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8章 防不胜防的套路
    夜幕之下,苗英驾驶着自己的辉腾汽车,正在公路上疾驰着。两旁的路灯飞快地向后退去,将灯光有节奏地照射在她那俊俏帅气的脸上。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喂?”苗英用蓝牙接听。

    “怎么样啊,乖女儿,新工作怎么样?”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

    “别提了,妈!”苗英却撒娇般地叹道,“还能怎样?队长和另外一个组的组长很自然地就把我划到敌人那一列去了!调查那么大的案子,却只让我去做调查受害人那样的活儿,既受累不讨好,又对案情没什么帮助!而且,最郁闷的是,还从这里遇到了一个最不想见的人!”

    “最不想见的人?”苗英妈妈问道,“谁啊?”

    “说了你也不知道,总之是个极其讨厌的人!”

    “讨厌的人?”苗英妈妈大感意外,“这世界上,真有敢让你讨厌的人吗?”

    “妈!别开玩笑了好不好!”说到这里,苗英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然噗嗤地笑了。

    “怎么了?笑什么?”

    “没什么,想起了一件可笑的事而已!”苗英笑道,“我今天终于报了一箭之仇!我在那个讨厌的人面前演了一出好戏,他现在以为我是在执行一项十分危险的秘密任务,而且还以为完成了任务就能奖励汽车和洋房呢!呵呵呵……想想就好笑,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我的跟班老铁,对我言听计从,还跟我舔着脸说,老司机带带我,老司机带带我,呵呵呵……”

    在苗英如此说话的同时,顺风街大风哥水果行的楼上,却赫然传来了赵玉的一声暴喝!

    奶奶个熊!

    啪!

    他把大手一攥,一罐易拉罐啤酒便应声而瘪,啤酒溅射得到处都是!

    原来,赵玉今天跟苗英见面之后,越发感觉这个苗英深不可测,为了不至于把自己的小命玩儿进去,他便将一个隐形窃听器安放在了苗英的身上。

    其实,他的本意只是想探一探苗英的底,看看她到底什么来头?而对她那番关于调查曲萍案以及赠送汽车洋房的言论却是深信不疑。

    谁知道,这才连半个小时都不到,却被他监听到了这么令人崩溃的一幕!

    奶奶个熊!

    套路!

    防不胜防的套路啊!!

    这个可恶的苗人凤!

    这个女魔头!

    害的老子白白提心吊胆了好几天,上班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被哪个内鬼盯上!刚才回家,甚至还使用了一个隐形探测器,侦测了一下屋里有没有被人监听呢?

    我尼玛!

    真是气死老子了!

    苗人凤!

    等着,你给我等着!

    看老子回头怎么收拾你,要是不把今天这个场子找回来,以后老子不姓赵!

    不管赵玉这边如何抓狂,苗英那边却是浑然不知,她和她母亲的对话,仍在继续。

    “英英啊,你说你,”苗英妈妈埋怨道,“你放着好好的队长不当,偏要到容阳那边当个小组长!你说你图个什么?哦,就为了能查那件棉岭大案吗?想要给自己来个高难度的挑战?”

    “还是妈了解我,嘿嘿嘿……”苗英嬉笑道,“其实,我昨天去看守所提审侯猛,就是想要查一查,曲萍的死是否会跟棉岭案有关?却没想到,曲萍之死,真的另有原因,侯猛真的有可能是替罪羊呢!

    “结果,就在那个时候,偏偏那个讨厌的人也去了看守所,还故弄玄虚,说自己又能催眠,又能读心什么的,我一气之下,这才急中生智,给他演了一出好戏!最后只用一个儿童手机,就把他彻底搞定了!呵呵呵……”

    顺风街这边,赵玉听到此话,气得牙根痒痒,一拳把那个已经捏瘪的易拉罐砸扁!

    “你呀,到哪里也改不了顽皮!”苗英妈妈笑道,“那么……最后怎么样了?曲萍的死,到底和棉岭案有没有关系?”

    “嗯……虽然曲萍的死可能另有真凶,”苗英肯定地说,“可是,她和棉岭案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

    “因为,就容阳分局这边掌握的线索来看,距离棉岭案破案仍然遥遥无期,凶手没有理由这个时候自己冒出来的,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去杀人,而且还是一个刑警组长,根本说不通!”苗英分析道,“再者说了,如果真跟棉岭案有关,光杀一个曲萍有什么用?重案组那么多人呢!尤其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别看他那么讨厌,但是破案却真的很有一套!所以,就算杀,也应该先杀了这个家伙才对!”

    哇呀呀!赵玉气得七窍冒烟,当即挥拳狠砸,咣咣地把易拉罐几乎砸成了硬币!

    “哎呀,闺女呀!”苗英妈妈却担心地说道,“棉岭案先放在一边,要是这么看,曲萍的死,可是大有可疑啊!要万一不是那个侯猛干的,那岂不麻烦了?闺女啊,你听我的,你是去查棉岭案的,查完了就赶紧干别的去吧!曲萍的事,你可千万别碰啊!”

    “妈!你放心吧!我又老大不小了,有分寸的!”苗英有些不耐烦。

    “不行!”谁知,苗英妈妈却是不干了,当即严厉地说道,“我可容不得你有半点闪失!这样吧,你不是说那个队长和组长碍你的事儿吗?我明天就把他们撤了,让你来当那个队长!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讨厌的人,如果你觉得现在这些人不配合你查案,那么你给我份名单,我把你汝阳那边的下属全都给你调过去……”

    顺风街这边,赵玉越听越不对劲儿,越听越觉得嗓子发干,这个苗英妈妈,怎么……

    “妈!”苗英用央求的口吻说道,“你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啊?上一次,我已经打了付局长一顿,你却转眼又把他给发配了!有点儿过了!你这样做,我以后没朋友的!”

    “我那不是生气嘛!竟敢吃我闺女豆腐,你打得太轻了知道不?要不这样!”苗英妈妈还在唠叨,“我把那个周安东也调走吧,还让你梁叔叔过去看着你,这个人稳当,我放心啊!”

    听到这里,赵玉血都吓凉了,赶紧用手去拉那个已经扁平的易拉罐。我滴个奶奶熊,局长只是试图吃豆腐,而我……却亲了苗英,这罪过……

    “哎呀,妈!”苗英快要急了,“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啊!”

    “闺女啊,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我是担心你被人欺负,才让你从小练武的!”苗英妈妈苦口婆心,“可没想到,练过头了啊!你说,就凭妈妈现在这个地位,一句话,你就能调到省厅当干部去!可是你,你却迷上了破案,破案也没事儿,但是……你可不能沾那些有危险的事啊?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直接让你们汝阳分局接手棉岭案呢……”

    “行了,行了!哎?我进隧道了,没信号了,回头再聊啊……”

    滴咚,苗英直接挂掉了电话。

    当窃听器陷入短暂的安静之后,赵玉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立起来了,如果有头发的话!

    刹那间,梁欢告诫他的那句话,再度在他耳边响起:

    珍爱生命,远离苗英!

    现在看来,这八个字,还真特么是至理名言啊!!

    可惜……老子领悟得太晚了!

    想到此,赵玉赶紧把那个易拉罐重新捏圆,然后轻轻地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再也不敢乱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