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6章 双线调查
    不会吧?

    回到家中,从镜子里面看着自己的脸和前胸,赵玉不禁一阵感慨。

    他今天脸上被苗英打了一拳,胸口被苗英踹了一脚。虽然受伤处隐隐作痛,可心里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不会吧!?

    那一刻,赵玉甚至连自己都开始怀疑,难道……我有抖m倾向不成?为什么嘴那么欠?少挑逗苗英两句能死吗?

    可是,为什么每次挑逗完那个女魔头,心里却总感觉那么爽呢?完了,完了,这是不是有点儿变态的倾向啊?

    不过,赵玉的伤并没有白受,因为今天的奇遇结束之后,他不但得到了高达90%的完成度,而且还得到了一件特别特别棒的道具奖励!

    道具的名字,叫做隐形防弹衣!

    介绍上说,防弹衣不但是隐形的,而且还是全身的,连头和脚都能护住,别说普通的子弹,就是微冲连射都没有问题,持续时间更是长达一个小时!

    厉害!

    现如今,赵玉最缺的,就是这种能够保命的东西。得到了一件超级防弹衣,自然是如获至宝一般。

    在最近这些天里,除了那些纷乱复杂、牵扯精力的奇遇之外,还发生了一些跟赵玉有关的小事情。

    首先,苗英告诉赵玉,林美凤已经被保释出狱了。他现在的老公甚至把文具店全都卖了,聘请了最好的律师,誓要为林美凤辩护到底。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方面的证据和资料,还是对林美凤非常有利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很可能被判缓期执行,最终免去牢狱之灾。

    果真如此的话,赵玉也算是达到了当初救赎林美凤的目的。

    其次,也是一个好消息。姜晓晴告诉赵玉,街道办事处为她妈妈申请来了一笔救助金,而且前期申请的红十字善款,也拨下来了一笔。

    所以,她家里现在已经不再为钱发愁了。赵玉趁机好心规劝,让姜晓晴放弃他们那个盗号找号的赚钱计划,要她全力准备中考,以学业为重。

    姜晓晴是个好孩子,赚钱只是为了救妈妈,既然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犯不上再去冒犯法的危险赚钱了。

    是如此,赵玉算是又去掉了一块儿心病!

    最后一件,也是好事。那就是花花来电话了,说她爸爸找人给大亨动了一个小手术,大亨的腿已经被治好了,只是需要再将养半个月,才可以完全恢复。

    赵玉自然大为高兴,当即询问了一下钱的事情,把手术费给花花打了过去。

    虽然脑子里有着那么多事儿,但是赵玉的睡眠却是渐入佳境,每天一躺下就能呼呼大睡。

    赵玉知道,只有良好的睡眠,才能保持好充足的精力,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查案中去。

    第二天一大早,赵玉开出一个“艮坎”卦来。

    终于开出了梦寐以求的“艮”卦,他自然是大为重视,早早地就到警局上班,开始了棉岭案的调查工作。

    虽然毛伟给赵玉分配了任务,但是赵玉并未理会,而是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查了下去。

    在他收集了所有关于程三里的资料之后,便独自开着车子,去调查程三里生前的人际关系去了。

    资料记载,程三里是马坊镇人,马坊镇与棉岭镇接壤,也是一座山间小镇,由于地理位置不好,规模比棉岭镇要小得多。

    程三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靠干建材起家,在当地可谓是头号大富翁。此人不光有钱,而且势力极大,整个秦山山区的建材市场基本都被他垄断着。

    发财之后,他还投资了矿山,承包了不少矿洞,结果一年不到,他就挖出了银子,赚了一个盆满钵满,从此更是飞黄腾达,富甲一方。

    据说,这家伙财大气粗,好赌好色,光小老婆就达到了两位数,私生子更是不计其数。而且,仰仗着强大的势力,他还干过放过高利贷的非法勾当。

    可是,好景不长,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的买卖开始走下坡路了,市场不景气,再加上经营不善,不但工厂倒闭,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债。

    从那以后,程三里过得更加艰难,卖房卖地,被债主追打,想逃都逃不掉。最后,急火攻心之下,程三里突发脑血栓住了院,千禧年刚过就撒手人寰,惨淡离世。

    此后没有几年,他大老婆受不了被人追债,一根麻绳上吊自杀了!树倒猢狲散,程三里的那些小老婆和私生子更是逃的逃,跑的跑,早就没了踪影!

    程三里名义上,只有一儿一女。大闺女在程三里还活着的时候,遭遇车祸身亡。小儿子则后来因为一起伤人事件,至今还在监狱中服刑。

    由此可见,杨文涛所言非虚,这个程三里,虽然年轻时富甲一方,可到头来却是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调查开始之后,赵玉倒是没有把重点放在程三里那些失散的家人身上,他主要的访问对象,还是那些在程三里承包矿山期间,和他有过交集的人。

    赵玉隐隐觉得,程三里生前,肯定跟棉岭案的绑匪是认识的!如果能把这个人找出来,案情必然会有重大突破。

    关于这名绑匪,赵玉也已经把他的轮廓大体勾勒了出来。

    第一,这个人曾经在程三里的矿区干过活儿,他熟悉开矿爆破工作,肯定不是一般的矿工。

    第二,这个人以前或许很穷,但是后来因为得到了棉岭案的赎金,陡然而富,现在也必然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第三,这个人心思缜密,有胆识,哪怕是在工作之中,也必然是个能力很突出的人。

    带着这些特征,赵玉便开始了他艰苦的走访摸排工作。

    其实,早在重查棉岭案之时,探员们便已经对矿区曾经工作过的人,调查过一番了。

    但是,这些人要么是普通的矿工,要么是附近的村民,他们甚至连那段矿洞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再加上年代久远,很多知情人早已不在人世,要想重新调查线索,难度可想而知。

    好在有张景峰这位寻人高手帮忙,在他的技术支持之下,赵玉还是找到为数不多的几个调查对象。

    就这样,赵玉跑东跑西的,整整一天都在围着大山转悠。

    为了寻找当年一个资深老矿工,赵玉甚至还搭乘了牛车,颠簸了好长时间在从山沟沟里将其找到。然而,等见面之后才知道,老人得了老年痴呆症,别说当年的事情,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认不得了,赵玉只得无功而返。

    一直转悠到天黑之后,赵玉才算把今天的访问对象全都调查完。

    不过,这一番风尘颠簸却并没有白白付出,通过对这些人的走访,赵玉还是有些收获的,他不但获得了一些关于程三里的新资料,而且还找到了好几个可疑的人物!

    这些可疑人物,全都附和赵玉勾勒出来的绑匪特征。如果对这些人再进行一番深入调查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大收获。

    因此,赵玉早早地把这些人的资料发送给张景峰,要他尽快把他们的情况调查清楚。

    明天,他要挨个儿地前去调查,哪怕是已经死亡的,也绝不放过。

    这一天,注定是忙碌的一天。赵玉好不容易把车子开回秦山,却又到了和苗英一起调查曲萍案的时间。

    他甚至来不及吃顿像样的饭,只是从肯德基捎带了一大堆汉堡,便匆匆赶往见面地点。

    二人像特务接头似的,在一处僻静的地点见了面。

    刚一见面,苗英便递给了赵玉两样东西,一样是她特意为赵玉准备的手机;第二样,则是一沓印有图片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