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场噩梦
    那双嗜血的、看起来很诡异很凶恶的眼睛当然不是真的恶鬼,也不是有人拿了一面镜子在陆尘眼前恶作剧,趴在他身边看着他的是黑狗阿土。

    陆尘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阿土的人了,毕竟这么多年都在一起,阿土有许多旁人根本不了解不知道的秘密,陆尘都心里有数。比如这只黑狗的神兽血脉,比如它曾经蜕变成圣兽的那种过程,又比如阿土曾经在夜深黑暗时分眼底闪烁的幽绿光芒,还有在某一次生死关头大劫过后,阿土成为了这世上第二个拥有黑火力量的存在。

    是的,陆尘从未对别人说过阿土的秘密,哪怕是曾经最亲近的人,天澜,老马,他都没有说过,也许他心里的某个角落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大概最有可能陪在他身边的还是这只黑狗吧。

    但是这么多年来,陆尘从未见过阿土的双眼中闪烁着如此鲜红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两团鲜血,又给人一种嗜血的**。

    陆尘心中震动,他的手掌下意识地抓紧,在这一刻他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竟然从未察觉已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陆尘慢慢地坐了起来,沉默地思索了一会,然后再次转头凝视阿土,很快的他就发现,虽然阿土的眼眸中有那种看起来奇怪的红色,有些怪异,但这只狗的精神状态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并不是那种看到什么活物都要冲上去咬死然后吃肉喝血的嗜血怪物状态,倒是和以前看起来并没有区别。

    那种诡异的血腥气息染红了阿土的眼睛,却没有影响它的心志?

    陆尘伸手将阿土搂了过来,轻轻摸了摸它的头。虽然这一次他所经历的事情十分诡异,但过去这么多年来他经历的事情确实太多了,类似的事其实在记忆中也有,阿土好像确实对类似的影响神智类的诡异攻击抗性特别强大,别说是普通兽类了,就是人族修士大部分也不如它。

    这种强大的潜能没什么好解释的,真要说的话,大概也只能归功到阿土身躯中源远流长到强大变态的神兽血脉了。

    陆尘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在今天早上忽然警醒,会不会也有一点阿土的功劳在里面,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阿土到底做了什么。

    不过,当他仔细回想以后,脑海中便开始浮现出一幕一幕画面,记忆中的自己做了很多很多事,如果那真是一场梦的话,陆尘大概就是记得自己曾经化身为战神一般的人物,带领着一大群部下纵横厮杀,鲜血横流,仿佛涂抹了整座巨大的城池。

    嗯?

    有争斗得那么厉害吗?

    陆尘坐在床上,怔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似乎有些混乱。

    他隐约记得,自己是为了帮天澜真君去争夺地盘基业,带领着浮云司一班精锐和其他几个大堂口的人马争斗起来,但这种争斗肯定只是小范围的,甚至上不了台面的,死伤难免,但肯定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伤亡。

    可是怎么记忆中好像是尸横遍野、血流漂杵的样子呢?

    ※※※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陆尘感觉到了,但暂时还没想清楚。他摇了摇头,心想这莫名其妙的怪事大是凶险,连自己都不知不觉着了道,显然是有什么可怕的陷阱或是古怪弥漫在周围。就算自己之前所想到的也许都是幻觉,但能产生这种幻觉的东西也是极可怕的,要知道它甚至可以影响像陆尘这等道行修士的心智。

    尽管陆尘向来心志坚韧冷静,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心里第一个想起的还是天澜真君。那个死光头应该能看破这其中的古怪,并解决掉这些诡异问题吧?

    心中想到此处,陆尘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忽然平和了许多,他迅速感觉到了自己情绪的变化,一时间虽然仍是警惕,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好笑起来。怎么觉得好像突然间回到了小时候,自己还是那个拉着死光头手掌的孩子呢?

    那样相信着他。

    陆尘轻轻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刚要翻身下床,但是在双脚刚刚踏足地板时,他的身子猛然一僵,却是停住不动了。

    在那个瞬间,他的脑海中忽然如同波涛翻滚,竟是又翻涌出更多的画面,那是更加激烈也更加血腥的场景,自己带领着手下在争夺仙城底盘的争斗中大获全胜,浮云司更加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场争斗的规模却开始逐渐扩大了。

    本来到了这个时候,真仙盟各大山头的老大,也就是几位化神真君就应该出面了,大家看看各自收益如何,又看看伤亡局面,然后再以目前的地盘分割,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像是商人一般讨价还价,最多多是各退一步,大家脸面好看,各得了一些利益,然后皆大欢喜,然后天下太平。

    但是这一次竟然没有,几位化神真君居然都没有出面,于是流的血越来越红,死的人越来越多,局面渐渐开始失控了……陆尘的记忆中,最清晰的画面就是天地好像总是一片红色的,好像都被鲜血涂抹过了一遍。

    他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去找过天澜真君,究竟说了什么却忘了,唯一记得的,是天澜真君似乎大有深意地看着他,那双深沉如海的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最后说了一句,道:“天快亮了!”

    ※※※

    阿土身上的毛发仍然还是记忆里的柔顺光滑,它的身躯还靠在陆尘的身旁,触手可及处也还是温暖的,这或许是陆尘此刻唯一觉得有些安慰的地方了。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似乎有一团乱麻,无数的画面好像支离破碎地夹杂在一起,让他分不清看不明,唯独是记忆中天澜真君对他所说的最后那一句话,那句“天快亮了”,在他脑海中却越来越是清晰,回音越来越大。

    天快亮了?

    陆尘低头思索了很久,然后忽然站起身子,面色冷峻,大步走到了这屋子的大门口处,深吸了一口气后,忽然用力一拉,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然后他走了出去。

    天空一片黯淡的红色,阴郁低沉,如血海翻滚。

    哪里有什么天亮的迹象?这天地之间,不知何时,竟是完全被一片血海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