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7章 老司机带带我
    让赵玉意外的是,苗英给他的竟然是一个简单的手表手机,而且看上去还有点儿儿童款的样子。

    苗英说,别看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却是最先进的加密手机,别人无法监听。

    赵玉接过手机之后,将其带在了手腕上。

    “手机上有自动定位功能,”苗英说道,“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尽量的24小时不要离身吧!”

    “呼!”

    赵玉顿觉一阵沉重,转而打开那兜文件查看,发现里面全都是印有车辆照片的纸张。

    苗英说,这些全都是在案发时间段内,在锦江路附近出现过的车辆。她想让赵玉一辆辆地查找一下,看看能否找出什么线索?

    不会吧?

    又要查!?

    “苗队长啊!”赵玉悲哀地叹了一声,“你考没考虑过,咱们是不是可以扩大一下队伍啊?就咱俩人要忙活这么多事,是不是……”

    “我向来都是独往独行的,你已经是个特例了!”苗英说道,“你的事,我甚至都还没跟上级打报告呢!我担心他们看过你的简历,会把我臭骂一顿!”

    “问个事儿啊!”赵玉板起脸来,拿着文件夹说,“你亲也不让亲,报告也不给我打,那我这不是活活吃饱了撑的吗?”

    “对!”苗英毫不犹豫地说道,“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怎么着吧?”

    “哎?”赵玉蓦然无语,一瞬间,他感觉苗英比自己还流氓。

    “行了,给你点儿动力也好,”苗英神秘一笑,转而说道,“看到我这辆新款辉腾了吗?”

    赵玉点头,但是不明就里。

    “就是上次完成任务之后,得到的奖励!”苗英说道,“天景园,还有一套200平米的跃层洋房!”

    “呵呵……”赵玉不屑地笑了,“编,你就编吧你!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跟我玩儿这一套?”

    “爱信不信,”苗英无所谓地说道,“过户文件,房证,授奖证明,回头我可以发给你看两眼。这一次,我接手曲萍这件任务,是因为我看上了朝阳区一栋别墅,是独栋的!还有一辆宾利添越!”

    “切!呵呵呵……”赵玉直摇脑袋,“苗队长,我是不是得改口管你叫詹姆斯苗啊?就算007完成了任务,也不带这样得奖的吧?我赵玉就够能吹牛的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人外有人,在下真是服了!请受小弟一拜!”

    “在你看来,国家花纳税人的钱,是不可能这样给予奖励的,是吧?”苗英微微笑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国家不花自己的钱呢?比如……你懂得……”

    哦……

    赵玉眼珠急转,顿有所悟。

    难道……

    还可以这样玩儿吗?

    苗英的意思,难道是说,我帮助她查出了杀害曲萍的幕后黑手,把他们绳之于法的话!那些幕后黑手们的财产,就能拿出来一点点儿,分给我当奖励了?

    这……

    有可能吗?

    等一等!蓦然间,赵玉想起了梁欢对自己说过的话,说这个苗人凤的背景,谁也不知道!她不但把副局长给打了,还把副局长给发配了,这……这样看来……

    我尼玛奶奶个熊!

    赵玉赶紧把那沓文件装好,舔着脸恭维道:“呵呵呵,苗队长!放心,这点儿小任务,放心交给我吧!那个……苗队长啊,回头可千万别忘了给我打报告啊,你是老司机了,那就带带小弟吧!我要求也不高,咱就别宾利了,完事之后,也弄辆辉腾就行!至于房子嘛……”

    赵玉无耻的样子,还是惊到了苗英。苗英掸了掸蘑菇头,愣了半晌才终于说道:“报告可以打,但也得看看你的表现,怎么也得考察考察!”

    “好的,好的!”赵玉连连点头,恭恭敬敬地把文件放到了自己的包儿里。

    等到东西收好之后,苗英从赵玉的袋子里顺手抄过一个汉堡,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赵玉也是饿了,也没说话,同样抄起一个就吃。边吃,还便把可乐递给苗英。

    一个汉堡很快吃掉,苗英擦擦嘴,问道:“怎么样,棉岭案查的怎么样了?听说你今天进山查线索去了?”

    由于现在二人已经是一个重案组的同事,赵玉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把自己的查案经历告诉给了苗英。

    “唉!”苗英叹了口气,对赵玉认真地说道,“赵玉啊,刘长虎得有多恨你啊!我听说,他今天又跑到栾局长那里投诉你去了!说毛伟给你安排了任务你不听,不服从指挥呢!”

    “是吗?”赵玉一愣,“这个b养的玩意儿,老子早晚要好好搞一搞他!要不然,咱俩捏造个罪名,把他当成内鬼干掉吧?”

    “别开玩笑了!”苗英认真说道,“如果我是刘长虎,同样会给你打小报告的!探员们不服从指挥,可不是什么好事,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有可能出危险的!”

    “哼,道不同不相为谋!”赵玉不服气地叹道,“我倒是想要服从指挥,但是我的建议,人家不采纳啊!”

    “赵玉,”苗英好奇地问,“你就那么觉得,你调查的方向是对的吗?”

    “不是!”赵玉中肯地回答道,“我查的方向不一定正确,但是他们查的东西就更不对了!现在毛伟竟然想要查那些孩子家长,家长参与绑架自己的孩子,孩子还都被撕票了,这可能吗?电影看多了吧?”

    “嗯……”苗英吸着可乐,眼睛凝视着前方,似乎在努力思索着什么事情,许久才开口说道,“赵玉啊,棉岭案这样的陈年旧案,的确不好查啊!你说,就算有一天找到了嫌疑人,哪怕是找到了凶手,现在也死无对证了,又怎样定罪呢?”

    死无对证!?

    “不是的!”赵玉急忙更正道,“不是死无对证!别忘了,可还有一个有可能活着的呢!”

    说着,赵玉打开手机,把失踪科给梁思思的画像调了出来。从画像上可以看出,梁思思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好似洋娃娃一般,她的右嘴角还有一颗美人痣。

    “啧啧……”苗英摇头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这孩子还活着的话,似乎概率太小了吧!?”

    “别说这‘孩子’!”赵玉更正道,“她今年已经33了,比咱俩都大!”

    “啧啧……”苗英又砸了咂嘴,叹道,“真不愧是秦山第一悬案,真是太复杂了,这里面有着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也没准儿,真相都是咱们意想不到的呢!要不……要不这样吧!”苗英忽然对赵玉说道,“为了你别再挨小报告,我明天正式向刘长虎申请一下,让你跟我搭档,咱们一起去查那个程三里吧!”

    哎?

    赵玉心里一喜,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他忙求之不得地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老司机啊,你快好好带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