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65章 第三种可能
    秦南监狱是秦山市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监狱,全市的重刑犯差不多全部关押在此。

    由于赵玉已经提前打过报告,监狱为他提供了一间专门的问询室,而并非普通的探监窗口。

    赵玉即将会晤的,乃是一个叫做焦海的犯人。该犯人今年已经65岁,10多年前,他伙同他人,参与了一起绑架杀人案!被警方逮捕后,被判死缓,后来因为表现良好,以及多方运作,已经被改判为无期。

    而他的两名同伙,当年却被警方当场击毙,已经死了!

    此刻已是下午三点,在等待的过程中,赵玉不免心怀忐忑,在狭小的问询室中来回踱步。

    他在反复地询问着自己,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目标呢?

    震惊秦山的棉岭绑架大案,会不会就跟此人——有关!?

    原来,在近几天的调查之中,赵玉脑中一直有个挥之不去的疑问。那就是,当初绑架了5个孩子以及司机牛伟光的绑匪,到底是不是专业的?

    长期以来,由于该案线索太少,警方一直认为绑匪们乃是精心策划,准备周详,绝对都是“专业”的!

    然而,赵玉却通过自己对该行业的了解,提出了异议,认为绑匪们有可能是临时起意,整件绑架事件不过是源自于一场意外!

    那么……到底谁的推测,是正确的呢?

    当今天,苏扬忽然称赞赵玉“专家”的时候,赵玉禁不住又想到了这个梗上!然而,在这一次提醒之后,赵玉却感觉豁然开朗,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一条明路。

    想当初,他跟曲萍组长探讨案情的时候曾经说过,由于赎金没有被人取回,他认为那些棉岭案的绑匪不是死了,就是过得特别好,根本用不到那笔钱!

    然而,当他深入思忖了“专家”一词之后,他却猛然想到,在这两个可能之外,是不是还有第三种可能呢?

    有!

    不但有,而且,似乎这第三种可能的几率还非常大!

    赵玉的推测就是,棉岭案的绑匪在当初绑架5个孩子与司机的时候,很可能真是源自于一场意外,而那时候的他们并不“专业”!

    但是,在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却通过自己的缜密策划,最终完美地完成了这次绑架,得到了巨额赎金,大发了一笔横财。

    那么……他们会不会就此上瘾呢?

    通过棉岭案,他们越发觉得,这是一个发大财的好买卖。所以,从那以后,他们就变成了专业的绑匪!成为了——“专家”!?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往下推,那么……随着警方的科技越来越发达,再本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他们有没有可能,已经被警方捉住了?

    这些年,他们根本就是生活在监狱里面!?

    有戏!

    赵玉越发感觉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大,这些人虽然已经被捕,但他们只要拒不交代棉岭案的罪行,那么警方就无法怀疑到他们的头上来!

    而正因为他们都被关在监狱,所以才没有机会再回到矿洞里面去捡那一皮包旧钞!

    对对对!

    谁能想到,堂堂棉岭案的真凶,原来已经做了囚徒!?

    那一刻,赵玉激动无比,感觉自己已然接近了真相!

    如果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只要把监狱里面附和条件的罪犯筛选一下,是不是那个期待已久的答案,很快就能揭晓了?

    于是乎,赵玉这才迫不及待地离开火锅店,赶紧回警局调查这条线索。

    按理说,现在毛伟已经回归了,作为a组组长,赵玉自然要向他汇报一下才对。然而,赵玉感觉毛伟和刘长虎走得太近,跟自己有些生分。而且,他刚刚到来,似乎对这件棉岭案的概况还不是十分了解。

    因此,思来想去,赵玉还是直接找到了曲萍组长,跟她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当赵玉说完之后,曲萍亦是感到茅塞顿开,非常重视,她立刻调派最好的人手,去挨盘调取监狱资料,寻找符合的目标。

    他们要找的,乃是40岁往上,因为绑架案而坐牢,而且至今还在服刑的人,尤其是案情跟棉岭绑架案手法相像的罪犯!

    最后,经过一番筛选,他们从秦山所有的监狱,一共找出了6名符合这一特征的罪犯来!

    然而,通过进一步的资料调查,却很快又排除了3人,最后只剩下一半。

    而剩下的3人之中,唯有这个叫做焦海的人最为可疑!此人家住的鹿泉镇,和棉岭镇比邻。而且,他那已经被击毙的两名同伙,一个当过协警,一个干过工地!

    这样的条件,真是太符合赵玉寻找的目标了!

