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84章 黄皮笔记本
    金队长把鲜花用力地往赵玉头上砸,花瓣很快碎落一地,只剩下了花枝。可是,金老爷子气性不减,仍在啪啪地砸着赵玉。

    赵玉也是有些急眼,他一把抄住花枝,吼道:“喂,你没毛病吧?我脑袋缝了8针,后天才能好呢!你是不是要提前给我拆线啊?”

    “你这个混小子!”金老愤愤地骂着,干脆一松手把花枝交给了赵玉,然后拍着轮椅的扶手吼道,“快,推我回去,回去!”

    “什么!?”赵玉有些凌乱,“你不是要给曲组长献花儿吗?”

    “花儿呢?花儿都没了!还献什么?”金老怒目喝道,“回去,我说回去,听到了吗?”

    “嗯……好好好……依着你!”赵玉虽然满肚子都是不忿,可他还是调转轮椅,将他往回推去。不过,赵玉也不是好惹的,他黑着脸警告道,“你老要是再脱鞋,我可不捡了啊!你就光着吧你!”

    别说,金队长倒是真听话,在回去的路上,再也没有掉鞋子。

    当轮椅推回别克车的时候,廖景贤立刻从车上下来,拉开了车门。这一次,二人合力把金老抬到了车里,然后又把轮椅安放好。

    直到此时,赵玉这才注意到,原来车上只有金队长和廖局长俩人,廖局长就是司机!

    当车门关好之后,廖局长似乎如释重负似的,在长长地出了口气之后,忙冲赵玉摆手,示意他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去。

    赵玉自然也想弄个明白,便跟着他去了。

    当二人走进无人的树林之后,廖局长先是把一个老式的黄色塑料皮包装的笔记本递给了赵玉,这才终于开了金口,说道:

    “小子,拿着,这是老金让我给你的!”

    “呼呼!”赵玉长吁了一口,拿过本子匆匆翻了一下,发现厚厚的本子里,写满了文字与插图。虽然只是简单扫了几眼,却可以感觉到一股古旧的气息扑面而来,由此可见,这个本子应该有些年头了。

    “廖局长,我真是被你们搞糊涂了,你俩这一唱一和的,到底搞毛啊?”赵玉掂着本子问。

    “小子!”廖局长先是微微一笑,这才神神秘秘地问了一句,“刚才你们进去,那老家伙是不是一个劲儿地用左脚脱鞋啊?”

    嗯?

    赵玉连忙点头。

    “知道为什么吗?”

    赵玉摇头。

    “唉!”廖局长长叹一声,“骨肉瘤!”

    “啊!?”赵玉不解,“什么?什么玩意儿?”

    “骨肉瘤!绝症!”廖局长郑重言道,“老金被查出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医生建议,如果双腿高位截肢,再加上放化疗的话,还能活4个月!老金不愿折腾了,没让动手术!”

    “啊,这么严重!?”赵玉蓦地傻了,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金队长,竟然得了这么重的病?难怪……他当初离队离得那么突然。

    “他的左腿现在还有一点点知觉,他一个劲儿地用左脚脱鞋,就是想要保存这最后一点儿念想,也是他最后的一点点乐趣,这话,你懂不懂了?”

    廖局长的话,宛若震雷一般,把赵玉整个人都劈麻了。

    “老金说,”廖局长又指了指笔记本,道,“如果是你推着他回来的,那就让我把这个本子交给你!而如果是你一个人回来的,或是他一个人回来的,那就让我把这个本子跟他的遗体一起火化,为其陪葬!”

    “啊?”赵玉大惊,赶紧把本子拿好,问道,“这……这个本子……”

    “嗯!”廖局长点头说道,“听说过,华云山灭门惨案吗?那一年,你好像才刚出生吧?”

    “华云山,灭门?”赵玉越来越乱,“那……华云山在南江省,好像听说过……”

    “本子千万拿好了!”廖局长说道,“上面一共记录着五起案子,这五起,不但是全国一级大案,而且全都是老金当年亲身参与侦破的未解悬案,由于案件离奇难解,至今未破!这些案子,可都是让老金死不瞑目的东西啊,现在他把它给了你,我这么说,你应该有点儿懂了吧?”

    “哦……”赵玉的手心已然冒出了汗,他万般诧异地问道,“金队长的意思,是让我去破这些案子!?这……”

    “嗯!就算是,老金给你留下的一份遗产吧!”廖局长认真说道,“其实,这些年来,老金一直在找接班人!他知道自己老了,再也查不动了!人越变越老,可是接班人却不曾找到。最后,直到你的出现!”

    “我?”

    “其实,你连续破了那么多案子,还是次要的!”廖局长言道,“老金真正看中你的,是你身上的那股倔劲儿和蛮劲儿,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查到真相不放手!

    “他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他当年的影子!

    “早先,当你调到未结组的时候,我俩还为你打过赌呢!他说你在未结组肯定能办一件漂亮的案子出来,结果证明,我输了!

    “当你破掉了富民小区残杀案之后,老金便已经打定了主意!”廖局长笑道,“怎么样啊,小子?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责任很重?如果你不接受,那就把本子还给我,回头给老金陪葬!”

    “呼……原来如此……”赵玉用力地呼了口气,刹那间,他感觉手中的黄皮笔记本异常沉重。

    “我知道,本子上牵涉着一些跨省的大案,调查起来,难度特别大!”廖局长说道,“但是吧,我姐夫在中央警察厅,正好当刑侦司的司长!所以……我可能还是能帮上点儿忙的!如果将来你真有能力去查这些案子了,我可以给你申请一个中央级别的刑事调查员来当当!到时候,各省各市的警局都会全力协助你的!”

    “哦……”

    不等赵玉发表意见,廖局长接着又朝他发射了一枚重磅炮弹:“而且吧,据说这五件悬案的悬赏金,都在50万以上呢!其他的奖励之类,那就更别说了!毕竟是国家一级大案嘛,这要是破了,呵呵呵……”

    “呵呵……”赵玉也跟着笑了,先是呵呵傻笑,继而哈哈大笑,最后又变成了仰天狂笑,“嚯哈哈……”

    笑够了之后,赵玉这才把脸一板,骂道:“哼!你们这些老姜!哦,你们想我怎样就能怎样吗?想牵着我赵玉的鼻子走,让我给你们卖命?哼,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中央调查员都解决不了的大案,让我来?开什么玩笑,你们把我想得……也太幼稚,太单纯了吧?”他指着笔记本说,“还遗产呢!要我看,是医嘱才对吧!?”

    “哦,了解了!”廖局长点点头,并不意外地伸手出手来,那意思是要把本子要回去。

    “不过嘛!”赵玉却忽然挺直了腰板,正气凛然地说道,“我赵玉乃是嫉恶如仇的优秀侦探,怎么能任由那些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呢?”说着,他把笔记本往兜里一揣,毫无廉耻地昂首言道,“匡扶正义是我的使命,这样艰巨的任务,我不去做,谁还能做?是吧!?

    “嗯……那个老大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姐夫真这么牛逼吗?你不是蒙我的吧?中央级别的刑事调查员,那是个什么头衔?对我评职称是不是有好处?哦,还有,你回头把那50万的悬赏令发我手机上,我好好研究研究……”

    廖局长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看到赵玉这般不要脸的模样,还是被惊诧地直咽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