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68章 大事件!
    由于从秦南监狱出来以后已经很晚了,赵玉没有再回警局,而是直接回了家。

    不过,在路上他已经跟曲萍组长取得了联系,将他最新探得的消息向其作了汇报。

    曲萍听后亦是极为吃惊,竟是破天荒地对赵玉提出了高度表扬,还夸赞他的思路开阔,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多被忽略的线索出来,实在难得!

    对于那个程三里,曲萍自是引起了高度重视,表示即刻就派人去调查这个可疑目标,虽然此人已死,但说不定仍然还能从他身上找到什么线索!

    曲萍还告诉赵玉,除了焦海以外,她已经派人调查了剩下的两名对象,可惜的是,这二人同样不符合棉岭案的特征,已经被排除了。

    不过,曲组长表示,虽然目前被调查的3人都不是嫌犯,但是不排除真凶仍然被关在其他监狱的可能。因此,她决定要向上级申请,扩大调查范围,到全国的囚犯中去寻找可疑目标!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挂掉电话后,赵玉终于长长松了口气,接下来,就只剩下等待消息了!

    他到顺风街的小饭馆带了份外卖捎回家,草草对付了一顿晚餐。就在吃晚餐的时候,系统结束声音响了,这一次的完成度只有76%,他又得到了一件隐形夜视仪!

    哦噢……

    “离坎”卦就这样结束了,赵玉赶紧把今天的经过记录了一下。由于今天和大领导相处得不错,所以赵玉觉得自己猜得没错,这个“离”字,就是代表着友情无疑!

    只不过,他已经被人家领导相中,而且成为了特别调查员。按理说,这似乎也应该是某种地位上的变化,是不是,对应一下“震”卦,更合适一些呢?

    还有,他今天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从秦南监狱查找到了一些线索,是不是也有“艮”卦的成分?

    哦……

    赵玉回忆起来,就像当初没有“兑”卦,却仍然从郝家骏那里黑了一笔巨款似的,虽然奇遇系统给自己安排好了一些奇遇,可这些奇遇,却是可以通过自己的选择和行为,生某种改变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找到破案线索,其实不用非得等待“艮”卦开出,只要我肯付出努力,不开卦同样也可以破案!!!

    记完了“离”卦,他又想起了“坎”卦。

    由于他和苏扬关系处得不错,而且还吊打了那些杀马特,让大领导对自己刮目相看。所以他觉得“离”卦的奇遇,自己应该是完成得还算不错的!

    之所以最后的完成度不高,完全是因为“坎”卦没有得到好好处理而已。

    赵玉认为,他今天只跟两位女士生了交集,一个是姚佳,一个是曲萍!由于他和曲萍是完完全全的工作关系,所以他不认为曲萍跟系统安排有关。

    因此,最有可能跟他生奇遇的女人,还是姚佳!

    难道说……如果我今天不是着急查案的话,是不是会跟姚佳生点儿别的事情?

    我是不是,错过了一次和这位女护士长亲近的机会?

    啧啧……

    一想起姚佳来,赵玉就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在清楚了此姚佳并非彼“姚佳”之后,他对这个女人的心动指数,已经降到了1o度以下,不再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正因为如此,他今天也把藏杰的事情,跟她讲了个明白,没有任何保留。姚佳得知真相之后,自然是满心欢喜,幸福感爆棚!

    虽然还是有一点酸楚和小嫉妒,可赵玉还是淡定地接受了这一切。既然这个姚佳和自己没有关系,那我何必费心费力地去搅乱她的幸福生活呢?

    谁知,在放开了这种思想枷锁之后,姚佳反而对赵玉的态度变得更好了!

    今天,赵玉还在秦南监狱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姚佳来的微信,一来谢谢他的请客;二来感谢他的帮助;三来,则高度赞扬他在火锅店里的神奇表现,夸赞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英雄!

