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53章 珍爱生命远离苗英
    “哈哈哈,太好了!”刘长虎拍着毛伟的肩膀说道,“现在正是咱们重案组用人之际,老毛的回归,实在是让咱们如虎添翼啊!哈哈哈……”

    “的确!”栾局长会心笑道,“曲萍组长,毛伟组长,ab两组双剑合璧,这一次,可一定要打一场漂亮的大仗,给咱们容阳分局争光!”

    栾局长最会鼓动士气,带头鼓掌之下,那些本来不愿动手的人,也只得跟着啪啪地拍。

    “多谢领导们的抬爱!”毛伟略显腼腆地说道,“我在医院里面躺着,也是实在无聊,还是太喜欢这份工作,太想念重案组的兄弟姐妹们了呀!请大家放心,我这次提前回来,一定会好好工作,听从刘队长的指挥,为咱们分局贡献一份力量!”

    啪啪啪……现场又是一片掌声。

    赵玉仔细地看了看信誓旦旦的毛伟,心里却感觉有些异样。搞毛啊?这家伙腿似乎还瘸着了吧,怎么就突然回归了?以前听说,他应该再在医院躺上两个月才能出院好像?

    难道……

    这家伙是冲着1000万悬赏金来的?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赵玉刚来重案组实习没多久,毛伟便摔伤了,他和这位组长大人基本没有什么交集,并不了解他的脾气秉性。只是听彭欣等人说过,毛伟是个老好人,对上级也挺好,对下属也挺好,谁都不得罪!

    不过,看着毛伟和刘长虎异常亲切的样子,赵玉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哦,对了!”栾萧萧局长连忙说道,“在彭欣同志代理a组组长期间,她的出色表现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由于现在处于非常时期,毛组长身体尚未完全康复,所以领导们决定,由彭欣同志为a组副组长,协助毛伟同志一同领导a组。希望大家全力配合,团结一心,争取早日破案!”

    说完,又是程式化的一片掌声。

    掌声过后,会议才终于转到了正题。既然是案情分析会,那自然要以讨论案情,安排侦查工作为主。

    曲萍组长率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自从挖出尸骨与赎金之后,她已经派人调查过那段矿井的归属情况。

    银盘镇的银矿洞,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便已经彻底荒废了。矿区当时均属国家管控,虽然也有个人承包的现象,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许多当事人都已不在人世,所以很难查起了。

    不过,由于那段矿洞的结构异常复杂,生人一般不敢擅自进入。因此,曲萍怀疑,绑匪中至少有人熟悉矿区,他们才会选择在那里掩藏被害者的!

    而且,矿洞坍塌之后,还有人在外围围上过木栅栏。

    所以,这条线索无论如何不能轻易放弃。未来的调查重点,还是应该围绕着银盘镇的矿区调查。应该派些人手,去走访那些熟悉矿洞情况的老人,看看从他们嘴里能否得到什么消息?

    另外,当年负责此案的刑侦探员曾做出过分析,想要一下绑架这么多人,绑匪的数量至少要在3人以上。

    就拿取赎金的那天来讲,他们需要一个人在悬崖下面等赎金;一个人去给家属打电话;还要留下一个人,去看守那些被绑架者。

    当初,绑匪能巧妙地从警方监视下取到赎金,不但能利用公共电话躲避追踪,而且还能破掉赎金中的跟踪器。这说明,绑匪里面,应该有人熟悉警方的办案手段才对。

    这个人,有可能是一个曾在警务系统工作过的人。亦或者,他有一个当刑警的好朋友!

    所以,这条线索也可以算作一条重要线索,重新展开调查,看看当年那些警员名单之中,有无可疑对象?

    随后,通过探员们对此案的深入讨论,最终又确定下来数个调查方向,并且开始分配任务。

    这一次,真可谓是全员出击,规模空前。探员们誓要把棉岭绑架案重头彻查,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赵玉自然也不可避免地领到了任务,由于张景峰和梁欢的回归,再加上张景峰的寻人高手身份,这哥仨领到了其中一项艰巨的调查任务,那就是寻找那名失踪不见的人质——梁思思!!

    如果,万一,这个女孩还活在世上,那么一旦能够找到她的话,无疑可以使这件特大悬案水落石出!

