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1章 醒着催眠
    由于赵玉也有预约,苗英审讯完毕之后,侯猛根本没有被押回牢房,仍旧留在看守所的审讯室内。

    赵玉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便邀请苗英和他一起出审。苗英也想看看赵玉这位“审讯专家”到底有何能耐,自是欣然同意。

    侯猛脸上全都是大片的擦伤,看上去异常狼狈,他的大腿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枪伤部位显然动过手术。

    苗英刚才已经审问过一回了,侯猛见到她之后,立刻把脖子抻起老高,不耐烦地说道:

    “喂,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该说的全都说了,你们到底还想让我怎样?我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你们不嫌烦,我都嫌烦了!你们要再这样下去,我可什么也不说了我!尤其是你这个小娘儿们,刚才还敢扇老子脸,看我回头不投诉你!”

    苗英还未坐稳,一听这话,登时站起身来,抬手就把摄像机关掉了。紧接着,她迈步来到侯猛身前,冷冷地问了一句:“你的伤口,是不是又开线了啊!怎么流血了?”

    “什么?”侯猛低头看了看,纳闷地摇头道,“没有,没有啊?”

    就在侯猛抬头之间,苗英一把就朝着他腿上的伤口抓去!!

    “哎!?”赵玉何等精明,他早就看出苗头不对,赶紧从桌子上窜过去,一把拉住了苗英,劝阻道,“你……你别激动先,还到不了这个份儿上!你先放手,放手啊!”

    侯猛这才看明白怎么回事,这一把要是抓上,保他再进一回手术室。侯猛登时吓得脸色煞白,失声惊呼:“你……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想要严刑逼供啊你们?滥用私刑?我……我要找我的律师……我……”

    “小子,你别说话了行吧?”赵玉一面拦着苗英,一面黑喝侯猛,“没看见我快拦不住了吗?”

    紧接着,赵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苗英拉到一边,规劝道:“苗队长啊!我来审犯人,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行不?你把他伤口抓烂,大夫就要再给他动一次手术,到头来,花的不还是纳税人的钱吗?我现在已经控制局面了,你还是坐回去,好好听着就行了……乖……”

    谁知,赵玉这边刚把苗英劝回去,侯猛却又不知好歹地冲赵玉开炮了:“小子,我认得你,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儿!我全都看见了,是你开枪打了我的腿!当时我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你却故意开枪打我!你是故意的!告诉你,开庭的时候了,我一定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说出去……”

    “我尼玛奶奶个熊!”赵玉一听这话,腾地火冒三丈,抬起脚来,直接奔着侯猛的大腿踹去!

    幸亏苗英反应够快,急忙伸手一拉,赵玉的脚尖便擦着侯猛的纱布划了过去。

    这一下,可把侯猛吓了个半死,脑门上的汗像水洗了一般。他恐惧地望着眼前这一男一女,这俩人看上去郎才女貌,登登对对的,可没想到,却像阴阳双煞一般暴躁狠辣!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玉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掸了掸警服,冷静地说道,“不专业了有点儿!呵呵……苗队长啊,咱们还是快点儿开始吧!咳咳……”

    在赵玉尴尬的咳嗽下,二人这才重又坐到了侯猛对面。

    “侯猛,”赵玉稍稍平复了一下,这才快速地进入正题,“你给我听好了,我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专管你这件案子的,今天来的目的,也不是非要让你认罪,而是为了调查真相!如果你真的没有杀人,那我们一定能查个清楚,还你清白!所以,从某种意义也上讲,我们其实是来帮你的!”

    赵玉这一番话,宛若机关枪一般,把侯猛打得有点儿迷糊,他琢磨了半天,才大惑不解地问道:“警官啊,我连我自己杀没杀人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呢?”

    “屁话!”赵玉的瞎话根本不用草稿,张口就说,“我是一个资深的催眠师,待会儿,只要你按要求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可以把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搞清楚了!”

    赵玉说完,旁边的苗英却差点儿打了一个趔趄出去,用白眼球只瞟他,那意思像是在说,你这家伙怎么吹牛都不带眨眼的呢?

    “催眠师?”侯猛一面惊诧,一面怀疑,还一面担心。

    “小子,不信啊?呵呵呵……”赵玉却邪邪地笑着说,“难道……你忘了你是怎么被我捉住的吗?”

    “啊!?”谁知,一听这话,侯猛登时打了一个激灵。对啊,他被捉的时候,明明看到了一辆高速驶来的自行车,可自行车上并没有人啊?他还以为是自行车成精了呢!难……难道……

    “对!没错!”赵玉像是可以看透他的心理似的,邪邪说道,“你那天已经被我催眠了,所以只看见了自行车,却根本看不见我!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那……”侯猛的惊诧和怀疑没了,只剩下了担心,他担心自己真的杀了人!这要是说了实话,自己可是要挨枪子儿的!

    “别担心,呵呵呵……”赵玉却又像猜中了似的,邪异笑道,“我和别的催眠师不一样,我采用的,是醒着催眠的方法!待会儿,你的主观意识还是存在的,我问完问题之后,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就行了!哪怕你说谎,故意说错,也完全没有问题!”

    “啊?什么?”侯猛已然凌乱。

    苗英却是对赵玉的这番话并不陌生,当即把双手交叉起来,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热闹。

    “来来来,先来做个练习!”赵玉问,“你是男的吗?”

    “啊?”侯猛反应不及。

    “这就不对了!”赵玉催促,“赶紧回答!”

    “是!”侯猛这才听话。

    “你是女的吗?”

    “不是!”

    “……”

    “……”

    赵玉又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将最后一个测谎仪使用。使用的那一刹那,赵玉老心疼了,他本想将其留到侦破棉岭案时再用的!可现在却不得不提前使用!

    “侯猛,曲萍组长是不是你杀的?”测谎仪开启后,赵玉直接奔向了主题。

    “不是!”侯猛几乎出于本能地给出了答案。

    结果,让赵玉惊诧的事情发生了,脑中亮起的,竟然真的是绿灯!

    啊!?

    啧啧……

    赵玉蓦然心惊,难道说,杀死曲萍组长的凶手,真的不是他!?

    “不是你,那会是谁?”赵玉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可说完之后,侯猛和苗英全都诧异了。

    “警官,这个怎么回答‘是’或‘不是’啊?”侯猛问了一句,问完之后,自己还挺配合地给了一个答案出来,“我也不知道啊!”

    结果,赵玉等了数秒,测谎仪毫无反应。

    由此看来,只要问题超出了要求范围,测谎仪果然无法检测出来。

    “那……”赵玉赶紧转换思路,“你是不是认识杀死曲萍组长的凶手?”

    “不是!”

    结果,绿灯再度亮起!

    实话!

    不会吧!?

    赵玉不免咋舌,照这么看,侯猛不但没有杀死曲萍,甚至连杀死曲萍的帮凶都不是!他根本就不认识真凶!?

    这……

    赵玉脑筋飞转,虽然测谎仪的结果令他惊诧,却是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期。在赵玉之前的猜测中,这些已经预料过了这种情况,现在,只是还差最后一个关键问题而已。

    如此时刻,赵玉再也难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站起身来冲侯猛问道:

    “侯猛,你快说,曲萍组长的死,是不是跟棉岭绑架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