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60章 实地考察
    新的一天,赵玉开出了一个“离坎”卦来,卦文说:离火坎水,以火烧水,符文灼结,不生不死,堪若无虞。

    印象里面,这还是头一次把“离”卦开到了前面。按照赵玉的推测,这个“离”极有可能代表的是友情或朋友,今天正好趁此机会,仔细领悟一下。

    “坎”代表着女人,不知道今天又会遇到谁?

    苗人凤,会吗!?

    虽然卦文中没有得到“艮”卦,但赵玉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一大早驱车赶往了当年的案发现场。

    由于26年前的公路上没有监控设备,路上又没有找到有效的目击证人,当年警方只能根据面包车的速度,大体估算出了一个被绑架的地段来。

    牛伟光和一众小学生,极有可能在那一路段上遭到了绑架。

    然而,可惜的是,当年的山间公路,现在早已变成了高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赵玉开车在高速公路上,看着路旁蜿蜒的秦水河,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

    整条公路之上,唯有一条叫做胡家嘴的隧道,还依然维持着20多年前的风貌,显得古旧斑驳,旧历沧桑。

    在进入隧道的一刹那,赵玉倒是有过一丝闪念,觉得如果自己是绑匪的话,会不会选择在这段隧道里面动手呢?

    隧道全长两公里,在风驰电掣的高速公路上来讲,几乎是一闪而过。穿过隧道没有多久,路牌上便赫然出现了“棉岭”字样,已然到达了棉岭镇的地界。

    棉岭镇是该地区距离市区最近的地方,难怪当初陶先生等人,会选择让孩子到条件优越的市区学校上学。那个年代还不曾出现寄宿制小学,他们只能雇司机来回接送。

    其实,当年条件优越的梁万乾和陶先生本已经在市区买了房,正打算全家搬到市区居住呢,却不成想就在这个当口上,居然出了如此一件灭顶之灾!

    二人事后全都后悔不跌,要是当初能早一点儿搬家,孩子们就不会遭此劫难了吧!?

    赵玉沿高速匝道而下,在棉岭镇上溜了一圈儿。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但是,他从资料上可以看出,现在的棉岭镇再也不是过去的穷山村了,规模已经扩大了数十倍之多,所过之处,都是高楼洋房,再也不见往昔模样。

    赵玉感觉什么灵感也没得到,便再度把车子驶上高速,朝当年陶先生丢给劫匪的悬崖行去。

    和棉岭镇不同,那段悬崖位于山区腹地,距离发达地区甚远。车子下高速之后,赵玉一直开了很久的山路才终于找到。最后的一段几乎都是土路,异常难行。

    当赵玉下车溜达到悬崖边上之后,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因为,当年陶先生虽然从这里扔下了赎金,可劫匪们却是掩藏在悬崖下方得到钱的。他是不是到悬崖下面去体会一下,会更好一些?

    然而,悬崖陡峭,所见之处没有任何能够下去的路。要想到悬崖下面去,要么选择用绳索垂降,要么需要绕上很远,才能到达。

    赵玉站在山顶上朝下望去,但见悬崖下面都是密林和草丛,几乎望不到任何裸露的地面。

    别说,这里还真是一个领取赎金的好地方!

    根据地图上显示,悬崖下方都是荒无人迹的山沟,既便于隐藏,又能躲避追踪,由此可见,那些当年的劫匪们果然有够狡猾!

    不过……

    赵玉蹲在悬崖边上往下扒头,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年陶先生扔下去的可是整整五大包钱呐!陶先生一个人携带不了,还是跟另外一个家长一起运送的!

    一个绑匪,拿得动吗?

    又要拆窃听器,又要把钱运走,这难度可是不小!会不会下面有两个绑匪,或者更多?

    根据资料记载,除了陶先生的皮包之外,其他装钱的箱子,全都被劫匪们丢弃在了现场。

    警方对此作出过分析,其他人质家属的赎金,都是沉重的皮箱,而且里面装的都是旧钞。

    而陶先生的赎金则全都是从银行取来的新票,是赎金之中分量最轻的,便于携带,所以绑匪们才连带着皮包一起拿走。

    为了看得清楚一些,赵玉又往崖边靠近了一些。

    看着下面的高耸茂盛的密林,他不禁生出一个怪怪的想法,要是……当年陶先生往下丢赎金的时候,钱箱子万一卡到了树杈上,那可咋办呢?

    是不是……当年的树木,没有现在这么高?

    根据资料记载,当初陶先生按照绑匪指示来到这里的时候,绑匪们怕他找错了地方,特意在路口安排了指示箭头,而且还在悬崖上用油漆画了一个红圈。

    步话机早已压在石头下面,绑匪就是利用这个步话机,要挟陶先生把赎金丢下悬崖的。

    他们要求陶先生,不但要站在红圈里面,而且必须把五个箱子全都丢到同一个位置,否则的话,就让他们等着给孩子收尸!

