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4章 致命的隐情
    为了避嫌,下午赵玉和苗英分别回到单位上班,上班后,二人也基本没有见面。

    当赵玉迈步走进警局大楼的时候,和以前的感觉也是大有不同,他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警队里面有内鬼啊?

    这可怎么弄?

    这个内鬼是谁呢?

    是一个,还是两个,亦或是一帮?

    我滴个乖乖,以前混帮派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这么复杂过吧?

    啧啧……

    要是老子有一大堆测谎仪多好?

    挨个试试,不信找不出这个龟孙子来!

    对于容阳重案组而言,曲萍案已经了结,现在只等着法庭宣判侯猛有罪,就可以结案了。

    因此,现在全队的重点,全都放在了棉岭大案上面。

    待到毛伟分配任务之后,赵玉也参与到了调查工作之中,和大飞等人一起到牛伟光的遗孀家里走了一趟。

    牛伟光的妻子张颖,今年已经50多岁,自打牛伟光跟随被绑架的孩子们一起失踪之后,她始终没有再嫁。

    由于当初牛伟光有参与绑架案的嫌疑,张颖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流言诽谤。在绑架案发生的第三年,她就带着孩子被迫离开了棉岭镇。

    虽然现在牛伟光的尸骨找到了,却仍然摆脱不了共犯的嫌疑。

    然而,虽然案件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张颖却一直坚信,牛伟光是无辜的,他不可能是绑架犯!

    当年,牛伟光的孩子只有两岁,现在已经是28岁的大小伙子。当赵玉等人来到他家调查的时候,亦是遭遇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一方面,张颖对探员的调查极为配合,她努力向探员们证明,牛伟光当初是多么善良,多么顾家的一个好人,他绝对不可能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来!

    当年,牛伟光开出租,张颖自己搞了一个小纺织厂,他们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牛伟光根本没理由去动那种歪心思!

    张颖拜托探员们一定要将真相查清,还他们家一个清白!

    然而,另一方面,牛伟光的儿子却对探员们恨之入骨,始终是恶语相向,说这么多年来,他们家受尽苦头,被人狠戳脊梁骨,走路都抬不起头来,全都是因为警察的无能!

    如果他们当初能够破案的话,他爸爸早就沉冤得雪了,而他和他母亲也不至于过得这么惨!

    最后,他儿子越说越激动,甚至要跟探员们动手,张颖怎么也拦不住,最后双方竟然还爆发了一场小冲突。

    冲突平息之后,张颖一面把探员们送到楼下,一面说好话赔不是,让探员们不要跟她儿子计较。而且,她还拜托警官们,希望能够尽早把牛伟光的尸骨领回来,让他入土为安……

    不过,大飞等人乃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们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询问张颖,于是在楼道口,又详细询问了起来。结果,当张颖回忆起当年的幸福生活,以及失去丈夫的痛苦之后,终于抑制不住,失声痛哭,顿时引来了不少邻居围观。

    看着大飞等人的费尽口舌,以及张颖的失声痛哭,赵玉却早早抽身回到了警车之上。

    他把座椅向后放倒了些许,将双臂枕在后脑勺上,开始闭目思索。

    连日来,他遭遇到的奇遇实在是太多了,就连身份也一连转换了好几回。

    先是苏扬要他当特别调查员;紧接着,金队长又给他一个本子,让他当中央刑事特派员,去破解超级悬案;再往后,苗英又忽然冒出来,要他帮忙秘密调查曲萍的真正死因!

    唉!

    赵玉叹一口气,心里说话,这都哪门子事啊?

    怎么无缘无故地,变得那么麻烦?

    我到底……该做些什么?又该如何去做呢?

