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50章 峰回路转
    上午10点开会,赵玉本以为还能再多休息一会儿,可眼皮还没闭紧,彭欣的电话就来了!

    彭欣叫赵玉赶紧、立刻、马上来警局一趟,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赵玉有点儿意外,忙问什么事情?

    彭欣却告诉他,你来了就知道了!快!

    哎呦……

    赵玉伸了伸拦腰,虽然今天开出了“兑震”卦,说明他在钱和地位上有可能发生改变,可是没有代表工作的“艮”,则说明他并不会得到什么破案线索吧?

    不过,自己已然决定重新做人,那也不能是白说的!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今天,老子就得做出个人样来!

    于是,赵玉强打精神来到卫生间洗漱。一洗才知道,感情自己昨晚的一通厮杀,已然浑身淤青,到处是伤。

    其中,最厉害的,还要属苗英给自己的那几下子。胸口挨了两脚,肋骨不断就已然是万幸了!最惨的则是打在脸上的那拳,拳头正中眉心,鼻梁酸疼,眼睛红肿,差点儿破了相了都!

    这个苗人凤,下手真是太狠了!

    枉我赵玉这么对你着迷!

    不过,回忆昨晚那突然间的一吻,他却又摸着自己的嘴唇,陷入了某种回味……

    换好干净整洁的警服,赵玉正要出门,可忽然想起另外卧室中的两位美女,他又不得不停住了脚。

    因为,老子已经说了,今天要重新做人!说话可要算话,玩小姐哪有不给钱之理?想到此,他便翻找钱包,从里面掏出了2000块钱来,然后放在了杨虹的外套上。

    大亨看到赵玉出门,也想跟着,赵玉却摆手把它轰了回去,口中念道:“待会儿让你花花姐姐照顾你吧,我有要紧的事办呢!大亨啊,你可记住,从现在起,你的主人已经是一个好人了啊!以后,你也要做一条好狗,知道不?”

    赵玉说完一抬头,却只看到了大亨正在远去的尾巴。

    他拎好包儿,出门下楼。

    刚一走出楼道,一抹明媚的阳光便倾洒在他的脸上,让他倍觉清爽陶醉。啊……真好的阳光,从现在起,一切都要重新……

    赵玉刚刚感慨了一半,水果摊上便传来了姜大风的吼叫:“臭警察,我正要找你呢!赶紧的,收拾行李给我搬走!你搞什么啊搞?昨天晚上带着几个女的鬼哭狼嚎的?像话吗?”

    “我……你奶奶……”赵玉刚要大发雷霆,猛然想起自己的誓言来,赶紧运了一口气,强压怒火说道,“哎呀,姜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昨晚打扰到你了,嗯……下次,下次应该不会了……”

    赵玉以前从未说过软话,乍一出口,感觉万般别扭。

    “没下次了,听见了吗?”姜大风气疯了都,“你这什么无良警察啊,又养狗又养人的?我这楼都快被你拆了,你知道不?”

    呼……

    看到姜大风飞扬跋扈的样子,赵玉一直在狠狠运气,恨不得上去就把他摊子砸了!

    不过,他的理智最终还是占领了上风,艰难地心平气和道:“姜老板,我不跟你浪费口舌了,咱俩有合同,合同上没说我不许养狗,也没说我不许泡妞儿,你要想赶我走,那你就去法院告我去吧!拜拜了您吶!”

    说完,赵玉转身就走,身后则刷刷地飞过来了一大把姜大风扔过来的菠萝皮!

    嘿嘿嘿……

    转过墙角,赵玉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非常满意。以德服人,以法律说话,我赵玉是个讲理的——人民警察!!!

    嘿嘿嘿……

    当赵玉终于来到单位的时候,警局门口的景象,顿时吓了他一跳。但见那里停满了各种电视转播车,还有拿话筒的记者,抗摄像机的摄影师!

    我咔……

    这么大阵仗啊?

    他吐了吐舌头,感觉从正门进去比较麻烦,还是走后门的好。

    谁知,后门同样围着一大堆记者,看到赵玉身穿警服之后,顿时有几个人围了上来,问这问那的,主要都是关于棉岭案的问题。

    赵玉从没被记者采访过,本有心跟他们扯扯皮,可还没开口,彭欣的电话又响了,一个劲儿地催促赵玉赶紧过来,并且要他直接奔鉴证科去。

    鉴证科?

    赵玉琢磨了一下,看来,真是有什么大事了!

