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38章 名不虚传的跟踪犬
    不过,赵玉想得虽好,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隐形隐身衣的持续时间,却仅有短短的60秒而已。

    赵玉不免有些失望,一分钟哪够用的?貌似看不过来吧都?这要真的进女澡堂子,还没看仔细,就得露馅儿!

    根据以往惯例,上一个系统奇遇完成之后,就该开启新的奇遇了。当时外面还下着大雨,赵玉便在车上点了根烟,准备开卦。

    结果,赵玉的表现,立刻引来了大飞的强烈鄙视。大飞心里说话,这个赵玉真是脾气不定,刚才梁欢想抽烟他都放狗,可现在自己倒抽了起来?太不讲理了吧也?

    赵玉不理会他,一顿猛咳过后,新卦开出:

    “坎离卦,坎水离火,水沉火轻,堪舆博青,云扫日月,双心露明。”

    “坎”字当头,让赵玉隐隐觉得,今天是不是又会跟哪个女人打上交道?不知道,这一次会是谁呢?

    至于代表着火的“离”卦,则目前还未探测清楚。根据赵玉的分析,在离和巽之间,必然有一个代表着家庭或亲情,今天倒要确定一下,看看哪一个才是?

    卦文开好之后,赵玉这才感觉稍稍踏实了一些,然后又思量了一些别的事情,这才躺在车座上迷迷糊糊地眯到了天亮。

    此时已经早上六点,他憋了一宿,直感觉肚子鼓鼓囔囔的,需要放一放水。

    于是,在又醒了个盹之后,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谁知,身后的马犬一看主人下车,自己也噌地跟了出来。

    “呦?没睡啊你?”

    赵玉低头跟它打了声招呼,却蓦地看到,狗狗早已急不可耐地窜到一棵小树底下撒尿去了。哗哗的,还挺多……

    “呵呵……”赵玉笑了,“你小子也快憋坏了吧!?”

    言罢,他抬头看了看四周。

    此刻,虽然是清晨十分,可山脚下的空地上却比昨天还要热闹,上级新调配来的工程人员,以及一些新的警力,都在忙碌的工作着,使得警戒范围不断扩大。

    围观是一种美德,许多银盘镇的村民一大早就好奇地围了过来,正在警戒线外指手画脚地看热闹。

    更厉害的是,赵玉还看到有不少扛着摄像机,和拿着话筒的记者出现。真想不到,媒体这么快就摸到了消息,真是有够敬业。

    赵玉所在的地方当然没有厕所,要想走正规渠道,就需要回到镇上寻找公厕,一来一去至少20分钟。

    赵玉等不及,只能就近解决一下。在左右寻找之后,他发现右侧的一片树丛比较高,旁边也没有人,正适合解决一下当务之急。

    于是,他悄悄地往那片树丛走去。

    谁知,狗狗解完手之后,竟是又窜又跳地跟了过来,不但围着赵玉转了几圈,还汪汪地叫了几声,显得特别兴奋。

    “嘘……”赵玉不觉郁闷,赶紧喝止,“别叫了,闭嘴!咱这是去撒尿了,让人看到不好……”

    然而,赵玉还没说完,狗狗却率先朝他选择好的树丛跑了过去。赵玉又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才跟着走了过去。

    “汪!汪!汪!”

    很快,树丛中就传来了马犬的吠叫,它不但叫的特别欢,还呜噜噜地发出了好似护食般的低吼。

    靠!

    赵玉暗骂一声,傻狗,乱叫什么?撒泡尿而已,担心别人看不见我吗?

    然而,他实在快憋不住了,见已经到了僻静之处,便开始解裤腰带,准备开闸放水。

    “汪!汪……”

    狗又在正前方叫了几声,谁知,这一次狗叫之后,从草丛里却猛地传来了“哎呦”一声!

    赵玉吓了一跳,差点儿失禁都,这个发出“哎呦”的,居然还是个女人的声音!?

    “汪!汪!汪……”马犬仍在对着草丛狂吠,好似遇到了敌人。

    赵玉意识到可能出了情况,赶紧提着裤子窜了上去,同时冲狗喝令道:“喂,别叫了!找打啊你!”

    结果,他再一转眼的工夫,却猛然看到旁边的草丛里竟是蹲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正在解手的女人!!

    更让赵玉抓狂的是,这个正在解手又身穿警服的女人,还不是外人,正是自己的大局长——栾萧萧!

    哎呦我靠!

    这……

    赵玉的脑门顿时布满黑线,脸上的肉都开始颤抖起来。

    此刻,栾萧萧亦是看到了赵玉,脸腾地就红了,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赵玉的反应还算够快,乍一看到是局长大人正在解手,他赶紧从地上抄起一截木棍,假装朝马犬丢了过去,同时大声喝道:“滚,快滚!哼!哪儿来的野狗?”

    看到主人怒了,马犬还算有够配合,赶紧躲得远远的。

    呼……

    看到狗跑开了,赵玉这才松一口气。为了跟狗撇清关系,他赶紧冲栾局长找补了一句:“没事了,野狗已经被我打跑了!您……嗯……”

    他想说“您继续”却又觉得不合适,便干脆冲栾局长打了个敬礼,打算赶紧消失。

    然而,匆忙之中,他忘了另一件大事,自己的裤腰带可是还没系上呢!这一打敬礼不合算,裤子竟是整个脱落了下去!

    再看那位本就尴尬的不要不要的栾局长,脸都变青了……

    ……

    五分钟后,赵玉蹲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数落那只马犬。他终于想明白,这条狗为何一下子就找到了正在解手的栾局长?因为,它真是名不虚传的闻屎专家啊!刚才它肯定是冲着便便去的!

    郁闷……

    这可不行啊,这是不是得教训教训?然而,马犬还挺精明,看到主人头顶冒火,早就躲得远远的,就是不往跟前凑合。

    此时此刻,栾局长早就回警车上去了。当她从赵玉身前走过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但是赵玉感觉得到,栾局长浑身都在颤抖,分明是气得不轻!

    这下可好,真是撒泡尿的功夫就把局长大人给得罪了,而且还得罪了个底儿掉!这……这怎么弄啊这是!?怎么自己的裤子还掉了呢?

    还有,局长大人也真是的,你一个女的解手,也不找个人给你看着点儿呢?

    唉!

    “坎”卦!

    女人!

    真没想到,今天第一个女人竟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遇到的!

    真是够尴尬了我的哥,这以后见着栾局长,唉!不敢想象……

    赵玉正自郁闷着,抬头之间,却看到身穿白色工作服的胡彬正从山上走来。摘下了帽子与口罩的他,脸色苍白,满脸大汗,显然已是疲惫至极。

    昨晚最辛苦的除了负责挖掘的工程队外,就要数鉴证科的这些采集员了。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不丢落任何一件证物,他们已经在缺氧的矿洞里整整工作了一宿。

    赵玉也不太知道矿洞里是什么情况,看到胡彬,便想上前问一问他。

    谁知,他才刚刚走到胡彬跟前,山上面却忽的传来一阵嘈杂混乱。只见更多的证物采集员从矿洞口走了出来,他们的手里还提着数个白色的袋子。

    赵玉知道,那种白色的袋子,正是鉴证科用来盛装尸体用的——裹尸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