    赵玉慢慢地把这些事情重新过滤了一遍,开始逐个儿分析,好为自己找出一个方向来。

    首先,特别调查员的事,要等苏扬联系他才能开始!苏扬没有指令,他便不用理会。所以,这件事暂时可以抛到一边。

    其次,金队长要他去查超级悬案的事,也一时半会儿难以成型。

    昨晚,他大体浏览了一下金老的黄皮笔记本,那里面记录的五件案子,不但年代久远,而且案情非常复杂,哪一件都比棉岭绑架案还要厉害百倍!像华云山灭门惨案,金鼎城恶魔案之类,全都是那种手段极其残忍,心理极度变态的凶杀大案。

    要想调查这样的一级大案,他感觉自己的道行还差得太远!虽然有奇遇系统相助,却也必须得等到自己有了一定的威望与实力,有了足够的经验和阅历,以及有充足时间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付诸实施,绝对不可急于一时。

    毕竟金老耗费了一辈子的精力和时间都没有搞定,那我又着什么急呢?所以,这件事也可以暂放一放。

    最后,对于他和苗英的事情,可就与前两件完全不同了!最起码,前两件事没有危险,大不了就是办砸了而已,也不至于把小命搭进去!

    说实在的,赵玉曾经想过曲萍之死,可能会另有隐情,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隐情却足以致命!

    因此,让赵玉陷入烦恼的根结,正在于此。

    苗英的突然到来,仿佛让他在警队里的性质,一下子全都变了味儿!

    到现在为止,苗英也没有告诉赵玉,曲萍一直调查的,到底是个什么案子?为什么这件案子会如此危险,甚至连曲萍自己都栽在了里面?

    苗英只是说,上级只是要她详查曲萍之死的真相,同样没有告诉她那是一件什么性质的案子。

    这件事来得特别蹊跷,也特别突然,让赵玉感觉深不可测,心里没底。

    其实,关于这件事,赵玉还真的没有跟苗英撒谎!他只是想在苗英面前装一回逼,让苗英对自己刮目相看,借此拉近与美女的距离!然而,他却万想不到,竟然把自己装到里面去了!

    不过,别看赵玉嘴上逃避,但在本心里,他却并不抵触这件特殊任务。

    因为,一来,他曾经在曲萍灵前发过誓,一定要查出杀她的真凶。现在既然已经证明真凶另有其人,那自己自然义不容辞!就算没有苗英,他自己也是会继续调查下去的!

    而第二点,赵玉则完全是因为苗英。别看任务如此危险,但赵玉却觉得,这乃是一个和苗英接近的绝好机会!

    赵玉也是一个贱之极品,别看他脸上现在还有苗英留下的拳印,但是对这个既暴力又精明的女警官,赵玉却愈发兴趣浓厚,已然被她深深吸引!

    如果能和苗英在一起工作,而且还是秘密工作,那想要擦出点儿火花什么的,还不是常有的事儿?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件秘密任务,老子接了!

    思考完这一连串的问题之后,赵玉不得不又把思绪放到了眼前的棉岭案上。

    苗英说过,调查曲萍之死只能秘密进行,也就是下班之后,而上班的时候,则仍然要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件绑架大案的调查之中。

    因此,两件事情并不冲突。

    此时,距离棉岭案的重新调查,已经时间不短了,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仍然是举步维艰,收获甚微。哪怕自己有着神奇的奇遇系统,也一样没有找到特别有价值的线索。

    思来想去,赵玉觉得,他还得从程三里这条线上,再找找看。

    他之所以这样认为,主要有着两个理由:

    第一个,就是程三里是目前所知,唯一一个和银盘山矿洞有关系的人,虽然他不太可能是绑架案的凶手,却是难免和凶手有过交集!

    银盘山和棉岭相去甚远,既然凶手选择在那里杀人埋尸,或许是有着一定理由的。如果彻查一下程三里的人际关系,说不定能够找到些什么?

    第二个理由,虽然苗英十分肯定,曲萍之死跟棉岭案无关,可是赵玉却不敢打这个保票。

    因为,正是当他和曲萍查到了程三里这条线上的时候,曲萍才遭到了杀害。他总觉得,这两件事,没准儿会有什么关系。

    要是万一,棉岭案的真凶,现在已经成为了某个能够只手遮天的厉害人物呢?当她得知曲萍即将查到真相,所以借刀杀人,让侯猛做了替死鬼?

    呼……

    赵玉用力地呼了一口闷气。

    许多事情,好像冥冥中总有某种安排似的。在转了好一大圈之后,赵玉却是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程三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