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0章 还有一个人
    有苗英作伴的好处就是,赵玉至少不用自己开车了。而且,这一路之上,苗英一直在和赵玉探讨着案情,也比自己一个人查案多了几分乐趣。

    “我听说,”苗英问赵玉,“失踪科那边已经找到好几个容貌和梁思思相仿的人了?”

    “是的,”赵玉点头,“但是最后的dna比对,全都没过!”

    “唉!”苗英叹道,“大海捞针啊!虽然我们心怀愿景,但是这个梁思思还活着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你说,会不会是当年那些孩子们搞了什么恶作剧,结果玩儿大了呢?”

    “拜托!”赵玉摇头,“要说现在的孩子或许还有可能,可是那个年代的孩子,思想都那么单纯,怎么可能呢?再说,赎金,矿洞,炸药,这些是孩子们能搞定的事吗?”

    “有道理!”

    苗英点头之后,又跟赵玉白话出了很多奇葩的想法和假设来。赵玉看得出,苗英对棉岭案非常感兴趣,甚至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

    二人说着说着,也不知说到哪个话茬上,苗英竟忽然提起了金振邦队长来:“我听我们汝阳分局的梁局长说,他和你们的金队长以前在一个队里干过,都是老刑侦呢!据说,这位金队长年轻的时候,是个典型的威龙猛探,一辈子破获过不少厉害的案子,也抓过不少穷凶极恶的罪犯呢!”

    “是啊,他是挺厉害的!也挺执着的!”想起金队长来,赵玉禁不住一阵难过。

    “梁局说,你们金队长如果乐意的话,早能做到局长位子上了!”苗英又道,“可惜啊,这个人只喜欢在一线打拼,破案,抓罪犯,对当官不感兴趣!”

    听到这里,赵玉本想说,金老的想法是不是跟你一样?为了能查棉岭案,你都不惜降职!不过,他怕说漏了嘴,最终没有出声。

    “这个老头,脾气应该挺倔的吧?”苗英似乎对金队长挺感兴趣,又说,“股骨头坏死,做了那么大一个手术,竟然谁也没有告诉!要不是我们梁局长从医院撞到了他,都还不知道呢!”

    “嗯……这个……”赵玉的思维有些迟缓,忙问,“你,你说什么?股骨头坏死?”

    “瞧!”苗英笑道,“你看,连你们这些下属都不知道吧?这个老头儿太倔了!不过你放心,我听说了,他换了一对新的股骨头,现在已经能走路了,哎?赵玉……你没事吧?我看你的嘴型,怎么好像在骂街呢?”

    老鬼头!?

    赵玉当然是在骂街,他快把自己咬得牙龈出血了都,没想到啊,没想到,连这个老家伙也特么有套路啊?

    真是江湖险恶,人心叵测。

    不过,当赵玉深深品味一番之后,却很快消退了火气。因为,不管金队长如何骗他,但老人家的出发点,却是好的!

    他或许是担心自己因为停职,而一怒之下离开警队,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

    而且,他能把那个珍贵的黄皮笔记本交给自己,无疑是对自己最大的信任!

    只不过嘛,无故又中了一枪,赵玉心里总是感觉有那么一丝不舒服……

    苗英开车的技术,和她的武技一样出色,没多久,便将辉腾车开到了马坊镇。

    根据张景峰查到的资料,这个阚文君自打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跟有色金属打交道,自己成立了公司,开采,销售,加工一条龙,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现如今,总公司都开到首都去了!

    在调查之前,赵玉根据找到的电话打过很多次,可是对方要么不接,要么就是空号,现在只好到马坊镇亲自登门造访。

    阚文君家真是有钱,在镇上环境最好的地带,建起了气派的花园洋房。

    谁知,赵玉和苗英到访之后,却并没有见到阚文君本人,只是见到了阚文君的大孙子。这位大孙子说,阚文君这些年很少回老家,一直长居首都。要想找他,得去首都才行。

    赵玉问了这位大孙子几个问题,可他年纪太小,根本不了解阚文君当年的情况。最后只好跟他要了电话号码,无奈离开。

    离开后,不死心的赵玉马上把电话打过去,谁知,电话竟然是阚文君的秘书接的。当赵玉表明来意之后,他秘书客气地答应他们,可以帮他们预约一下,让他们这个周末来首都一趟即可访问。然后,人家就委婉地挂掉了电话。

    “奶奶个熊!”赵玉气得直骂街,“接个电话都这么大的谱,还要咱们亲自过去?哼,不就是有钱吗?好,你看老子怎么整你!”

