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67章 家破人亡的承包商
    几天不见,杨文涛瘦得更厉害了,胡子拉渣,形如枯槁。

    他的脸仍然没有恢复,右眼角伤口上的缝针药线清晰可见,至今还未拆除。鼻梁处打着固定,额头上则全都是淤青瘀伤。

    原来,赵玉所指的另一位“专家”,正是这位杨文涛。在经过几天短暂收押之后,他也被转进了秦南监狱,等待最终审判。

    赫然看到眼前站着的警察,正是当初在矿洞中擒住自己的那个人,杨文涛的心情也是挺复杂的,一方面,他愤恨赵玉的下手狠辣;另一方面,则惊叹赵玉的神奇,自己躲藏得那么隐蔽,居然还是被他给捉到!

    此外,让他充满疑惑的是,他至今也想不明白,赵玉是如何能在漆黑的矿洞中,不靠任何照明设备,就能看清楚东西的?

    这个看上去有些痞气的警察身上,似乎有着很多秘密。

    “怎么样啊杨文涛?”赵玉亲切地问候道,“你的跑酷,是不是在监狱里用不上了啊?有人给你爆(此处略过一段下流字眼)……”

    杨文涛看了看赵玉,默然无语。其实到了如此时候,他心中最大的感触,除了悔恨还是悔恨!如果当初自己再冷静一些,或许根本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行了,咱俩也就别客套了!”赵玉好心地递给杨文涛一支香烟,便开始了一套和刚才焦海一样的说辞,“杨文涛啊,我这次来,其实来帮助你的!我想,你也知道咱俩pk的那段矿洞,和棉岭绑架案之间的因果联系了吧?这样,只要你把你了解的情况告诉我们,如果能够帮助我们破案的话,你有可能会被减刑的哦!”

    “咳咳……”杨文涛咳嗽一声,情绪低落地说道,“我能帮你们什么?绑架案跟我又没有关系!”

    “关系当然有了!要不然,我找你作甚?”赵玉板起脸来,郑重说道,“我听说,你以前参与过一个科研项目,曾经对银盘山矿区做了好几年的实地调研考察是不是?

    “那好,你现在就跟我说一说,现尸体的那段矿洞,有没有什么来头?还有,在你的调研考察里面,有没有听到过一些可能跟绑架案有关的事?”

    “我……我们只是在做科学考察而已,”杨文涛拿着那支香烟,皱着眉头说道,“跟查案有什么关系啊?”

    “别着急,想起什么你就说什么!”赵玉掏出打火机,把烟给他点上,劝道,“你不是傻子,你知道你犯的乃是死罪!要想在法官宣判的时候有个好结果的话,这可是你拯救自己的唯一机会!”

    “我……我明白,我明白!”杨文涛使劲儿抽了几口,配合地说道,“我的资料,有整整十五个档案袋!在我的电脑上,也有一个专用文件夹!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去拿就可以了!

    “唉!”他长叹一声,回忆着说道,“当年,我也是挺拼的,因为如果银矿真的有开采价值,真能立项的话,我可是会有大钱赚的!

    “那里的矿洞,我下去过无数次了,正因为轻车熟路,才会选择在那里逃亡!

    “你捉住我的那段矿洞,就是埋着尸体的那块地方,在图纸上乃是一个废坑,废坑就是以前开洞挖矿,却什么也没挖出来,然后就停止挖掘的地方!在这种地方实施爆破,是不会引起大面积的矿道塌方的!”

    “哦……”赵玉点头,杨文涛的说法,正好印证了劫匪之中有爆破专家的推测。

    “对我们来讲,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科研价值,”杨文涛舒适地享受了几口香烟,说道,“所以,基本没有关注过!你追我的时候,我也是迫不得已进去的!”

    “知道是死胡同,你还往里面钻?”赵玉问。

    “当时我并不知道,”杨文涛回答,“我都是后来才明白过来的,你当时追的我那么紧,我也是慌了!”