    难道说,这场惊天大案,就是这3个人干的!?

    试想一下,焦海的同伙已经死了,他似乎更没有必要再扯出自己犯下的棉岭大案了吧?他现在已经是无期了,要是这件案子被揪出来,那他的老命肯定就玩儿完了!

    正在赵玉焦急等待,反复思考的时候,随着铁门一响,狱警们已经把焦海带到了问询室内。

    焦海虽然才65岁,可多年的监狱生涯却使他显得老态龙钟。

    正因为他年事已高,所以狱警们只是给他戴了手铐,而没有使用其他刑具。当焦海坐下之后,他一脸嗫喏地看着身穿警服的赵玉,似乎正在担心着什么?

    赵玉却并不担心他会死不招供,不说实话!因为,他以前得到的隐形测谎仪,还剩下两个呢!

    只要该神器一使用,不管你心底有多么深埋的秘密,哪怕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都逃不过老子的法眼,嚯哈哈……

    为了尽快知晓那个期待已久的答案,赵玉没有多做罗嗦,直接要求焦海用“是”或“不是”来回答自己的问题!

    虽然焦海不太明白,但是长期的监狱生涯已经消磨掉了他的抗拒能力,当即配合地点了点头。

    赵玉亦是开门见山,直接问他:“焦海,我问你,你是不是和26年前的棉岭特大绑架案有关系?”

    听到赵玉义正辞严的喝问,焦海一下子懵了,连连摇头。

    赵玉赶紧提醒,要他只说“是”或“不是”。为了能够让焦海抓紧时间配合,他甚至恐吓焦海,说你丫撒谎也行!

    此言一出,那些旁听的狱警们全都懵了,他们还从没见过哪个刑警,是如此审问犯人的!

    “不是!”想了数秒钟,焦海才最终选了一个答案。

    绿灯亮。

    实话。

    哦噢!

    赵玉不免咯噔一下,赶紧再问:“牛伟光,梁美丽,陶晓……26年前,是不是你从棉岭公路上绑架了他们?”

    “不是”

    绿灯再亮。

    “你是不是杀死了他们?”

    “不是!”

    绿灯还亮。

    “你……你是不是认识他们?“

    “不是!”

    绿灯又亮。

    “那……那那那……你是不是认识棉岭绑架案的绑匪?”赵玉还不死心。

    “不是!”

    绿灯仍亮。

    “呼……”

    赵玉低呼一声奶奶个熊,再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虽然只问了几个简短问题,但是已经足可以证实,这个焦海跟棉岭案什么关系都没有!

    完了,找错人了!

    赵玉郁闷地想到,不但找错了人,而且,还浪费了老子一个测谎仪啊!如今我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了!心疼啊……

    “嗯……棉岭……”焦海认真地琢磨了一会儿,抬头问道,“长官,我知道这个地方!棉岭离我的老家不远,你说的,不会是棉岭的那件绑架案吧?一下绑了好几个孩子的?啊!?你……你不会是在怀疑,那案子是我做的吧?”

    焦海似乎是在担心什么,连忙解释道:“长官,你可要明察啊,那件案子可是好些年前了,我记得,当初发生那件案子的时候,我……哦对了!我去东山省收苹果去了,在那边整整待了好几年呢!你要不信,你可以查的啊!真的跟我没关系!我求求你了,真的跟我没关系……”

    说到这里,焦海越来越激动,脑门哗哗冒汗,甚至连眼泪都急了出来。

    不会吧!?

    这么夸张?

    赵玉心里有数,这家伙和棉岭案没有关系,可是……他现在为什么这么激动呢?是不是有焦虑症啊?

    转念一想,赵玉有些明白了。这家伙八成是在担心自己把他跟棉岭案扯到一起,然后再来个屈打成招之类的,让他把这件案子扛下来,当个替死鬼!

    唉!

    看来,这家伙做了这么多年牢,应该没少受罪!赵玉前世也是狱中常客,对此亦是感触深刻。唯有当自己深陷四壁高墙的时候,才能真切体会到,自由是多么得可贵!

    “行了,我的话问完了!没事了,你走吧!”

    赵玉转身跟狱警们打了个招呼,谁知,焦海竟然哇哇地哭了起来,仍在不停地叨咕着,棉岭案跟他没关系,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做那么大的案子!

    狱警们赶紧上前拉拽,将其往门口带去。

    “哎?等一下!”赵玉却猛然间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住了狱警,说道,“同志,同志,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儿事,想要再问一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