    不过,苗英对这条线索非常重视,当即告诉赵玉:“这条线绝对不能放,不管多麻烦,也得跟这个阚文君见上一面才行!如果这个人当初在银盘镇的矿区上过班,就算他不是绑匪,也很可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线索!”

    从阚文君的豪宅出来,赵玉和苗英又马不停蹄地造访了名单上的另一位。那是一个同样住在马坊镇的老爷子,今年已经80岁了都。

    此人也从银盘山的矿区工作过,现在也挺有钱的。

    这一次非常顺利,二人直接见到了老爷子本人,老爷子虽然腿脚不便,但是精神挺好,说话时也一直是笑呵呵的。

    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位老爷子乃是矿区的一名会计,虽然给程三里打过工,却根本连矿洞都没下过。

    不过,老爷子却说,他认识那个阚文君,说阚文君当时是矿区勘探队的,后来程三里承包矿洞之后,他也跟着干过一段时间。

    还说阚文君是高材生,有学问,现在更厉害了,是大老板,有钱,好多钱!

    赵玉便赶紧问他,阚文君懂不懂爆破?

    老爷子记忆力挺好,直接笑呵呵地回答说,在当时那个年代,勘探队的主要任务其实就是爆破,阚文俊既然是勘探队的,自然懂的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玉和苗英不禁一阵欣喜,由此看来,这个阚文君,似乎更加值得怀疑了!

    从现在开始,必须密切关注此人才行。

    于是,从老爷子家出来,赵玉立刻给张景峰打去电话,让他用最快的速度,获取这个阚文君的详细资料,包括他的家庭、孩子、工作,总之有关他的一切一切全都要查,越详细越好!

    张景峰一听赵玉的口气便知道事关重大,自然不敢怠慢,保证尽快完成任务。

    打完电话,赵玉和苗英这才离开马坊镇,又去调查名单上剩下的两个。

    经过大半天的奔波之后,剩下的俩人已经被排除了,虽然他们也认识程三里,却从来没有给程三里干过活儿,也从没去过银盘镇的矿区。

    事已至此,二人更加觉得,应该把调查重点,转移到这个阚文君身上来。

    “阚文君,阚文君……”在回来的路上,苗英一面开着车,嘴里却一直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试图从中推敲出什么来,蓦地,她急问赵玉道,“不对啊?现有的资料上,根本没有这个名字,你是怎么查到的?”

    “咳!”赵玉气定神闲地说道,“查呗!?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按照程三里的人际关系,一个个查,一个个问呗!”

    “可是,”苗英还是不解,“那么多探员在银盘山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到呢!”

    “呵,”赵玉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地说,“探员们查不到,是因为他们是从矿区开始查的,而我是从个人开始查的,当然是我更好查一些。我只要找着一个,就能从他身上问出两个或是三个,然后就挨个找,挨个问呗!”

    赵玉此话虽然不假,却是事出有因。因为在穿越前,赵玉曾经帮老板们当过追债的打手,为了把那些欠债的人揪出来,他必须全力以赴,手段用尽。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也算是一位寻人高手,而且还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寻人高手!

    “哦……”苗英微微点头,说道,“我还以为,你又要说什么,是你的神仙朋友帮忙之类的话呢!哎?赵玉,我感觉你今天有点儿不对头啊?你……怎么忽然这么老实了呢?”

    废话!赵玉心里暗骂,我再不老实,就要被发配了都!

    可是,他自然不能直说,便干脆没好气地吐槽道:“大小姐啊,你到底想要怎样?哦,我挑逗你不行,现在老老实实的说话,难道也不行吗?你也太难伺候了吧?”

    “呵呵呵,这两句话还像回事!别说,你不耍流氓了,我还真不习惯了还!”

    哎呦我去!

    赵玉心里琢磨,咱俩到底谁是抖m啊?

    “哎?不对……”忽然间,苗英又想起了什么,忙问,“程三里,这个人明摆着跟绑架案无关,可你为什么就是瞄准了他呢?”

    “嗯……是我神仙朋友告诉我的!”赵玉认真说道,“他让我好好查查这个程三里……哎?哎哎哎……”赵玉见苗英作势欲打,赶紧改口说道,“人质被埋在了程三里承包的矿洞里面,自然要从他查起了!绑匪里面肯定有人给他打过工,你调查程三里,不就有可能查到这个人了吗?我尼玛,开着车了,你怎么也能打人呢?这可是山路啊……”

    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赵玉,也被苗英搞了个欲哭无泪,快要崩溃……

    “嗯……听上去……还挺有道理的!你小子,还真不简单!”苗英单手握着方向盘,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在她认真地推敲了一番之后,却忽然转过脸来说道,“赵玉啊,既然要从程三里查起,那咱们是不是忽略了点儿什么?是不是还有一个人,可以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