    “那个木栅栏,知不知道是谁安的?”赵玉又问。

    “不知道,”杨文涛回答,“已经很多年了!我们来的时候就有!”

    “那……归属情况呢?矿洞是国有产业吗?”

    “从严格的意义上讲,整个矿区全都属于国家所有,”杨文涛说,“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银矿资源锐减,已经基本荒废了。当时,矿区管理处为了挥最后一点余热,曾经起过一次招商外包的活动!

    “比如,你是一个投资者,你想来矿区赌赌运气。那你只需要向管理处交一笔钱,就可以承包一个或几个矿洞!如果矿里面挖出银子来了,那你就赌赢了,将会有上百倍的回报!

    “可是,反之,什么东西都挖不出来,你就赔了!”

    哦……

    赵玉还从没听说过,这挖矿居然还能搞的跟赌博似的!

    “咱们所在的那段矿洞,也被承包了出去!”杨文涛说道,“我看过当年的那种合同,合同上的概念非常模糊,上面并没有规定准确的时间年限,也就是说,从法律上来讲,那段矿洞,至今还属于承包者所有!

    “嗯……我要是没有记错……”杨文涛回忆了一下,“银盘镇后山的所有矿洞,当初都是承包给同一个人的!如果我们当初要想立项的话,那就必须征得此人的同意,所以,我们曾经试图寻找过他!”

    “哦?原来是有主儿的啊!”赵玉忙问,“怎么样,找到了吗?”

    “嗯……”杨文涛掐了掐脑门,“什么公司我给忘了,但是名字还能想起来,那个人叫做程三里!据说,这个人当初是干建材还是干什么起家的?总之是个很厉害的暴户!后来,我们倒是找到他了,可是,这个人已经死了!不但死了,而且是家破人亡,死得很惨!

    “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就继续做我们的项目去了!

    “警官,老实跟你说吧,在银盘山里面,至少还有一半的银子没有被开采出来呢!只不过,这些银矿埋得太深,唯有使用最先进的开矿手段,才能开采出来!可惜的是,因为前期投资太大,领导们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就没有批准!”

    赵玉对什么银矿开采并不感兴趣,脑中只是在琢磨着这个叫做程三里的承包商!

    程三里?

    暴户?

    建材商人,而且还承包矿区?

    啧啧……这个人……

    “杨文涛,”赵玉忙问,“这个叫程三里的人,多大岁数?”

    “不清楚,应该不小了吧?”

    “那……他是哪一年承包的矿洞呢?”赵玉又问。

    “忘了,我记不住。不过,我电脑上有那份合同的照片,你可以去找找看!”杨文涛如实回答。

    “为什么,我们警方都没查到,你们却知道矿区承包的事呢?”赵玉好奇。

    “这个好解释啊!”杨文涛坦然答道,“矿区当初属于矿业局管理,但后来又改名字,又合并的,当然不好找了!我们当初还是通过国土资源局找到的资料呢!你们也可以到那里去查一查看!”

    哦……

    啧啧……

    程三里!?

    赵玉又从脑中过滤了一遍这个名字,问杨文涛:“你说这个程三里家破人亡了,到底是个什么具体情况?还有,程三里又是怎么死的?还有还有,程三里当初承包矿洞之后,挖出银子来了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杨文涛摇头都是听别人说的!你们可以去查查,应该不难查的吧!?”

    嗯……

    赵玉认真地琢磨着,忽然感觉这个程三里大有嫌疑。

    会不会,棉岭绑架案,是这个人干的!?

    他之所以敢花大钱承包矿区,想必幕后有了解矿区的高人指导,而这个高人……就是他的同伙!?

    他和他的同伙们一起干了棉岭绑架案这一大票,然后就成为了暴户,然后他们就去承包矿山了?

    再后来,他和同伙们闹了矛盾,被搞了一个家破人亡?

    可惜啊,这个人已经死了,要是还活着,只需要我一个测谎仪用起来,或许就能搞定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这趟秦南监狱是绝对没有白来!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查一查这个程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