    然而,熟悉寻人工作的张景峰却对此并不看好。他毫不隐晦地说,寻找这个已经消失了26年,而且生死未卜的小女孩,根本无异于大海捞针!

    首先来说,女孩儿仍然活在人世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绑匪们已经残忍地杀害了五名人质,根本没有理由留下这么一个活口,让其成为一个巨大隐患!

    如果女孩已经死了,尸体被埋藏在了别处,那么除非有人还能上演赵玉这样一出近乎奇迹的意外发掘,否则,根本没有找到的可能!

    如果女孩还活着……

    一想到这种可能,哥仨的眼神便已然出卖了自己。这种可能性,真的几乎为零!梁思思怎么可能还活着?她怎么活着?当年她已经7岁了,如果她逃脱了,为什么一直没有被世人发现?

    在这个女孩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然,不管有多少困难,既然领到了任务,那无论如何也要查下去。因此,在分析会结束之后,这哥仨便当场商量起调查计划来。

    张景峰最有经验,他说最为直接的,也是最为有效的办法,就是去国家寻亲库里寻找,看看有没有能和梁思思家属匹配的dna!

    其次,就是让失踪科的专家们给她制作一副模拟画像,画出梁思思长大成人后的模样,然后再发往全国,刊登寻人启事!

    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梁思思当年还是个孩子,没有法定的身份信息之类,使用张景峰惯用的寻人方法,根本行不通。

    既然如此,哥仨决定,先按照张景峰的办法去试一下。

    计划敲定之后,赵玉这才指着自己的一皮包钱跟梁欢说:“老梁啊,你回头帮我联系一下吧!这些钱想尽快出手,这玩意儿也不能存到银行,放在家里也不太安全,还是早点儿换成钱的好!”

    梁欢点头,说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一定能给你换个好价钱!

    张景峰则说,安全起见,还是到银行开一个保险箱去,把东西放在那里最好!赵玉一听在理,便决定待会儿一下班就去银行寄存。

    三个人正收拾东西,梁欢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拉着赵玉的胳膊说道:“对了,小赵儿啊,我听我媳妇说,你昨天……好像跟他们分局的苗晓英发生了点儿摩擦是吧?她……她没把你怎么着吧?”

    “哎?”赵玉不服,忙说,“老梁,不带这样儿的,你就那么小看我的实力吗?”

    “小赵啊!”梁欢语重心长地说,“你跟谁闹矛盾都好,可千万不要惹到这个苗晓英!在我媳妇那边,他们可是有句心照不宣的八字箴言的,叫‘珍爱生命,远离苗英’!”

    “我靠,这么夸张?”赵玉笑了,大言不惭地说道,“我跟她交过手,没觉得怎么着啊?是,她是挺能打的,但到了我赵玉手里,嘿嘿嘿……”

    “你呀,还是没听明白!”梁欢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苗晓英的背景太……太那个了,但凡惹到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

    “什么?背景哪个了?”赵玉眼睛一亮,忙问,“老梁,你快跟我说说,这个苗英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家是不是挺有钱的?她搞对象了没?”

    “兄弟啊!”梁欢继续摇头,“要是知道她什么来头,不就不用害怕了吗?关键是不知道啊!我听我媳妇说过,连他们分局的局长都不知道这苗晓英的底细呢!

    “有一次,苗晓英和他们分局的一位副局长闹了点儿矛盾,好像是那家伙想吃苗英的豆腐,结果,苗英当场把他打得跟猪头似的,要多残忍有多残忍!

    “本来,人们都以为苗晓英这下完蛋了!

    “然而,你猜怎么着?第二天刚过,那个副局长就被调走了,调令是连夜从省里传达下来的,直接把人调到附近村镇的派出所当差去了,等于连降了三级!而苗晓英呢?什么事都没有,照常上班,照常当她的刑侦队长!”

    我靠,不会吧!?

    奶奶个熊……

    赵玉暗吃一惊,他居然再一次小看了这个苗英。原来,这个苗人凤不但能打,有钱,而且还有——势力!

    这……

    这可怎么弄?

    回想起昨晚那惊情一吻,他感觉后脊梁骨都在直冒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