    陶先生爱子心切,这才按照他们的指令行事。

    据悉,这个步话机一直还保留在市局证物科,它乃是建筑工地上经常使用的一种步话机,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此外还有一点,根据陶先生回忆,当初他刚一到悬崖,步话机就响了。

    这说明绑匪们早就看到了他,可是……赵玉仔细研究了研究角度,却发现如果劫匪位于山崖下面的话,似乎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吧?

    啧啧……

    难道……

    当年从这山崖附近,还埋伏着另外一个劫匪不成?

    更诡异的还在后面,山下乃是一片崎岖不平的山沟,道路难行,而当时又是在晚上,绑匪们拿到钱后又是怎样跑掉的呢?

    资料上记载,当陶先生丢下钱箱之后,刑警们立刻组织了大量的警力,把这片林区包围了起来,不但连夜搜山,而且还在附近的村镇设置了关卡。

    可是,除了找到下面那几个跟踪器,还有一些杂的乱脚印外,他们再无收获。

    按理说,这么大的力度,这么快的速度,绑匪带着钱安全逃脱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难道……他们会飞不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赵玉正在全神贯注地琢磨着,不料手机忽然响了,巨大的铃声甚至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差点儿从悬崖上一头栽下。

    我尼玛奶奶个熊……

    赵玉赶紧爬回安全地带,脸都吓白了!他一面骂着,一面接听了电话。

    结果,让他意外的是,电话居然是那位省级大领导苏扬打过来的,苏科长告诉赵玉,说他今天出差回来了,中午在六合顺请他吃涮羊肉!

    赵玉没想到这位大领导还真是说话算话,当即也不推辞,直接答应了下来。

    挂掉电话,他蓦地就想起今天开的“离”卦,如果“离”真的代表朋友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这次吃饭,能和这位省领导成为朋友呢?

    要是真有这么一个省级大员罩着,那以后老子岂不可以在警局里呼风唤雨了?刘长虎,再敢惹我,弄死你个小菜菜……

    不过,不知为什么,得知要和大领导吃饭,赵玉总觉得心里有点儿不踏实。因为,他知道这位一喝酒就变关公脸的大领导,乃是一个刚烈的汉子,自己要万一哪句话说不对,再把他给开罪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思来想去,赵玉眼前一亮,忽然想到了姚佳。

    对了,上一次在火锅店偶遇,苏扬还跟姚佳聊得挺投机呢!听那意思,他们都是从一个片儿区长大的,肯定有不少共同语言。

    嗯……

    要是我把姚佳喊上,有这位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护士长在,是不是就能减少我跟大领导闹掰的几率了呢?

    而且,事到如今,张景峰早已把姚佳男朋友的底细彻底查清楚了,姚佳毕竟委托过自己,今天也正好借此机会答复人家一下,岂不是两全其美?

    原来,上一次在三里屯,张景峰和赵玉不过是闹了个大乌龙而已,他们本以为那个藏杰的资金出了问题,迫不得已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到三里屯出货去了!

    然而,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人家藏杰的资金根本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不过是背着姚佳,在凌云买了一套小别墅!而且,他还特意为姚佳订购了一辆沃尔沃轿车!想用这两样东西作为嫁妆来迎娶姚佳,给她一个惊喜!

    由于贷款下来的稍晚了几天,所以藏杰才跟姚佳借了点儿钱。

    至于人家的生意,却是好得很呢!原来藏杰不光做名牌服装代理,还和他的老姨一起经营着两家小服装厂,上一次到三里屯,不过是在做合法贸易而已。

    幸亏赵玉被刘鹏飞的事给耽误了,要不然,肯定得闹个大乌龙!

    是如此,赵玉自然有必要跟姚佳知会一下,让她不用再担心了。

    要是放在以前,看到这位藏杰乃是个新好男人之后,赵玉肯定心里抓狂起急,怎么着也得给他使个绊方能解恨!

    可是,自打结识了苗英苗队长之后,赵玉对这位姚护士长的眷恋,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尽管姚佳和自己昔日的恋人相貌一样,可是这位女护士的脾气性格却是大相径庭,除了完美的容貌之外,赵玉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感觉。如今看到人家和男朋友女貌郎才,他亦是一点嫉妒心都没有起。

    是如此,在打电话的时候,赵玉也表现得较为正常,一本正经地把话说明白了。结果,人家姚佳小姐一高兴,还真的欣然应约。

    有了姚佳相助,赵玉就像买了份保险一般,心里也踏实了不少,赶紧驱车回返。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赶到了六合顺火锅店。

    谁知,让他意外的是,现在都中午12点了,可这家昔日火得一塌糊涂的火锅店却是一片冷清,大厅里仅有三四桌吃饭的客人而已。

    赵玉前脚还没迈进去,便赫然听到一声拍桌子的震响,同时,苏扬洪钟般的巨吼应声传来:

    “哼!这帮家伙,真是太不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