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69章 警服仍在
    当赵玉赶往案发现场的时候,脑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

    刚才李贝妮告诉他的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把他一下子打懵了!

    李贝妮说,今天早晨6点左右有人报案,声称从锦江路绿化带里发现了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旁边还停放着一辆白色轿车!

    结果,当刑警队员赶往现场之后,才发现那辆白色的斯巴鲁轿车,正是曲萍组长的!而那具尸体,正是曲萍本人!!

    曲萍死了!?

    曲萍怎么会死!?

    赵玉根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实在是太突然了,昨天下午,他还跟曲萍讨论过案情呢!怎么会……

    那时间,他感觉头脑混乱,什么也思考不了了!

    10多分钟之后,他终于赶到了现场。公路已经被警方封死,在某处绿化带旁边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

    容阳重案组的探员,有一大部分都在这里!

    赵玉可以看到,b组的张耀辉正蹲在绿化带的台阶上,把脑袋埋得很低,应该是哭了!眼睛红肿的兰博则揽着他的肩膀,似乎在安慰着什么。

    再往前,他又看到胡彬与一众鉴证科采集员,正在给现场拍照取证。而曲组长的白色斯巴鲁,正停在路边。

    现场没人喧哗,安静无声,可正是这种安静,却让人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压抑。

    赵玉还没来到车前,一辆警车便嘎吱一声急停在了他的身边。栾萧萧局长、刘长虎、彭欣以及毛伟,快速地从车上跃下。

    “赵玉,情况怎么样了?”彭欣看到赵玉,立刻窜上来询问。

    “我……我也刚到……”赵玉头脑混乱,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兰博看到领导们来了,急忙迎上来答道:“组长已经被送医院去了!”

    “什么!?医院!?”栾局长脸上露出一阵喜悦,忙问,“是不是,还有希望!?”

    听到此话,兰博忍不住把头低下,小声说道:“是……是我们组的同事,硬要把人抬去医院的!组……组长她……”

    兰博话没说完,栾萧萧局长的眼泪就从她腮边无声滚落了下来。

    彭欣浑身颤抖着问道:“兰博,快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还……还不清楚!”兰博艰难地说,“组长她身上中了很多刀!挎包儿也不见了,可能……可能是遭遇了抢劫!?”

    “什么?抢劫!?”

    众人刚说到这里,刘长虎的手机就响了。接完电话之后,刘长虎脸色大变,急忙跟栾局长汇报:“栾局,不好了,探员们在医院闹起来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啊?”栾局长大吃一惊,急忙握住了彭欣的手,说,“彭欣,你留在这里勘察现场,先把事情查清楚,待会儿向我汇报!不管如何,一定要把凶手尽快给我捉住!!!”

    此时的彭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在机械麻木地点着头。她的眼睛也是红红的,眼泪全都在眼眶中打着转。

    本来,领导们已经上了车,毛伟却忽然冲赵玉摆手:“小赵儿,赶紧过来,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啊?”赵玉还处在茫然之中,不明白毛伟的意思。

    “别磨叽了,快!”毛伟再度摆手,“那些探员们疯起来,得靠你才能压得住啊!”

    “哦……”赵玉这才领悟,赶紧一个飞身钻进了车子。

    汽车开动起来,车上却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压抑凝重。

    中心医院距离此地不远,警车一路咆哮着,直接开到了急诊室的门口。众人刚刚走进急诊室,便赫然听到有人在里面大声咆哮着。

    “这特么什么医生?喂!你再试试,再试试不行吗?”

    “就是啊,你们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或许还有救呢!快救救我们组长吧!”

    “医生啊!”一个女人嚎啕大哭,“我求求你了,你再给抢救一下吧!”

    “……”

    刘长虎赶紧挑帘子跑了进去,却赫然看到b组的一众探员,已经把医生团团围住。医生正在极力地辩解着什么,可辩解声早已被探员们的咆哮掩盖了!

    “住手!都给我住手!”刘长虎把眼一瞪,大声喝止。

    待看到刘长虎后面还站着栾萧萧局长,探员们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纷纷往后退了一小步。

    忽然,人群中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鉴证科的王飞科长。

    “栾局!”王飞跑过来在栾萧萧的耳边说道,“曲组长已经离开我们了!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没……没希望了哦!”

    “我知道,我知道!”栾局长眼睛通红地说道,“各位探员,各位同志,请你们不要再闹了!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这个时候,希望大家都能冷静一下吧!曲组长……太突然了,我们必须要把事情查清楚再说!

    “我们都是专业的警探,所以,大家都理智一点吧!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

    其实,探员们心里非常清楚,曲萍已经死了!此刻听到栾局长的提醒,他们这才终于冷静下来,全都低下了头。

    “栾局,”王飞又道,“我们必须得把尸体送回警局检验,好查明曲组长的死因!”

    栾局长点点头,急忙示意赵玉:“赵玉,你帮帮王科长,把曲组长送回鉴证科吧!”

    赵玉点头之时,有医生已经把曲萍的遗体从抢救室推了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则立刻扑了上去,按住推车嚎啕大哭。

    “我的闺女啊!你怎么就这么忍心呢!妈妈来了,妈妈来了,你醒醒啊!醒醒啊!呜……”

    有探员赶紧上前搀扶,赵玉等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位老太太乃是曲萍的母亲。

    王飞知道尸体停留的越长,她母亲就会越伤心,便赶紧向赵玉示意,要他推着尸体离开。

    赵玉同样清楚,便立刻上前推车,毛伟虽然腿脚不便,却仍然上前拉拽,给赵玉帮忙。

    “你……你们要把我闺女带到哪儿去?”老太太见尸体被人推走,赶忙询问。

    “阿姨,我们要把曲组长带回警局做检查,我们……”

    栾局长刚想出言解释,老太太却是一下急了,再度扑到推车面前哭喊道:“你们不能这样啊,我闺女已经把命都给你们了!你们还要她回去干吗!?你们这些当警察的,混蛋!啊!啊……”

    老太太这么一闹,探员们禁不住眼眶全都红了,栾局长亦是泪流满面,不知所措。

    刘长虎还算清醒,他赶忙叫几位女探员上前劝慰,自己则站在了推车跟前,把曲萍的遗体和老太太隔开了些许。

    老太太年纪大了,哭喊了数声,便因体力不支瘫软了下去,探员们赶紧搀扶,继而找大夫帮忙去了。

    趁着这个空当,赵玉和毛伟一起用力,将曲萍的尸体推了出去。王飞科长早就提前做好准备,鉴证科的专车已经在门口等候。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遗体换到警方的担架上来,然后抬进车子,往警局鉴证科送去。

    在转移尸体的时候,赵玉无意中发现,曲萍组长的身上,竟然是穿着警服的,鲜血已经把警服浸染!

    不!

    不对啊!?

    赵玉猛然意识到,面对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刑警,什么歹徒这么大胆子,敢用刀杀她?

    杀人凶手是谁!?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