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9章 第二个“艮”卦
    愤怒!恐怖!复杂!

    此时此刻,赵玉的心情便是如此。

    没想到,自己年年打雁,今天却被雁啄了眼!

    原来,苗英火速调到容阳分局来,纯粹是为了满足个人爱好来的!她的目的,一直都是棉岭绑架案!

    她那么处心积虑,故弄玄虚地让自己上当,无非就是想要从自己口里,套取棉岭案的调查信息!

    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恶至极!

    然而,虽然赵玉现在知道了实情,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八十多种报复方案,然而,苗英妈妈的几句话,却顿时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体无完肤!

    苗英的妈妈,到底是什么来头?就算是个大官儿,说话也不能那么牛吧?警局的升职调动,就像过家家一样吗?

    我要是惹到她的女儿,那下场是不是没法想象了!?

    珍爱生命,远离苗英!

    这个苗人凤,真特么是惹不起啊!

    然而,除了愤怒与恐怖之外,赵玉感受到更多的心情,还是复杂!

    因为,不管苗英如何算计自己,曲萍的死可是实实在在的是出于一场阴谋!有测谎仪为证,他清楚地知道,真凶另有其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玉才会如此轻易地相信了苗英的骗局。

    虽然,事实的真相,有可能不像苗英说得那样邪乎,但是……如果想要彻查的话,也必然有着不小的风险!

    杀死曲萍的那些人,连刑警组长都敢杀,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

    既然这样,我还查不查?

    就算查,也必须得小心谨慎的查吧?

    而且,那个所谓的警局内鬼,也一样不能排除啊?

    难!难!难!

    烦!烦!烦!

    就在赵玉为此感到头疼的时候,窃听器里又传来了苗英那边的声音。

    让赵玉惊奇的是,苗英到了一个很嘈杂的地方,而且有很多人都是说泰国话的,他可以很清楚地听到“萨瓦迪卡”这个问候语。

    “萨瓦迪卡!”结果,苗英也同样说起了泰语。紧接着,窃听器里又响起了“呼哈”之类的喝喊声,还有砰砰的闷响。

    赵玉皱着眉头听了好半天,这才终于听明白什么意思。感情这是苗英来到一个泰拳俱乐部里练拳呢!砰砰的闷响,都是她击打沙袋发出的声音。

    我靠!

    赵玉看看表,现在晚上九点一刻了都,这个苗人凤,武痴啊这是?她这是要把所有的武技全都学个遍吗?

    听着那砰砰的击打声,赵玉越发心惊肉跳。回忆起当初跟苗英的龙虎大战来,他不由得打心眼里佩服自己,我尼玛是真不怕死啊!当初自己的作死程度已经爆表了都,现在还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恭喜,”系统忽然抢戏似的冒了出来,“本次奇遇已完成,完成度:85%。恭喜,获得隐形道具一件,请查收!”

    85%?

    赵玉这才想起,今天可是开出了“艮坎”卦,“坎”卦现在不用说了,他差点儿被苗英玩儿死,“坎”卦代表的女人,自然非苗英莫属。

    可是……“艮”卦呢?

    虽然今天自己很用心地查案了,可是,貌似并没有查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吧?85%也算不低了,这是不是预示着,自己的查案方向,是正确的呢?

    赵玉点开了道具奖励,发现自己又得到了一个没有多大用处的信号增强器。这东西的用处实在不大,除非再有那种被困矿洞的事情发生。

    不过,此时此刻,赵玉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他已然又回到了案件调查上来。如果他今天调查的方向没错,那么明天呢?会不会有新的收获?而且,明天可是要和苗英一起查案的,再跟这个女魔头近距离接触,自己又要如何应对?

    他知道,苗英非要跟自己一起查案,其实并不是因为她想照顾自己,而是因为受到了刘长虎和毛伟的排挤!这个女人,真是狡猾狡猾滴油,明摆着是在利用我,却说得跟老司机带新人似的,真是太奶奶熊了……

    此后,赵玉又窃听了几次苗英那边的动静。苗英练完泰拳应该是回了家,然后就洗澡睡觉了。

    其间,她只是按了几次手机,却再也没有跟谁说过话。洗澡的时候,也只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还有苗英自己哼着的欢快小曲。

    那时候,赵玉甚至有些后悔,真应该再配合着一个摄像头给她使用一下,好欣赏欣赏她那火辣辣的胴体,为自己小小地报复一下……

    最后,赵玉又趴在桌子上过滤了几遍案件资料,为明天的调查计划做好准备,这才终于关灯上床。

    不过,这一晚是注定没法再好好睡觉了,苗英无可避免地闯进了他的梦乡。

    在梦里,赵玉做了一个特别奇葩的梦,他梦见自己为了报复苗英,竟然穿上隐身衣把苗英强行推倒了!可是,当他已经扒下苗英的衣服,准备实施罪恶的时候,却发现隐身衣没有拉锁和扣子……

    翌日清晨。

    天还没亮,赵玉就早早地起床开了一卦。

    结果,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今天,他再度开出了一个“艮坎”卦来,竟然和昨天的卦文一模一样!

    赵玉忽然觉得,自己距离那个期待已久的答案,似乎又近了一步!回想当初缉拿杨文涛的时候,也是因为连续地开出了“艮”卦,才最终将其捉住的。

    那么……这一次,会不会同样如此呢?

    赵玉顿时大感兴奋,精神抖擞。还没到上班的点,便提前来到了警局上班。由于苗英还未跟刘长虎打申请,赵玉先来到鉴证科,让王科长帮自己拆了线。

    线拆掉之后,赵玉以后就不用老顶着头套和纱布了,光头一亮,倍感清爽。

    这边拆完线之后,那边苗英的电话也来了,二人约好时间地点,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不过,看到苗英竟然开着自己的辉腾汽车,赵玉不禁有些意外,问道:“苗队长,咱们有免费警车的,你干嘛还要开你的私家车?”

    “一个是开习惯了!”苗英笑道,“另一个嘛!我这车里有监听设备,安全!”

    说着,苗英还故意跟赵玉使了个眼色。赵玉只觉脑门都是黑线,心里说话,你就装吧,接着装吧!老子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已经!

    不过,因为忌惮苗英背后的实力,赵玉自然不敢戳穿,只好配合的上了车。

    “怎么样,赵神探,咱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一上车,苗英便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喏,”赵玉把手机上的名单递给苗英,说道,“昨天,我查出了4个可疑目标来,这4个人都曾经从矿区里干过,而且现在十分富有!”

    “嗯……”苗英点头,用手指了指最上面的一个,“这个距离咱们最近,是不是,先从这个查起?我导航定位了?”

    “不!”赵玉摇头之后,指了指第二个,“先查这个!”

    苗英仔细看了看资料,疑惑地问道:“阚文君?为什么要先查他?”

    “我打听到,这个人早在程三里承包矿区之前,就在矿区工作,而且还当过勘探队的小头目!更重要的一点,这个人也是马坊镇的老家,和程三里是同乡!我觉得,就算他跟绑架案无关,也没准儿知道些什么!”

    “哦……我听说,棉岭案的绑匪之中,有人熟悉爆破技术,”苗英惊诧言道,“这个人要是从勘探队工作过的话,难道……哎?赵玉!这可是重要线索啊,你为什么不跟队长打报告呢?”

    “打报告?”赵玉没好气地看了苗英一眼,“好啊,你是b组组长,你现在就去打吧!”

    苗英琢磨了一下,明显听出了赵玉心中有气。不过,她只以为赵玉是在生刘长虎的气。所以,她没再多说,直接启动车子,载着赵玉向山区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