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5章 奖励个亲嘴也可以
    夜晚,华灯初上。

    锦江路,曲萍被害的现场。

    看着一辆辆汽车从眼前飞驰而过,苗英又向赵玉问了一句:“赵玉,你就那么确定,曲萍不是被侯猛杀死的?”

    “确定!”赵玉拿着自己的笔记本,一边认真地做着记录,一边回答苗英的问题,“我不但确定,而且还知道侯猛是被人陷害的,他自己毫不知情!他不光是喝酒嗑药的事,他应该是被人使用了什么手段致使昏迷,而且还是被人用车抬到案发现场的!”

    “说的,好像你能看到似的!”苗英将信将疑地说了一句,随后点头道,“不过,我同意你的观点!侯猛很可能跟真凶连认识都不认识,他不过是个倒霉的替罪羊而已!”

    “哦?”赵玉琢磨,我这么肯定,是因为有测谎仪,你又是因何做出正确推断的呢?

    “你看,侯猛到现在还活着,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苗英像是知道赵玉的疑惑,当即回答道,“杀害曲萍的凶手,实力强大!如果侯猛真的知道些什么,他们绝对不可能留下这个活口的!”

    “哦……有道理!”赵玉领悟,“也就是说,咱们从侯猛的身上,再也问不出任何线索了!”

    “对!”苗英又道,“咱们来设想一下吧!如果现在让咱俩以同样的手段杀死曲萍,就凭咱俩的本事,能做得这么干净吗?”

    苗英的假设,一下引起了赵玉的兴趣,他努力地想了想,说:“做是做得到,但是……太难了!”

    “没错!”苗英说道,“最困难的,就是当晚曲萍正在警局查案,她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经过这条路,还有侯猛什么时候登场,什么时候杀人,这些时机,不是随便就可以掌控的!”

    “按照b组的说法……曲萍当晚也是临时宣布下班回家的,事先没有任何计划准备!”赵玉猜测,“难道说,那些真凶们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曲萍,随时捕捉机会?哦……怪不得,你说警队有内奸呢!”

    “警局里都有反监听设备,”苗英点头,“要想随时捕捉曲萍的动向,只有内部人可以做到!”

    “那……”赵玉眼睛一亮,“我去查查,当晚和曲萍一起离开的那些探员,这些人最为可疑,哪一个曾经撺掇过曲萍下班,哪一个就有可能是‘内鬼’!”

    “不好查,也不能查!”苗英摇头,“一查,就暴露了!咱俩现在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打草惊蛇!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再说,也不见得非得是b组的那些人,值班的警卫,监控室的监控员,还有那些有着高级权限的领导,这些人都有可能!”

    “有权限的领导?”赵玉拍手,他之前就曾设想过这种可能,唯有在警局有着较高权限的人,才能做得那么隐蔽。“要我说,好好查查刘长虎和毛伟!这俩人一个心术不正,一个鬼鬼祟祟的,没准儿真有问题!毛伟腿都没好,就回来上班了,这家伙说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些都是你的主观臆测,”苗英无奈地摇头,“我可警告你,你最好不要把个人情绪带进去,你可是专业的警探呢!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咱们还是先好好调查再说!”

    “好……好……”赵玉指着太阳能路灯说道,“这段路还在改造雨水收集工程,虽然已经断了电,但太阳能路灯却不受影响。所以,像侯猛那样的人,应该不会知道,这里的监控其实是关闭的!只有精心策划谋杀案的高手才能晓得!”

    “你说侯猛是被凶手用车载到这里的?”苗英皱眉,“有什么根据?”

    “没有,但是肯定!”赵玉认真言道,“我会读心术,我从侯猛内心深处挖掘出来的!”

    “切!”苗英没好气地瞥他一眼,“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不用车,难道用人背吗?”赵玉摊开双手解释,“你看啊,那边必须得得到曲萍离开警局的信儿,这边才能对侯猛动手吧?酒吧距离锦江路可是不近,不坐车,还能怎样?”

    苗英默默点头之后,转回头来看了看四周,猜测道:“如果能找到这辆载有侯猛的车子,说不定可以有所突破!”

    “我看过地图了,”赵玉忙说,锦江路有6公里的路段都在施工,所有的路口全都处在瘫痪之中,车子有可能来自任何一个方向,要想把这辆车找出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不容易,也得找!”苗英认真说道,“而且,我们还得扩大范围,看看当天的时间段内,有多少辆车是从酒吧,往锦江路来的!”

    “哎!?”一说到车子,赵玉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连忙对苗英说道,“不对啊?苗队长,要是让咱俩谋杀曲萍的话,似乎……还有一个大问题需要解决啊?”

    “嗯?什么问题?”苗英疑惑。

    “你看……公路上的汽车一辆接一辆的……”赵玉琢磨道,“虽然案发时间是在深夜,可这是杀人啊!要万一在杀人的时候,旁边嗖地过去一辆车,这可怎么办?”

    “对啊?”苗英亦是眼睛一亮,小声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哦……”赵玉恍然大悟,连忙说道,“路障!绝对的!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你是说……”苗英也明白过来,“凶手们在前后两个路口设置了施工路障,这样就能保证两边全都没有车经过杀人现场!可是……”

    “这还有什么可是的?”赵玉发冷似的抱着肩膀说道,“你说得对啊!曲萍的死,可是一个精心预谋的大工程啊!这些凶手,好专业!我猜,连主谋带最后动手的,最起码得5个人以上!奶奶个熊,曲萍组长到底惹到了什么?”

    看到苗英缄默不语,赵玉有些着急地问道:“苗队长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露露底牌吗?曲萍组长到底是在查什么案子?要是咱们知道她在查什么,最起码也能找到个方向吧?”

    “赵玉,我真的没有骗你!”苗英说道,“上级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曾经逼问过他们,说过你现在说的这番话,但他们就是不说!”

    “这算什么!?”赵玉有些气恼,“要想钓鱼,总得有鱼竿、鱼饵和鱼线吧?咱们呢?空手套白狼,拿手钓鱼啊?”

    “我怀疑……”苗英犹豫着说道,“曲萍组长,或许并不是因为在查什么案子,才遭到的谋杀!要么,她知道一些什么天大的秘密;要么就是她有什么东西,能让很多高级人物受到威胁!总而言之,五个字没那么简单!”

    “嗬!”赵玉笑了,“我还以为这五个字是‘那都不叫事’呢!”

    听到赵玉的冷笑话,苗英亦是禁不住莞尔。此时,凉风忽然吹散开了她的蘑菇头,露出了她那张几近完美的绝色容颜。

    赵玉禁不住痴痴一怔,随即怅然言道:“苗队长啊,我算是被你害苦了!你发现了没?就像那些电视剧一样,就算咱俩把杀害曲萍的真凶捉住了,也有可能触及不到背后的真相呢!到头来,或许还是免不了有一场杀身之祸!”

    “好吧,不开玩笑!”苗英严肃地说道,“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你这么怕死,我不会勉强你的!”

    “呵呵……”赵玉笑了,言道,“苗队长,你知道,我是在拿命追你就好!怎么样,咱俩那约炮的事……嗯……”看到苗英高高举起的拳头之后,赵玉赶紧改口说道,“咱俩那约会的事,你可不要忘了!嗯……最起码,得再奖励个亲嘴吧!?哎?哎哎哎……别……”

    苗英一个旋风腿过后,赵玉像小飞侠一般降落到了绿化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