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86章 装神弄鬼
    广源茶社,下午4点。

    赵玉稳稳当当地坐在茶社的太师椅上,手里把玩着一盒精致的茶叶,他指着茶叶盒上的字念道:

    “安溪铁观音!”他抬了抬眼皮,问拄着拐杖,正虎视眈眈瞪着他的季春华,“季老板,这茶叶贵不贵?我想来一盒,孝敬孝敬我们的局长大人啊!”

    季春华的身边,除了有卖茶叶的服务员外,还有三四个长相蛮横的跟班。跟班们一个个透着杀人的眼神,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把赵玉撕个稀巴碎!

    “姓赵的!”季春华把拐杖狠狠一跺,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胆子可真不小,我还没去找你,你倒先送上门来了?你别以为你是个警察就了不起了,告诉你,我碾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你就给我等着吧!”

    “呦呦呦……”赵玉继续把玩着茶叶,不屑地说道,“说得我好怕怕哦……季老板,你看这样,我呢,今天也是带着诚意来的,咱哥俩也挺投脾气的,以后交个朋友,化干戈为玉帛,好不好?大不了,我做东,请你吃顿饭?”

    “哼!”季春华简直气乐了,他拄着拐杖往赵玉跟前挪了两步,狠狠说道,“要想跟我交朋友,不难!现在就让我把你的腿打折了,然后再给我磕头认个错,那样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考虑你刚才说的话!”

    季春华这么一说,在场的跟班打手,全都洋洋得意地把手臂交叉在胸前。

    “呵呵呵……”赵玉笑了,叹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没得商量了!好吧……”赵玉把茶叶盒往桌子上狠狠一摔,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开战!”

    说完之后,现场一阵冰冷萧杀。季春华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杀气,遂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与此同时,那些跟班打手,也快速地冲上前来,把赵玉围在了当中。

    “赵玉,我这里有的是监控,”季春华说道,“只要你敢动手,我们就敢还手!有种的,你大不了再开一回枪!看看,这次会有什么后果!”

    “呵呵呵……”赵玉站起身来,无所谓地笑道,“季老板,别紧张!我今天是来买茶叶的,你这铁观音到底卖多少钱啊?”

    谁知,赵玉刚刚问完,季春华的手机就响了,接听之后,季春华顿时变了脸色。原来,有手下告诉他,说他们批发海鲜的摊位,被一帮警察给查了,说是有人举报,鱼里面藏有违禁品!

    紧接着,有个秘书模样的人,又匆匆跑来告知季春华,说他手底下的一家歌厅,被警察查抄,怀疑那里藏匿着罪犯!

    很快,各路电话纷纷打来,全都是关于季春华掌控的买卖,受到了警方调查。

    季春华的脑袋上很快冒了汗,他恶狠狠地看着赵玉,仍旧不服不忿地说道:“姓赵的,你别以为,用这点儿小伎俩就能吓得住我!我现在只要打一个电话,帮你的人,就全都得乖乖撤走!”

    谁知,季春华话音未落,大门外面忽然呼噜噜地跑进来一大帮警察来,为首的一人正是扫黄打非办的陆兆鸿主任。

    “都别动!”陆兆鸿冲在场之人喝道,“现在有人举报,说你们茶社正在举行非法集会,而且私藏违禁品,我们是前来调查的,请大家把身份证拿出来,配合一下!”

    “长官!”季春华看了陆兆鸿一眼,不服不忿地问道,“搜查令呢?你们别在这儿跟我演戏了!没有搜查令,趁早给我滚蛋!”

    “我们是例行调查,不是搜查!”陆兆鸿认真地纠正,“麻利地配合一下!”

    “嗯……”季春华气得满脸通红,指着赵玉和陆兆鸿说道,“你们……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让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少废话,”陆兆鸿却并不客气,“赶紧的,身份证,拿出来!别说没带啊,没带的一律带回警局处理!”

    虽然季春华一百个不服不忿,但最后还是配合地让陆兆鸿等警员查了一遍身份证。

    “哦……”搜查完毕,陆兆鸿满意地点了点头,冲手下说道,“看来,举报有误,这些人没有问题,走了,收队!”

    说完,这帮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眨眼不见了踪影。

    就像商量好似的,陆兆鸿刚走,季春华的电话又开始响了,他手下通知他,那些查抄他们各个买卖的警察,也都撤了。

    “哼!”季春华不屑地回到赵玉跟前,阴沉沉地说道,“怎么,就这样跟我示威吗?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你不会就这么点儿本事吧?”

    赵玉没有说话,而是面不改色地打开手机,给季春华播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记录的,是侯猛的一段供词,供词里面清楚地提到了季春华,说季春华帮助他安排了藏匿地点,而且还试图帮助他跑路,还说那些传销窝点,都是季春华办的。

    “季老板,”赵玉说道,“侯猛已经交代了,是你帮助了他,你犯了包庇罪和窝藏罪,还有知情不报罪,虽然前面因为你的狡辩没有立案,但是有了这份证词,我们还是会对你提出起诉的,你做好准备吧!”

    “……”

    季春华冷冷地看着赵玉,眼珠儿却在不停地旋转着,似乎在权衡着这份供词的分量。思量了许久,他才像打定主意似的,哈哈大笑起来,冲赵玉说道:

    “姓赵的,我当你有多牛呢!好,告我吧,来吧,我有的是钱,有的是律师,看看就凭你们手里这份供词,到底告不告的倒我?我甚至怀疑,警队根本就不会起诉我,那纯粹就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哼!姓赵的,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告诉你,除非让我把你的腿也打折,要不然,我一定会跟你死磕到底,直到你开除公职,沦为阶下囚!”

    “呵呵呵呵……”谁知,在看到季春华还不买账之后,赵玉又笑了,他把玩着手里的茶叶盒,眼睛邪邪地盯着季春华,笑道,“好吧,季老板,这是你要逼我出大招儿的!其实,你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你到底惹到了什么呢!”

    说完之后,一件令所有人都措不及防,且神经紊乱的事情发生了。

    但见赵玉把双手上下旋转着,口中振振有词地念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我给季春华下道符,让他给我把话听,把话听!嘛咪嘛咪哄,嚯……嚯嚯嚯……”

    赵玉眯缝着眼睛,好像跳大神的中邪一般,凌空挥舞着手臂,不断地用手指着向季春华。

    就这样神经了足有两分钟后,他才终于睁开眼睛,做了一个收功的手势。

    “嚯哈哈……”赵玉心满意足地笑道,“季老板,大仙显灵了,你的一魂一魄,已经被我收了!识相的,别再来惹老子,否则的话,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哦!嚯哈哈……”

    说完,赵玉拿着那盒茶叶,大摇大摆地向门外走去。

    早在他刚才跳大神的时候,整个茶社便全都安静了下来,包括季春华在内,所有的人全都看傻了!

    直到赵玉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人们这才在凌乱中恢复过来!

    “我靠!”一位跟班冲季春华叹道,“老板啊,这警察是不是个神经病啊?疯人院来的吧?”

    “哼!装神弄鬼!”季春华撅嘴冷笑,“我看,是让我给吓的!”

    “不……不对!”突然间,一个女服务员想起了什么,忙对季春华说道,“老……老板,那盒铁观音,1000多块呢!他……他还没给钱呢!!”

    我靠!

    茶社之内,顿时骂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