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70章 不是意外会怎样?
    在赵玉和毛伟把曲萍的遗体送到法医鉴证科的解剖室之后,曲萍的丈夫白杨终于赶到了。

    白杨是名职业会计师,之前直在省会家企业帮忙。

    他是今天早上得到消息之后,才用最快的度从省会赶过来的。

    听说妻子去世的噩耗,白杨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跟他说些话,他得缓上好长时间才能反应过来,而且嗯咦啊呀地说不清楚。

    虽然在心理上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他还是配合警方,在解剖协议书上签了字。

    解剖室的门关闭了,b组有些认识白杨的探员急忙上前安慰。正在此时,探员们的手机响了,上级通知所有重案组探员,刻钟后立即到案情分析室召开紧急会议。

    不用说,紧急会议必然是针对曲萍被害而开的。

    此时此刻,赵玉已经了解到了曲萍被害的大体经过。

    昨夜,因为棉岭案出现了重大线索,曲萍和些探员直在警局工作至很晚,直到点多钟才开车回家。

    结果,谁也想不到,就在回家的路上,却出现了这么件致命的意外!

    根据勘察现场的探员报告,曲萍的斯巴鲁在停车之前,有明显的刹车痕迹。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情况,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

    可是,经过检查,车子上却没有任何撞击或剐蹭的痕迹,说明她并没有撞到什么东西。

    由此,有探员做出推断,认为曲萍在经过事地点的时候,可能是看到路上有人,所以紧急停车,并且下车查看。结果,却被人捅了刀子,还被抢走了车上的挎包!

    巧合的是,曲萍的车上没有安装行车记录仪,而事的锦江路段,正在因雨水收集工程而施工,所有的电路都是关闭着的,摄像头全都处于瘫痪状态。

    由此可见,歹徒刺杀曲萍,很可能是有所预谋的抢劫行为。有可能,歹徒本来只想抢点儿钱,却因为和曲萍生了争执,这才刺死了她……

    ……

    不对!

    绝对没这么简单!

    赵玉坐在解剖室外的长椅上,用力地捶打了下扶手,在心里说道:歹徒抢劫,失手杀人之论,根本狗屁不通!曲萍的死,必然另有隐情!

    别的不说,就凭着赵玉对抢劫这个行当的深深了解,他就可以判断得出,杀死曲萍的凶手,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抢劫!

    因为,如果歹徒只是为了抢钱,那么看到抢劫对象乃是身穿制服的警察之后,他只会做出种选择,那就是扭头就跑!

    抢劫警察的后果,是哪个歹徒也承担不起的,但凡有经验的人,都会选择逃跑!

    虽然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但是根据现场照片可以看到,曲萍身中数刀,已经变成了个血人!

    个歹徒失手杀了人,怎么可能会捅那么多刀!?

    这种说法,根本就不能成立!

    可是……

    冷静下来之后,赵玉内心禁不住再次波浪翻涌,他在琢磨,如果曲萍之死并非场意外,而是场蓄意谋杀的话……那会是怎样种情况呢?

    是谁……想要了曲萍的命?

    他为什么要杀曲萍?

    是因为棉岭案吗!?

    想到这个念头上,赵玉不禁浑身凉,鸡皮疙瘩直冒。

    是不是,因为曲萍快要查到棉岭案的真相了,所以才遭到了谋杀!?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我也危险了!?

    奶奶个熊!

    到底是为什么?

    紧急会议被安排在案情分析室召开,曲萍的突然死亡,自然引起了又场轩然大波,震惊了整个警局!

    就在开会之前,探员们又接到了两个最新消息。

    个是王飞科长那里传来的,虽然尸检还未完毕,但王科长派人传过话来,说曲萍身上的刀伤非常蹊跷,虽然正面被捅数刀,但真正致命的,却是从后背捅进去的刀!

    那刀从曲萍的后背刺入,刀尖正好刺中了心脏!据说,这种手法非常厉害,不但刀身避过了保护心脏的骨头,而且可以让中刀者立即毙命,连声音都不出来!

    探员之中,有不少经验老道之人,大家听说曲萍是死于如此手法之后,脑中的第印象就是,凶犯肯定是个行家!

    有可能,他这样杀人已经不止次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第二件消息传来。不过,这却是个好消息,原来,有探员从曲萍被杀现场公里外的垃圾桶内,找到了把带血的刀子!

    刀子极有可能是刺杀曲萍的凶器,已经被送往鉴证科化验去了。据说,刀子上面有着明显的指纹痕迹,如果真是杀死曲萍的凶器,那么凶手无疑马上就要浮出水面!

    虽然事件轰动,但是关于曲萍之死的案情分析会却是非常简短。因为现在正处于破案的黄金时间,这个时候多说无益,最关键的,还是抓紧时间寻找线索破案!

    会上,周安东局长表示了自己的震惊与痛心,继而要求大家,哪怕出动全局的警力,也必须尽快将凶徒绳之于法,还我公义!

    当然,不用周局长为大家打气,重案组的探员们早就红了眼珠子。在案之后,他们便刻不停地展开了闪电行动,把案现场附近的所有监控探头收集到手,开始查看。

    不过,最快的还是鉴证科的高科技手段。通过检测,法医们很快证实,从垃圾桶捡到的那把带血的刀子,正是刺杀了曲萍的凶器。

    刀子上的鲜血正是属于曲萍的,而刀子的形状,也正好与曲萍的伤口吻合。

    紧接着,刀子上的指纹也比对了出来,该指纹属于个叫做侯猛的人,此人有多次犯罪前科,曾经因抢劫和私藏枪支等罪名蹲过大牢!

    侯猛!

    随着调查的深入展开,侯猛的档案资料很快被呈上了探员们的办公桌。此人无疑有着重大嫌疑,警方决定,立刻对其展开抓捕行动!

    谁知,就在抓捕侯猛的警车还未开出之际,探员们却再度得到了个重要消息。原来,有探员从事地附近的多个监控视频中,同样捕捉到了这个侯猛的踪影。

    视频中显示,当时为深夜两点多钟,侯猛摇摇晃晃地从这些镜头中闪而过,从镜头中还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怀里拿着个女士挎包,而这个包正是属于曲萍组长的!

    事到如今,案情再清楚不过,杀死了曲萍组长的凶手,正是这个侯猛无疑!

    探员们个个义愤填膺,拳头攥得咯咯直响,恨不得马上抓住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替曲组长报仇!

    嗡嗡嗡……

    探员们跃上辆辆警车,开出警局大门,去抓捕罪犯去了!

    赵玉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眼睛木然地看着窗外的大阵仗,可是心里头却仍然是疑云不散!

    曲萍的死实在来得太突然,太蹊跷了!

    警方的资料和手机都是有联的,赵玉看着手机上关于侯猛的视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儿!

    来,凶器是从公里外现的。视频中侯猛出现的地方,距事地并不足公里。可是,视频中的侯猛却并没有拿着那把刀子!

    第二,看侯猛摇摇晃晃的样子,他不是喝了太多的酒,就是吸了“东西”。曲萍组长再不济,也是警队出身,这样个走路都走不稳的人,杀得了曲萍吗?

    哦……

    蓦然间,赵玉想起王飞科长说的那句话,曲萍的后背中刀才是致命伤。

    难道说……现场还有另个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