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80章 是不是说我?
    “什么?”赵玉一愣,“周局长,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停我的职!?”

    “为什么?”周局长用食指点着办公桌,快速地说道,“昨晚你雇人殴打嫌疑人的女友,还阻挠执法干警的行动!紧接着,你又率领一众探员冲进广源茶社,在众目睽睽下打折了茶社老板的腿!开枪!打人!你可知道,你的做法已经不是违纪,而是违法?在场的目击者里面,可是有着两名市政委员呢!你们……你们身为警务人员,怎么能那么干呢?”

    “周局长,”赵玉飞快地回敬道,“是他们在妨碍司法公正,阻挠我们警方办案!侯猛的供词上不是已经交代了吗?这俩人明知道侯猛犯了杀人大罪,却还在替他隐瞒!尤其是季春林,他不光替侯猛躲藏,而且还安排人帮他跑路,这不光是知情不报的问题,而根本就是同谋!”

    “你这叫做事后论,”周局长亦是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在你决定行动之前,这些都是你的假设!是猜测!是赌博!你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要是他们跟侯猛没有联系呢?你知道你的行为叫什么吗?殴打无辜群众,滥用职权,你是要被开除公职的!”

    “开除公职?”赵玉把腰板挺得直直的,理直气壮地说,“曲萍组长,一个重案组组长被人杀了!暴尸街头啊!你们想怎么办?接着等吗?就那样毫无办法地监视着证人,一直等下去?昨晚,如果不是我采取了极端行动,侯猛早就在季春华的安排下跑路了!”

    “狡辩!借口!”周局长愈发气急败坏,“好,就算你歪打正着,捉住了侯猛!那后来呢?捉嫌犯就捉嫌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那间仓库里面,有12个人被你打成了重伤,现在有5个躺在医院,而且还有一个躺在重症监护室,差点儿就没了命!赵玉,他们虽然是干传销的,可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公民啊!你不认为,你做的……”

    “局长大人!”赵玉嗔目竖眉地高声说道,“那些传销仔都被洗脑了,他们不但阻挠我们捉拿侯猛,而且主动攻击我们,想要置我于死地!他们有四五十口子呢,把门插上了都!我们只有三个人,要是下起狠手来,我们还有命活着吗?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该挨打,不用反击?别说我是个正在办案的警察,就是平头百姓,也属于正当防卫啊!”

    “哼!赵玉!”周局长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你还在给自己开脱!难道,你一点儿也不认为,你昨天做的事情不对吗?”

    “我只知道,昨天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赵玉攥着拳头说,“那就是抓住了杀害曲组长的嫌犯!”

    “执迷不悟!哼!”周局长气得浑身哆嗦,“我们是警察,我们是纪律部队,我们做事得考虑后果!不能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啊?你呀,还是好好反省反省吧!”

    “局长大人!”赵玉瞪着牛一般的眼珠子,咬着牙说道,“曲组长被害的现场,只有侯猛离开的视频,而没有来时的视频!视频里面,他手上没有凶器,而凶器却在一公里外的垃圾箱出现,这说明侯猛有可能还有同伙!曲萍组长的被害,或许另有隐情!”

    “你别跟我说这些,你已经被停职了,这些事情不用你再操心!”

    “在曲组长被害之前,”赵玉却根本不理会局长的警告,仍旧自顾自地继续着,“我们曾经查到了棉铃绑架案的重大进展,我怀疑曲萍组长的死,有可能跟棉岭案有关!侯猛的背后,或许另有主谋!而这个主谋,也极有可能了解棉岭案的真相!”

    “你的异想天开实在让我不敢恭维,”周局长同样不听赵玉的言论,也自己说自己的,“你不要以为你破了几件案子,就是大侦探了,事实要用证据说话,我们都是将证据的,你光说这个‘可能’,那个‘没准儿’的……”

    “如果我的推论成立,”赵玉也不等局长把话说完,与他的言语重叠着继续自己的观点,“能够清楚知道曲萍组长一举一动的,绝对不是普通人!也许,这个真凶主谋不是来自别处,而是来自我们警局的内部!警队里面,有内鬼!这些,都必须尽快查清楚!”

    “赵玉!”周局长再也忍受不了了,抬起手来,狠狠拍打着桌子吼道,“我不妨直接告诉你!现在已经有针对你的起诉书正在发往警局的途中,为了你,我早晨已经连挨了两回骂了!我没有开除你,已经算是对你仁至义尽!昨天,要不是你最后捉住了侯猛,那可不是停止那么简单了!你现在有可能已经被警队收监了,你知道吗!?”

    “局长大人!”赵玉的声调比局长还高,“曲萍组长死了!她是因为什么死的,你就一点儿也不关心吗?一个尽职尽责的刑警组长,就这么死了!你们就真的不在乎幕后真相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关心,我不心痛了?”周局长亦是又拔高了一个声调,怒不可遏地吼道,“曲组长死了,我非要在你们面前哭吗?你说我不在乎真相?我怎么不在乎真相了?不在乎真相,我会向市局申请出动全秦山的警力?”

    “光出动警力没用!”赵玉不甘示弱地吼道,“我了解棉岭案的情况,这件案子,必须由我来查!而且必须尽快查清!有可能,那个幕后黑手,还是一个在警队里面有着很大权力的人呢!”

    “赵玉!!赵玉!!!”周局长彻底恼怒了,他暴跳如雷的吼道,“警队有警队的纪律,有警队的底线,你违反了纪律,触及了底线,就必须接受惩罚!你听不懂我说的吗?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回家等候处理吧!别再操心什么案子了,你不要以为,警队没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出去,你给我出去!!!”

    “啊!”一瞬间,赵玉的戾气冲脑,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竟是抬起腿来,砰的一脚,狠狠踢在了周局长的办公桌上!

    周局长的办公桌是红木的,又沉又重,平日里想要挪动一下都很是费力,然后,在赵玉的爆踹之下,偌大的办公桌竟然像坐上跷跷板一样,猛烈地摇晃起来!

    啪啦……

    周局长刚刚沏好的龙井茶,连同名贵的茶杯,一起摔在地上,砸了一个稀巴烂碎!!

    刹那间,周局长吓了一个面如白纸,整个人都木了!

    “奶奶个熊!”赵玉愤愤地骂了一句,“你不让老子查,老子还不乐意伺候你呢!哼!老子不干了!!!”

    说完,赵玉冲周局长比划了一个中指,这才转身离去。

    谁知,转回头来一看,闻讯赶来的秘书宋超,正好又把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

    乍一看到赵玉气势汹汹地迎面而来,宋玉吓得赶紧用后背贴门,再度像门童一般,目送着赵玉悠悠而去……

    直到赵玉离开了很久,周局长才从刚才的惊悚中回过神来!

    “局长……您没事儿吧?”宋超嗫喏地问了一句!

    “什……什么!?”这时,周局长终于想起一件事儿来,颤抖着自言自语道,“说幕后黑手有可能是警队里有着很大权力的人,这不……这不是在说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