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55章 我的推测
    那一刻,赵玉真的是有点儿懵了,领导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还贤侄呢,咱们很熟吗?

    不过,看到探员们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他也不好矫情什么,赶紧低脑袋跟了进去。

    结果,让赵玉更凌乱的事情发生了。大领导看赵玉跟进来之后,竟是一句话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来回摆弄着咖啡机。

    “嗯……”赵玉看了半天,忍不住问了一句,“老大,你是不是想喝咖啡啊?要不,我给你弄杯?”

    谁知,赵玉刚一开口,廖局长便对他神神秘秘地做出了一个噤声动作,然后,然后……他就继续沉默了下去,在茶水间看看这个,瞧瞧那个的,跟逛超市似的。

    赵玉左右瞅了瞅,脑袋已经接近懵圈,他甚至猜测,是不是,领导担心这里有窃听器?你丫到底要搞毛啊?

    就这样,大领导一直在茶水间跟赵玉站了五分钟,期间没有任何交流。

    五分钟一过,廖局长这才迈步向外走去,在与赵玉擦身而过的时候,这才终于在他耳边小声念叨了一句:“赵玉,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以后好自为之吧!”

    嘛玩意儿啊?

    赵玉脑袋上快冒烟儿了都,心里一个劲儿地琢磨,丫的神经病也能当领导吗?

    然而,当赵玉再从茶水间走出来的时候,他却猛然意识到,那些探员同事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然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尤其是毛伟,眼珠子都直了!他刚才还吧吧地跟赵玉白话,说咱们这种人没有背景,不能乱得罪人呢!结果,人家大领导来了之后,光悄悄话就跟赵玉说了五分钟,这后台……也太横了吧?

    不光是探员,以栾萧萧为首的分局领导们,亦是对赵玉刮目相看。前几天刚有省级大员把赵玉当兄弟一般看待,紧接着,这市局新上任的主管局长,又称呼他为贤侄,这个赵玉……到底什么来头?

    廖局长笑呵呵地离开了办公室,临了,还极为亲切地跟赵玉挥了挥手。而一脸茫然的赵玉,甚至都忘了跟人家道个别,傻在原地一动没动。

    赵玉真的是迷惑得不要不要的,如果这位大领导没毛病的话,他刚才主动亲近我,难道……就是要帮我提高一下地位吗?

    地位?

    “震”卦!

    难道……这就是今天遭遇的奇遇?

    可是……我跟这个人毫不相识啊?他为什么要帮我?廖景贤?俺家没有姓廖的亲戚啊?

    虽然赵玉迷迷糊糊的,但是在同事们的眼中,已然对他另眼相看,除了惊讶和意外,还多了几分崇拜!

    下班后,赵玉先抽时间到银行开了个保险箱,把那一皮包钞票存好,这才赶到天然居美食城参加了毛伟的饭局。

    毛伟人缘不错,在饭店一连请了两大桌。一桌请a组的同事,另一桌则请的都是分局各科室的头头脑脑,像公共信息科、宣传科、经侦支队甚至连出入境部门的主管领导全在,连那位扫黄打非办的陆兆鸿主任也来了。

    陆主任一看到赵玉就想邀功,跟他讲一讲自己如何大破茶海街的!然而,赵玉却赶紧冲他摇头摆手,然后装逼似的告诉他,这都是咱俩的秘密,低调,千万要低调!

    陆主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赵玉更加佩服。

    看到陆主任也对赵玉点头哈腰的,探员们更懵了,已然把赵玉惊为天人!

    当然,由于关系密切,刘长虎自然也到了场。不过,毛伟知道他和赵玉上不来,便把刘长虎安排在了另一桌,没让他俩见面。

    饭桌上,同事们都在好奇地追问赵玉,问他,那位廖局长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你俩到底什么关系?

    这一次,赵玉没有半点隐瞒,坦诚布公地告诉大家,我俩什么关系也没有,而局长大人也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切!”

    结果,赵玉的诚实立刻换来了众人的鄙夷。

    彭欣言道:“行啊,你小子就装吧你!我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你现在是领导眼中的红人,有权装逼!”

    “哎?”赵玉赶紧解释,“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那个什么什么局长真的屁嘛没说!我还以为他神经有问题呢!”

    “吁……”

    赵玉越解释,同事们就越嘘他,认定了他就是在妥妥的装逼!

    唉!

    赵玉禁不住又气又恼又无奈,得,这回连说实话都没人信了!

    当个好人——真难!!

    饭局热闹,却也不过是闲聊而已。除了欢迎毛伟的回归之外,大家主要谈论的还是眼下这件号称秦山第一悬案的棉岭绑架案!

