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83章 赵玉拾鞋
    曲萍身为刑警组长,她的追悼会,自是规模不小,十分隆重。到场的,不光有分局的同事和领导,市局也来了不少大员要员。

    殡仪馆内肃穆庄严,参加追悼会的人们无不哀痛悲伤,痛心疾首。

    一来,曲萍组长实在太年轻了,她的突遭横祸,英年早逝,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二来,不管是县局也好还是分局也罢,曲萍长期奋斗在警队一线,工作突出,成绩斐然,一直是各级领导们看好的培养对象。如果不是这次飞来横祸,她将来必有大好前途。

    追悼会上,当主持人主持开场之后,在哀乐声中,全体人员向曲萍同志默哀三分钟,在场的警员则齐刷刷为曲萍组长打起敬礼。

    当时,赵玉位于灵柩附近,正好听到了曲萍女儿的说话。曲萍与丈夫白杨育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在高中住校,女儿今年只有4岁,一直由曲萍的母亲照顾。

    由于现场所有人都在默哀,曲萍女儿的稚嫩声音,很多人都能听了个一清二楚。孩子跪在母亲的遗体前,一直在推搡她的哥哥,问道:“哥哥,妈妈怎么还没睡醒?你快叫叫她,我想让她陪我去‘顽皮熊’玩儿呢!好不好啊?”

    哥哥听到妹妹的话,早已哭得一塌糊涂,他揽着妹妹的肩膀,残忍地说道:“阿馨,妈妈死了,妈妈不会再醒来了,不会了,呜……”

    “妈妈,妈妈……呜……”孩子看到哥哥失声恸哭,眼泪亦是哗然而下,“我要妈妈……呜……”

    听到两个孩子的失声哭泣,在场的同事们无不潸然落泪,那时刻,赵玉心里也是酸酸的,感觉眼窝也是有些红了!

    那一刻,他脑海中又回想起了曲萍生前的音容笑貌,以及她那股对侦破案件的执着。

    曲组长!

    赵玉在心里默默念道,一路走好!请你放心,不管前路多么艰难,我一定会把你未完成的心愿完成,沿着你想要的路,一直走下去!

    也正是在那一刻,赵玉已然决定,不管使用什么方法,自己必须得赶快回到警队!只有这样,才能继续调查曲萍之死的真相,才能继续侦查那件轰动秦山的棉岭案!

    追悼会结束之后,是遗体火化,火化完毕,骨灰被送至墓园埋葬。赵玉一路跟随,默默地陪着曲组长,走完了这最后一程。

    谁知,当曲萍被安葬完毕,赵玉随着众人离开墓园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手机上是个生号,接听之后,电话里有人不打招呼,直接对赵玉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赵玉,你的11点方向有辆别克商务车,就你一个人,赶紧过来!”

    不等赵玉有任何疑问,电话便啪地挂掉。

    赵玉抬头看了一眼,但见墓园门口的路边果然停着一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虽然电话里的人说话很快,但赵玉已经差不多听出了是谁。

    他心里不禁纳闷,奇怪,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为什么又要找我?

    带着疑惑,赵玉辞别了警队的同事,独自一人来到了别克车前。他刚一靠近,车门便应声打开,但见那位市局的廖景贤局长,从车上飞快地走了下来。

    很明显,电话就是他给赵玉打的。

    “哎?大领导!”赵玉摇头问道,“您有什么指示啊,这是……怎么搞得跟特务碰头似的还?你……”

    不等赵玉说完,廖局长却直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赵玉还以为有什么险情,登时吓了一跳。

    廖局长还是老样子,面对着赵玉跟个哑巴似的,一句话也不说,他左右看了足有两分钟,待看到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这才伸手一拉,将车门打开。

    结果,赵玉往车里一看,顿时愣住了!

    但见车里面赫然出现的,是一个醒目的轮椅,轮椅旁边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不会吧?”赵玉瞪大眼睛,惊然说道,“金……金队长,怎么是你!?”

    由于车里有些阴暗,赵玉看不出金队长的表情,刚想仔细看一看,却听到金队长一声暴喝:

    “小子,愣着干嘛?抬我下去!”

    “哦?”赵玉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什么意思,赶紧把轮椅从车上抬下,然后想把金队长搀扶下来。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金队长的双腿竟然完全使不上力气,最后,他几乎是靠蛮力把他抱下来的!

    还未从轮椅上坐稳,金队长便暴躁地对廖景贤吼道:“老廖,你也不帮着扶我,赶紧的,把花儿拿下来!”

    廖景贤堂堂一个市局大领导,却像三孙子似的被金队长支派着。不过,这位大局长倒是没有架子,二话不说,便从车上掏出了一捧鲜花,递给了轮椅上的金队长。

    “赵玉,”金队长把花拿稳之后,冲赵玉一摆手,直接命令道,“走,推着我,去给曲萍献花儿!”

    “金……金队……”赵玉想问些什么,可看到金队长瞪起了眼睛,只好赶紧把轮椅一推,将其稳稳地向墓园内推去。

    廖局长看到之后,也不跟随,还是一句话不说地重又回到了车上。

    今日阳光明媚,赵玉推着轮椅,发现身前的金队长和以前大为不同了。不但比以前苍老了许多,而且整个身子都比以前瘦了好几圈下去。就那样佝偻地坐在轮椅上,显得有些风烛残年的意味。

    怎么回事儿?

    赵玉心里有着太多疑问,不明白消失已久的金队长到底出了什么事?更不明白,廖局长怎么会跟金队长一起出现?

    “金老……你这是……”赵玉推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真的病了?”

    “废话,不病,我坐轮椅干嘛?”金老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什么……什么病呢?严重吗?”赵玉赶紧问。

    谁知,他话没说完,却发现金老的一只布鞋,竟然掉到了地上。

    赵玉看到之后,赶紧停下轮椅,弯腰捡起,给老人重新穿好。

    “我问你,曲萍是怎么死的?”金老没有回答赵玉的问题,反而问起了赵玉。

    “是个抢劫犯,叫侯猛!”

    赵玉回答,可是话刚说完,却发现金队长的布鞋,竟然又掉了!由于自己没有注意,车轮已经从鞋上轧了过去。

    赵玉赶紧再度停下轮椅,弯腰捡起,还把布鞋上的泥土打掉,这才重又给他穿上,却发现掉的鞋子,还是右脚上的那只。

    这时,金老再也不说话了,而是呆呆地看着四周的坟墓。赵玉则刻意地观察了一下,这才惊讶地发现,金队长竟然正在用左脚的脚尖不停地去踩右脚的脚后跟,故意把布鞋踩下去。

    我咔!?

    赵玉眉头大皱,全然无法理解金队长的行为。

    结果,轮椅没有推上多久,鞋子便再次被他自己踩掉。这一次,赵玉把鞋子捡起之后,并没有给他穿上,而是攥在了手里,打算回头再给他穿。

    谁知,金老一下急眼了!他大声地呵斥赵玉:“赵玉,给我穿上,穿上!快啊!”

    “你!?”赵玉有心急眼,可面对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哪里发得出火儿来,只好忍着气,低头给他穿鞋。

    结果,就在赵玉低头之际,金队长忽然把手中的鲜花抡圆,竟是噼里啪啦地全都摔在了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