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51章 狡猾的劫匪
    当初被绑架的几名孩子,全都是棉岭镇上有钱人家的孩子。

    以这位梁万乾老先生为例,他过去就是棉岭镇的富翁,现如今更是了不得,早已是拥有两家龙头地产企业和数十家实业公司的大老板,乃是秦山响当当的商界人物。

    26年前,遭人绑架的六年级女孩梁姝寒,便是他的独生女。

    梁万乾37岁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一直视若掌上明珠,却万没想到会遭此横祸。被绑架后,女儿长达26年的生死不明,让梁老爷子一家痛不欲生,欲哭无泪。

    如今终于得到了女儿的消息,可等回来的却是一堆枯骨,如何不让他哀痛欲绝,肝肠寸断!

    而给赵玉一皮包钞票的那位陶先生,不但身为秦山银行的执行董事,而且还在市委担任重要职务。他的儿子陶晓,也是当年的受害者之一,被绑架时只有11岁。

    此外,那位坐轮椅的耄耋老人,乃是受害者刘鸿翔的爷爷。此人现为棉岭农资公司大老板,手底下有着数十家纺织企业。

    另外两位受害者家属虽然没有以上三人声名显赫,却也是家财万贯,商贾巨富。

    因此,当梁万乾带头提议悬赏200万之后,另外四家全都毫不犹豫地跟着开出价码,使得悬赏金额一下累积到了1000万的逆天地步!

    再加上之前警队开出的50万悬赏金,如果谁能捉住棉岭绑架案的元凶,就可以得到高达1050万的赏金,而且,还不用纳税!

    赵玉已然傻了,他提着陶先生给他的一皮包旧钞,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感觉这皮包里的20万,简直太轻了!

    奶奶个熊……

    1000多万呐!?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赵玉……赵玉,赵玉!!

    他不断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试图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

    要知道,我可是有奇遇系统在身啊!要是还能像破获前几件案子那样,抢在别人之前把绑匪捉住了,那……我这一辈子,是不是就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奇怪的是,在第一时间,赵玉并没有幻想自己有钱之后,该怎么怎么享受,而是忽然冒出了一个无厘头的想法来:如果自己有钱了,那我也要买辆大众辉腾,然后到苗英面前显摆显摆去,看看苗人凤怎么说自己!?

    完了,完了!

    思春了我这是!

    赵玉不禁为自己感到气恼,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脑子里居然还在想着苗英呢?

    难道……我真的被她给迷住了吗?

    ……

    因为承办了这件震惊秦山的大案,容阳警署一夜之间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警局外面记者如云,而警局内部亦是沸反盈天,上至领导下至警员,还有各个部门,全都忙乎得不可开交。

    分局有专门召开案情分析会的会议室,可重案组很少会用到,一般都是在a组办公室里把人集合一下,对着白板简单说上几句即可。

    可是,这一次明显不同了,由于本次案情特别重大,上头又来了不少大领导,所以案情分析会被安排在了警局最大的专业会议室召开。

    10点整,会议正式开始。由于本次案情分析会级别较高,所以会议伊始,领导们基本都在说着官方的客套话。

    主持会议的栾萧萧副局长率先为大家介绍了到场的市局大领导,并且表示热烈欢迎。

    然后,市局一位刚刚升任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廖景贤开始讲话,廖局长表示,上级对本案非常重视,拜托容阳警局的同志们,一定要把真相查出来,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紧接着,轮到分局一把手周安东局长发言。

    周局长先是欢迎领导;然后再说容阳分局接到了这个重要的任务,一定会尽心尽力,好好侦办之类;其次,则给众警员们打气,要求各部门通力合作,尽早破案!

    最后,他还郑重地告诫所有警员,说本案牵扯极广,影响太大,探员们一定要严格保密,任何办案细节都不得向外界透漏,哪怕是自己的至亲也不可以!

    总而言之,领导们说得都挺到位,不但给大家指明了方向,还鼓舞了士气。

    再往下,随着大领导们的相继离席,这起关于棉岭特大绑架杀人案的案情分析会,才算正式开始。

    栾萧萧局长作为主管局长压阵,而重案组机动队的队长刘长虎自然首当其冲,为本次分析会的主持人。

    虽然探员们已经对案件经过非常熟悉了,但是按照惯例,还是由曲萍组长,将当年绑架案的整个经过重新讲述了一遍。

    26年前,司机牛伟光开着一辆昌河牌面包车,载着五名在市区光明小学上学的学生,于放学返回棉岭镇的途中失踪。

    三天后,有不明劫匪给家属打来电话,向每位家属勒索20万赎金,并且要求他们不得报警。

    本来,家属们并没有选择报警,打算破财免灾,用钱来换回五个孩子。

    然而,五个孩子一起失踪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整个棉岭镇便全都传开了。

    而且,由于绑匪们在电话中并未提到司机牛伟光,牛伟光的妻子担心丈夫安危,也提前报了警。

    最后,警察闻讯赶来,介入其中。

    当时,警方按照传统的思路认为,绑匪既然有目标地绑架了镇上有钱人家的孩子,说明他们不过是为了求财而已,撕票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而且,他们的介入工作做得比较缜密,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掌控局面。

    交赎金的那天,警方不但在目标处做了布控,而且还在钱里面安装了跟踪器,然后由陶先生和另外两名家长通往指定地点交赎金。

    谁知,到了指定地点之后,陶先生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亭里的公用电话,劫匪要求他改换交钱地点,并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陶先生无奈,只能和其他家长赶往新的地点。

    暗中监视的刑警们,也不得不跟随着改换布控线路。

    然而,这一次到达现场之后,陶先生等到的却又是另一个公用电话,绑匪要求他们再去新的地点交钱。

    一来二去,绑匪们一连换了四个地点,其中还有两个地点是重复的,直把刑警们搞得晕头转向。

    陶先生生气了,还在电话里面威胁过劫匪,然而,电话里却忽然传来了他儿子陶晓的呼喊声。

    如此一来,陶先生再也不敢违背命令,只好拎着钱箱子,继续按绑匪所说的接头地点找去。

    最后,当日头将要落下,大地正要陷入黑暗的时候,按照绑匪们的指示,他们终于带着钱来到了一个荒无人际的悬崖边上。

    结果,陶先生的手机响了,绑匪在电话里要求,让他把所有的钱,全都从悬崖上扔下去!

    悬崖高约60米,附近根本没有下山的路。那时候天色又晚,只能看到山下全都是密林,其他什么也看不见!

    当时,陶先生怎么也没想到,劫匪们竟然会使用这种方法拿钱,在将要扔钱的一刹那,他的确犹豫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被绑架的孩子,爱子心切的他,最终还是把钱——丢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