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71章 谁跟我来?
    侯猛:25岁,未婚,秦山本地人,父母离异,住址不详。曾犯过抢劫罪、私藏枪支罪、持械斗殴罪……

    看着手机上关于侯猛的资料,赵玉渐渐放下了其他杂念,不管曲萍被害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是否跟棉岭案有关?只要能够抓住这个侯猛,或许一切就全都清楚了!

    然而,抓捕行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之前的数小时之内,探员们找遍了侯猛可能藏身的地方,却仍然一无所获。

    虽然摄像头捕捉到了他的踪迹,可城市交通那么达,现在根本无从判断,他到底去了哪里?

    除了封锁交通,守住火车站汽车站等重要场所之外,探员们只能从侯猛的人际关系出,看看他有无可能藏身在亲戚,或是朋友的家中。

    根据探员们搜集来的最新情报,侯猛是个无业人员,曾经当过网吧管理,开过网店,办过赌局,甚至还组织过非法传销,但是全都没有干长。

    此人和亲人的关系极差,父母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全都生活在外地,侯猛跟他们联系的可能性非常小。

    目前警方的调查方向,主要放在了跟侯猛关系密切的女子,以及他所谓的哥们儿兄弟上。

    据悉,侯猛跟一名网吧服务员正在谈恋爱之中,现在警方已经在该女子身边做了布控,随时等待侯猛的现身。

    另一方面,侯猛还有一个关系不错的盟兄弟叫做季春华,此人在江湖上有些名头,手底下有着不小的势力。据说,此人早先也组织过非法传销,侯猛曾经给他帮过忙,二人的关系特别铁。

    警方也同样对此人做了监控,一旦侯猛与其联系,必然逃不过警方法眼。

    此外,警方还加派人手,在侯猛经常出没的地方,还有与他关系不错的朋友那里全都做了安排。

    警方有个黄金24小时的说法,就是在案24小时之内,是抓捕罪犯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就有可能生杨文涛那样的事情,再抓起来,会更加费时费力!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探员们还在办公室内忙碌着,他们在不断地往各个分局和派出所打着电话,一面询问进展,一面安排新的布控。

    b组的张耀辉,自打出警回来,就一直蹲在椅子上埋着脑袋。

    原来,昨晚当曲萍决定下班回家的时候,张耀辉现曲萍的精神状态不好,怕她开不了车,曾主动要求过,要送曲组长回家。

    然而,曲萍怕给他添麻烦,便好心地拒绝了!

    此刻的张耀辉还在无尽的悲愤与悔恨之中,他不停地埋怨自己,要是昨晚自己再坚持一下,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幕惨剧了!

    一个兢兢业业的曲萍组长,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虽然同事们多番劝慰,可是张耀辉非但不能释怀,反而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掉,一个大老爷们竟是哭了个稀里哗啦!

    这时,赵玉似乎想到了什么,忙走过来问b组的探员:“你们里面,谁昨晚跟曲萍队长熬到了最后?”

    听到赵玉问话,顿时有几个探员举起了手。

    “那……昨天,你们到底查到什么了?为什么走得那么晚?是不是,查到了程三里的情况?”赵玉一连问了数个问题。

    “程三里?”一个叫做小刘的探员答道,“这个是我查的,查到了啊,此人是个建材商人,很多年以前就死了!怎么了?”

    “怎么死的?”

    “嗯……根据民政局的记载,程三里是正常死亡!没什么可疑的啊?”小刘回答,“我已经把他的资料全都交给曲组长了,没见组长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嗯……你回头把资料我一份!“赵玉又问,”除了这些呢!你们昨晚还现什么新情况了没有?有关棉岭绑架案的?”

    “没有啊,都挺正常的!”小刘答道,“你不了解曲组长的性格,正因为没什么进展,我们才能下班回家的!要是真有进展,哪怕一丁点儿进展,那我们当晚就回不了家了啊!要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熬个通晓呢!组长她也不会……”

    说着,小刘的眼眶也红了。

    “啧啧……”

    赵玉眉头紧皱,从感觉上来讲,他仍然还在考虑,曲萍的死会不会跟棉岭案扯上关系?

    要万一曲萍是因棉岭案而死的,那说明这件秦山第一悬案,得有多么可怕!?是不是连自己,都已经处在了莫大的危险之中?

    俄尔,赵玉忍不住又想到了自己的奇遇系统,今天开出的,可是“坤艮”卦啊?是不是,该卦文早已预示着,今天会出大事?

    “坤!”

    这个“坤”字,到底代表着什么!?

    是不是像棉岭案那样,“坤”卦一出,就会冒出大事件来?

    就在赵玉苦苦思索的时候,李贝妮拎着两大提篮盒饭跑了进来。

    “来来来……师兄们,一天都没吃东西,饿坏了吧?”李贝妮把提篮放好,开始一盒一盒地往探员们手里递。

    “多吃点儿吧!”李贝妮打气般地说道,“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抓凶手啊!”

    不一会儿,盒饭递到了赵玉面前,李贝妮咬着嘴唇说:“师兄,你这份加了量的,多吃点儿!”

    接过饭盒,赵玉顿觉心中一阵暖意。然而,喷香的盒饭在手,他却一点下咽的胃口都没有!

    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没有从曲萍的突然死亡中缓过神来。

    曲萍走得真是太突然了,事先没有一点儿征兆!

    赵玉的脑海里面,仍在执拗地认为,自己一直思考的那些有关棉岭案的案情,还能再找她商量商量似的,还能让这位敬业的组长再给自己点儿意见呢!

    可是,人没了!

    我还能找谁去说?

    赵玉的心思,仿佛一下被腾空了似的。回想起某天中午,曲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仿佛还依然在耳边回荡着:

    “赵玉,我是对事不对人!”

    “赵玉,我只是反对你这个人,却不反对你的能力!”

    “不怕!难度再大也不怕!只要我们用心去查,一定会有结果的!”

    想到这里,赵玉内心深处,不由得被某种东西触碰了一下,让他感觉一阵酸楚,忍不住悲从中来。

    然而,数秒之后,这股酸楚与悲伤却渐渐转化成了一种能量,一种力量,一种执念,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愤怒!

    曲组长,赵玉在心里念道,我是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不但要把棉岭案一查到底,我也一定会把杀害你的真凶捉住!

    曲组长,你等着,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一定会把你想做的事情办好!!!

    想到此,赵玉把盒饭轻轻放在桌上,然后走到写有曲萍被害案案情的白板面前,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

    他这一看,就是整整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内,赵玉没有动弹地方,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动。

    他认真而仔细地过滤着那些和侯猛有关的资料,脑中则在飞快地思考着种种对策!

    二十分钟之后,赵玉终于慢慢转回头来,冲张耀辉等一众b组探员咬牙说道:

    “弟兄们!我有办法,能把这个侯猛找出来!只不过……”赵玉的眼神蓦然变得冰冷萧杀,“你们哪一个,愿意跟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