不知道吗?容天集团的老总啊!”苗英笑道,“我想起这件事来了,那时候我才上高中好像,容天老总被刺,在秦山也算是大新闻了。听说,郝刚也是命够大的,差一点儿就死翘翘了!要这么看,判了30年还真不算多!”

    哦……

    赵玉这才想起来,原来,郝刚就是那个郝家骏的老爹。

    “我不明白,”苗英摇头,“程光明为什么要拿刀子去捅郝刚呢?这分明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啊!”

    “这还能有什么?”赵玉刚想说“有仇”二字,随着铁门一开,程光明已经被狱警带了进来。

    让赵玉惊诧的是,程光明的一只眼睛,竟然是瞎的。苗英也是有些惊讶,赶紧从档案上扫了一眼,这才看到,原来在入狱的第二年,程光明便被一名囚犯捅瞎了眼睛!

    苗英赶紧示意赵玉,赵玉看后微微一笑,很明显,程光明的眼睛应该不是什么意外,摆明了是郝刚雇人给他搞的!

    看来,这俩人的仇恨还真是够大的!

    不过,赵玉认为,他俩人就算有天大的仇,也跟自己要查的棉岭案无关。所以,还是赶紧审问正题吧。

    于是,当程光明在审讯椅上坐好之后,审讯正式开始。赵玉和苗英审问的主题,自然是围绕着银盘镇的矿区展开。

    然而,虽然程光明十分配合,但因为30年前他乃是一个超级富二代,只顾着吃喝嫖赌抽,根本没去过什么矿区。

    而且,由于程光明特别受程三里的溺爱,生意上的事,程三里基本不跟他说,只知道给钱!给钱!给钱钱!

    因此,白白问了半天,程光明却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人给他老爸干活儿,也不认识什么阚文君。

    眼瞅着审问就要到此为止,无功而返了,苗英却忽然犯了八卦情节,竟然问起了程光明入狱的事情来,她很想知道,程光明为什么要刺杀那个郝刚?

    谁知,一提到这个话题,程光明顿时怒容满面,万般激动地说道:“郝刚这个可恶的杂种!是他,害的我家破人亡!!!”

    原来,程三里一直在秦山混得风生水起,可他后来的家道中落,乃至最后惨淡收场,却全都是拜这个郝刚所赐!

    程光明说,郝刚也是搞建材起家的,为了打压他们家,这个郝刚坏事做绝,手段用尽。

    有时候,他宁可自己赔上一大笔钱,也要把他们家的客户抢走。而且,郝刚的势力也不小,黑白两道,大小通吃,只把程三里逼迫得走投无路,最终关门倒闭!

    然而,要说光商业竞争也就罢了,在程三里失势之后,郝刚仍然不依不饶,不断地给程三里设套算计,三天两头派债主来骚扰、殴打、砸东西。

    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郝刚还雇人了他的姐姐!后来她姐姐出的车祸,也一直非常蹊跷。

    程光明还说,在他姐姐出事之后,程三里彻底害怕了,便散尽家财,把程光明送到了外地逃难。

    然而,程光明离开秦山之后不久,便陆续传来了他父亲重病去世,母亲上吊自杀的噩耗!

    程光明知道,他的家破人亡,完全是拜这个郝刚所赐,如此深仇大恨,这才惹得他杀心大起,当众行刺。

    本来,他就是抱着同归于尽去的,可最后没有想到,这个郝刚命大,竟然没死!

    可想而知,郝刚怎么可能放过他呢!不但使用了钱财与手段,给他判了一个重刑,而且还雇人戳瞎了他的眼睛!

    听完之后,赵玉和苗英禁不住相视无语,没有料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过故事。

    “是的,”苗英低头冲赵玉小声说道,“我早有耳闻,有传言说这个郝刚乃是个激进的商人,以前牵涉过许多不正当的商业竞争。然而,这个家伙实力雄厚,而且和官方关系密切,这么多年来无人能够撼动!”

    “哦……”赵玉微微一笑,心里却说,这事儿可不是绝对的!真是巧,苏扬正在调查的那些企业之中,便赫然有容天集团这个名字。

    哼哼哼……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不过……”谁知,苗英很快又陷入了沉思,疑惑地说道,“不太对啊,如果是商业竞争还能说得过去,可是,女人,赶尽杀绝,这分明是在泄私愤嘛!”

    想到此,苗英立刻高声对程光明问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郝刚这么对你们家,是不是你爸爸得罪过他?跟他有什么过节?”

    “这个……好像……没有吧?”程光明回忆道,“没听我爸爸提过这个人啊?能有什么过节?就算有过节,也不至于做得这么绝吧!?”

    “啧啧……”苗英咂嘴摇头,小声冲赵玉念道,“也是,现在只是他一面之词,没有证据啊!要是郝刚真做了那些犯法的事,应该早就逮起来了!”

    “警官,我知道没有证据!”谁知,程光明眼睛不好,听力却很厉害,忙急切地说道,“但是,我可以用命来担保,那些针对我们家的事情,全都是郝刚做的!本来,我爸有不少朋友的,就算我们家买卖不行了,也绝对到不了家破人亡的地步!郝刚,摆明是要我们家断子绝孙的!”

    “这可不好办到,”赵玉却眼皮不抬地跟了一句,“你老爸有那么多的私生子,现在早就开枝散叶了,还谈什么断子绝孙!”

    “你!”程光明先是气恼,紧接着再度苦苦哀求,“警官,我求求你们了,请你们相信我,郝刚绝对不是一个好人,这个人特别阴险,他肯定做过很多坏事!我求你们好好查查他吧,这样的人,不能让他永远猖狂下去啊……”

    什么!?

    阴险……

    蓦然间,赵玉留意到了这个字眼,阴险二字,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嗯……如果,郝刚真的如程光明说的那样,如此心狠手辣,阴险狡诈,那么……是不是……还有另一种可能呢?

    蓦地,赵玉似乎抓住了一个念头,急忙出言问道:“程光明,我问你,郝刚是什么时候变得有钱的?他的崛起,是不是有些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