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79章 怎么来的?
    赵玉琢磨了一下,很快领悟过来,原来这个隐形呼吸器,其实就是一个隐形的氧气瓶。万一自己掉到了水里,或是其他没有氧气的地方,也能利用这个东西呼吸!

    别说,这东西倒还真对得住那高达96%的完成度,可谓是一件逃生利器,自己可得好好记住了,将来遇到什么危险好能够想起使用。

    检查完了道具,赵玉习惯性地掏出笔记本,开始给今天开出的卦文做记录。

    今天的“坤艮”卦,就这样结束了!

    “艮”卦还好解释,工作嘛!他今天捉住了杀害曲萍的嫌疑人,自然是工作上的一大突破,得到了那么高的完成度,也是当之无愧。

    可是,这个“坤”卦,却又代表着什么呢?坤为地,是地震一般的大事件吗?“坤”卦一出,就要出现死人的大事!?

    而且,虽然不知道“坤”为何意,但从完成度上来看,是不是自己完成的还算不错?可是……我到底是如何完成的呢?

    思来想去,赵玉觉得距离“坤”卦的正确解悟,似乎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在他仔细地做过记录之后,便不再为此大费脑筋。

    不过,通过曲萍的死亡,赵玉对这个“坤”卦,隐隐产生了某种忌惮,总感觉这不是个什么好卦,但愿以后还是少出现得好!

    此刻已经过了凌晨,赵玉做好记录之后,便干脆把烟卷点着,又开了一卦。不知道新的一天,又会开出什么卦来?赵玉赶紧仔细聆听。

    “震坎卦,”系统说道,“震雷坎水,雷声入水,滚波利沉,不韦金华,乃堪虞合。”

    “震坎卦?”

    赵玉琢磨,“震”代表地位,看来在新的一天里,我的地位是不是又要得到提升了!?“坎”代表女人,不知道今天又有哪个女人会对我一见倾心?

    不过,卦文开得还算不错,可赵玉还是隐隐有些失落,因为关键的“艮”卦没有开出,无疑让他有些着急!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快点儿把真相搞明白!本来棉岭案就查得一头雾水,现在曲萍组长又突然遇害,感觉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全都乱了套!

    赵玉觉得,等明天侯猛被提审完之后,自己无论如何也得找这哥们儿好好聊聊,哪怕浪费最后一个宝贵的测谎仪,也在所不惜!

    本来,警局大楼有专用的值班室,可以为探员们提供短暂的休息。但是长期以来的探案生涯,让探员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熬夜的工作,值班室早已变成了储藏间。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当天光放亮的时候,张耀辉等人负责的调查工作,也一一传来了回报。

    通过连夜奋战,他们已经逮捕了当晚和侯猛喝酒的那些人,并且找到了不少目击证人。根据这些人的证词,可以证明侯猛说得都是事实。

    当晚,侯猛不但喝酒,而且磕了药,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走的!

    酒吧的摄像头里,有他清晰的视频记录,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吧,而且举止动作显得异常亢奋!

    由此看来,侯猛很有可能在离开酒吧之后,直奔事发地点,从那里杀害了曲萍组长。

    然而,令人疑惑的事情来了!

    由于酒吧距离事发地带较远,探员们想要通过视频来捕捉侯猛的行走路线,看看他到底是怎样前往事发地的?

    然而,探员们找遍附近所有的摄像头,却就是再也找不到侯猛的身影了。这个人在离开酒吧之后,竟然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探员们还把当晚所有路过那附近的出租车和滴滴打车,全都筛查了一遍,同样没有人表示拉载或是看到过侯猛这个人!

    这真是奇了天下之大怪了!

    虽然曲萍被害后的视频中捕捉到了侯猛的踪影,可是曲萍遇害前,视频监控中却没有这小子的任何踪迹!

    也就是说,探员们现在只知道侯猛是怎么走的,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

    他到底是如何到达的案发现场,谁也不知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得到这样的结果,无疑更增添了赵玉的怀疑。难道说,曲萍之死,真的另有隐情?那么曲组长,是不是真的被这个侯猛所杀?亦或者,真凶另有其人!?

    带着一连串的疑惑,赵玉想要亲自到审讯室去寻找机会,利用自己的测谎仪把事实真相寻找出来。

    此刻,彭欣还趴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赵玉赶紧离开办公室,准备开溜。谁知,他刚刚来到楼道,毛伟却赫然出现了。

    毛伟似乎正是为了赵玉而来,乍一看到赵玉,立刻拉住了他的胳膊,说道:“哎?小赵儿啊,正好,我正要找你呢!”

    “怎么了?”赵玉问了一句之后,发现毛伟的脸色有些不对。

    毛伟眼神闪躲地冲他说道:“赵儿啊,赶紧的,局长喊你过去呢!是周局,不是栾局!”

    “周局长?”赵玉微微一愣,已然从毛伟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忙问,“怎么了?找我干嘛?”

    “唉!还不是……”毛伟叹了口气,却是欲言又止,转口说道,“你……你还是快点儿去吧,去了你就知道了!周局长办公室呢!嗯……”他一面拉着赵玉往前走,一面满是担心地嘱咐道,“玉啊,我刚才看到,周局长的脸色可不大对劲儿,你待会儿进去,可千万悠着点儿说话,别那个再什么了啊……”

    嗯?

    脸色不对?

    哦……

    赵玉已然明白了,肯定是周局长知道他昨晚逮捕侯猛的经过了,看来,局长大人很恼火,后果很严重!

    不过,赵玉却并不在乎,虽然抓捕的过程有些另类和不齿,但结果却是好的!老子毕竟捉住了凶手!

    好吧,既然局长大人有请,那就过去听听,他到底要找我说什么?

    当赵玉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秘书宋超正好从里面出来。他一见赵玉脑门带血地迎面而来,竟然像吓着似的赶紧往边上一靠,把大门给他敞开,就像门童那样,目送着赵玉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赵玉刚进去,他便把大门和自己全都关在了门外。

    周局长刚刚沏好一杯龙井茶,正站在办公桌前端茶杯吹着茶叶。抬头看到赵玉进来之后,这才把茶杯放下,沉着脸说道:

    “赵玉啊,来,这边来……”他用手指了指赵玉的额头,“怎么样?伤怎么样了?”

    虽然周局长嘴上说着关心的话,可从他的语气上,却明显能听出一些火气。

    “没事儿了,”赵玉客气地回道,“多谢领导关心,缝了8针而已!”

    “嗯,”周局长没再深做表示,而是出言问道,“我听说,昨天是你捉住了杀害曲组长的嫌犯?你呀!真是……了不起呀!”

    “了不起”三个字乃是周局长咬着牙根说出来的。

    “过奖,过奖!”赵玉虽然看出周局长带着气,可人家毕竟说得都是好话,他也只好配合着往下说道,“这都是您领导有方啊!嚯哈哈……”

    “嗯……”

    赵玉的狂笑,让周局长更加难堪,他似乎再也hoid不住了,竟是狠狠地一敲桌子,冲赵玉嚷道,“赵玉!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因为你昨天严重地违反了警队纪律,罔顾法纪,滥用职权,我现在以容阳分局局长的名义给予你停职处分,等候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