    两个大桌同在一个雅间之内,虽然中间有屏风相隔,但邻桌上那些领导们的高谈阔论,赵玉却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虽然这件案子现在搞得如此声势浩大,但是自认为经验丰富的领导们却并不看好。

    某位科长直言不讳地发表看法道:“大家看着吧,以前,像这样的大动静我少说也得经历过十回八回了,最后的结果,全都可以用四个字概括——雷声大雨点小!别看现在气势高昂的,等到最后查无可查了,就谁也不愿意再提了!”

    “哎?”刘长虎笑着挑毛病道,“雷声大雨点小这不六个字吗?张科长你不识数啊?哈哈哈……”

    众人哄笑。

    “刘队长啊,这一次,你们可真是任务艰巨啊!”陆兆鸿诚恳地说道,“我资历浅,26年的悬案,我真是闻所未闻!你说,那些当年的凶手,会不会已经老死了啊?这玩意儿还上哪儿查去?”

    “嗯……”刘长虎没有底气地回了一句,“要查的,要查的……”

    “小陆啊,”这时,一个南方口音的领导说道,“这个嘛你就不要替刘队长操心了哦,刘队长副处都评上n年了,这个小小的刑警队长职务,不过是个临时的跳板而已嘛!来来来,咱们是不是该敬未来的领导一杯啊?”

    “呦呦呦,哪里哪里……”刘长虎受宠若惊,“苏干事你太看得起我了,还是我敬大家吧!”

    “干杯……”

    听着这帮人扯皮似的恭维,赵玉顿感一阵厌恶,那个找小姐给刘长虎下套的念头,再次在脑海中冉冉升起。

    由于下午还有很多事情要办,赵玉没有喝酒。吃完饭之后,他先是打了个电话给花花,让她帮忙照顾一下大亨,自己则直接回到了警局。

    他也是有些好奇,想要看一看,失踪科的专家们,会把那个神秘失踪的梁思思画成什么样子?

    梁思思失踪的时候仅有7岁,26年过去,如果真的还活着,已经33岁了都,专家们画出的肖像,会是正确的吗?

    带着这个念头,赵玉径直去了失踪科。可令他失望的是,失踪科一个人也没有,大门紧闭。

    没办法,他只得先回办公室休息休息再说。此时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早,警局大楼冷冷清清的,和上午的热闹场面截然相反。

    谁知,当赵玉走到b组办公室门前的时候,发现b组的大门是开着的。扒头往里一看,但见偌大的办公室内,唯有曲萍组长一人。

    曲组长正站在白板面前,认真仔细地思考着什么,还不停地往白板上写写画画。

    由于受害人太多,一面白板记不过来,竟是一共竖起了三面白板,每一面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

    看到眼前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赵玉的思绪又飞回到了当初侦破剁手案的时候。那时候,曲组长正像眼前这样,一丝不苟地思考着破案线索,日夜不休!

    而刚才酒桌上,那些领导们一个个眉飞色舞,高谈阔论的,和眼前这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曲组长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领导嘴里,一个“雷声大雨点小”就把这么一件重要的案子草草定了论。然而,曲萍组长却在这里尽心竭力,挖空心思地寻找破案线索,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这等精神,如何不令人肃然起敬?

    赵玉默默地看着曲萍,心里亦是倍感敬佩。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赵玉思量了一下,还是抬脚进入了b组办公室,来到了曲萍面前。

    曲萍扭头只看了赵玉一眼,便将目光转回了白板,饱含敌意地问了一句:“赵神探来了,有何指教啊?”

    “嘿嘿嘿……”赵玉满脸堆笑地回答,“别,别误会!曲组长,我来,不过是想跟你说声谢谢!大前天我削刘长虎那龟儿子的时候,要不是你帮我解了围,我可能就不好收拾了!”

    “别客气!”曲萍仍是目不斜视地冷冷说道,“我只是对事不对人!”

    “嗯……”为了避免尴尬,赵玉急忙没话找话地问,“同事们呢?是不是都安排出去调查去了?嗯……查得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没?”

    哒哒……

    曲萍把记号笔的笔帽盖上,转回头来瞪着赵玉说道:“赵玉,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只是反对你这个人而已,却不反对你的能力……”

    说着,曲萍把记号笔递给了赵玉,道:“说吧,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嗯……”赵玉看了看曲萍,又看了看白板,犹豫了3秒之后,这才接过记号笔,对曲萍说道,“曲组长,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是这样的,我这些日子一直在琢磨,你说,这件绑架案有没有可能,和上次咱们调查剁手案时的情况——是一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