    想到此,赵玉赶紧用最快的速度穿过人群,进入了警局大楼。当他来到鉴证科的大厅之后,发现这里同样是人山人海。

    不过,与门口的热闹景象相反的是,这里虽然人多,却是一片肃静,而且时不时地传来一些低声啜泣与哭声。

    大厅两旁的座椅上,坐着许多各色打扮的人,足有二三十个,低低的啜泣声,正是从这里传来。

    赵玉左右看了看,发现彭欣并不在场。不过,张景峰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跟他打了个招呼。

    “老张,你来的正好!”赵玉忙问,“现在什么情况了这是?”

    “我也是刚来不久!”张景峰指着鉴证科的正门说道,“我只是听说,正式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可能出了点儿意外,所以领导们还在商议,到底该如何解决?待会儿看开会怎么说吧!”

    “嗯?意外?什么意外?”赵玉一惊。

    “我也不知道!”张景峰摇头,然后指着座椅上的人说,“这些都是当年那些被绑架的孩子家属!既然把他们喊过来了,我想,那些尸骨……”

    由于现场太过安静,张景峰不好说仔细。不过,赵玉却是听得明白,那些尸骨必然都是当年那些被绑架的孩子们的,这是家属们来认领尸体了!

    之前胡彬已经告诉过赵玉,所以赵玉也有心理准备,并不感到意外,只不过,他不明白,尸检到底会出现什么意外呢?

    二人正说着,旁边证物室的门忽然开了,彭欣领着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对男女均是两鬓半百,已然年纪不小。可是他们的穿着打扮却非常时尚气派,一看都是有钱有地位的上层人物。

    那女人的眼睛湿红,显然是刚刚哭过。男的则剑眉紧锁,一脸的愁容,手中还提着赵玉从矿洞中捡到的那个皮包。皮包依旧鼓鼓的,说明钱还依然都在里面。

    “哦,”彭欣一眼看到赵玉,连忙向俩人介绍道,“陶先生,这位就是发现了……嗯……发现了案发现场的赵玉警官,你们的钱也是他找到的!”

    被称作陶先生的中年男子赶紧双手合十,冲赵玉拜了拜,这才伸出手去,紧紧地握住了赵玉的双手!

    “赵警官啊,感谢,感谢!”陶先生激动地说道,“要不是您,我儿子恐怕永远失踪下去!我能在有生之年,找到晓晓的尸骨,也算……也算……”

    说到此处,陶先生眼眶湿润,再也说不下去了。而旁白的女人则早已泪如雨下,掩面而泣。

    “哪里,哪里!”虽然陶先生话不多,但赵玉却被其深深地感染,忙安慰般地回道,“我也是在追逐嫌犯的时候,偶然捡到的!这……也是冥冥中的天意吧!都是我应该做的!”

    “谢谢你,谢谢你!”陶先生紧紧抓住赵玉的手,却忽然把皮包的提手按在了他的手中,“哦,对了!赵警官,要没有您,孩子们也不会重见天日!这些钱都是您找到的,您拿去吧!这不光是我本人,也是我们所有家属的一点儿心意!”

    啊!?

    赵玉愣了,旁边的探员们亦是面面相觑。

    “不不不……”赵玉连忙把皮包往回递,“这可不行!钱是你的,我怎么能要?”

    然而,陶先生却紧攥着双手,没有半点儿拿回来的意思。

    旁边的中年女人也开始流着眼泪劝,让赵玉赶紧把钱拿着,这都是他们应该感谢的。

    谁知,正在赵玉与他们撕扯之间,从座椅上忽然站起一个白发老人来,老人一开口便暴喝一声:

    “拿着吧,警官!!!”

    老人的话,登时让现场一片安静。

    众人抬头观瞧,但见老人身穿名贵西服,右手拄着一根拐杖,满头银发却是精神矍铄。

    老人迈大步来到赵玉跟前,激动地说道:“警官,这点儿钱,对我们不算什么,只是表达一下我们的感谢而已!没有你们,我们那些可怜的孩子就不会重见天日!我们也至死不会瞑目!我……那可怜的孩子啊!”

    老人仰天长啸,声如巨雷,浑身颤抖间却早已老泪纵横:

    “26年前,我们曾经失望过一次,希望这一次,你们不要再让我们失望了!警官们,我拜托你们,既然我们的孩子已经找到了,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抓住凶手,将那些丧尽天良的畜生绳之于法!!

    “我,梁万乾在这里说话,我愿意拿出200万悬赏金,奖励给能够抓获真凶的人!!26年了!我决不允许,他们再逍遥法外下去!”

    “对!”陶先生双眼红肿地说道,“我也出200万!”

    “还有我……”另一个坐轮椅的老人举起了手。

    “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