    得到了大美女的夸赞,赵玉亦是感觉飘飘然的,好似全身都有了干劲儿!

    不过,如果严谨一些的话,今天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也给赵玉打来了电话,那就是帮忙看狗的花花。

    花花告诉赵玉,说端午节快要到了,她要回趟老家,而且想带着大亨一块儿回去,好让他爸爸找人给它看看腿,看看能否治愈?

    赵玉正愁没人帮忙看狗呢,自然是求之不得,当即告诉花花,不管花多少钱,他都听着!只要能把大亨治好,钱都是小事儿!

    别说,回家之后,没有了大亨在脚边跑来跑去的,赵玉还真感觉少了点儿什么似的。但愿这家伙的腿能治好吧!

    洗完澡之后,天已不早,赵玉躺在床上正在思考的时候,无意中又想起了花花这件事儿来!

    对啊!

    端午节啊?

    一看日历,果然离端午节很近了!

    花花要回老家,那自己呢?

    前几天,赵玉的老爸给他来过一个电话,很可能就是想要问问他放假回不回家的事儿,可是赵玉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借口单位忙给挂掉了!

    现在想起来,是不是自己也该回趟老家了?

    可是……上一辈子一直都是孤家寡人的,现在忽然回老家看到那些三姑夫六舅母的,该怎么相处呢?

    一想到这一点,赵玉就感觉头大!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样面对陌生的父母兄弟,还有那些亲戚!

    嗯……要不,我干脆借口出差或是加班,再躲躲?

    可是,他们万一放心不下,再来城里找我怎么办?

    思来想去,赵玉最终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来,只好又把思绪放在了棉岭案上。

    不知道,今天从秦南监狱里得到的这些线索,对案情有没有帮助?

    牛伟光真的跟绑匪有染吗?可是……如果他真跟绑匪串通好了的话,他是不是更没有必要非得跟着绑匪们走了?回来当个内应多好?

    再者说,牛伟光家里还有媳妇和孩子,应该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吧?

    还有,棉岭案的真凶,会是那个程三里吗?

    都这么长时间了,曲萍那边怎么还没把他的资料查到呢?亦或者,已经查到,但是没来得及告诉我?

    就这样,当晚的赵玉,又在一通胡思乱想中进入了梦乡。

    由于大亨跟着花花回乡下了,赵玉不用早起遛狗,便窝在被窝里赖了会儿床,直到快八点的时候,才从床上爬起。

    谁知,可能是起得猛了,一阵冷空气袭来,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猛烈的喷嚏!

    阿嚏……

    喷嚏一出,脑中系统骤然启动:

    “奇遇系统启动成功,正在选卦中……坤艮卦!坤地艮山,大地遇山,阻气挡风,历加四合,八荒归一。”

    我咔!?

    赵玉登时打了一个大大的激灵,一来,他竟然忘记开卦了今天,居然被一个喷嚏骤然启动;二来,怎么这么突然地又冒出个“坤”卦来呢!?

    “坤”和“艮”一起开出来……

    哎呀,奶奶个熊!

    难道说……

    难道说……赵玉万般激动地想到,难道说……震惊秦山的第一悬案,就要在今天真相大白了!?

    啊……啊……阿嚏……

    可能是太激动闹的,赵玉竟然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谁知,第二个喷嚏打完,就像应验了什么似的,赵玉的手机忽的响了。

    “啊——英雄,请你陪我追美梦……”

    赵玉赶紧回床头接听电话,在“喂”了一声过后,电话里赫然传来李贝妮急促不安的声音:

    “师……师……师兄,不……不好了!出大事儿了!!”李贝妮的声音不仅急促,而且颤抖,“曲……曲萍组长死了!!”

    “嘛玩意儿?”赵玉没好气地责怪道,“这孩子,一大早开什么玩笑!?”

    “呜……呜……”谁知,电话里的李贝妮竟然呜地哭出了声,“我……我没骗你!呜……曲萍组长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