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嗜血的人类
    金龙真君前往浮云司地盘,到了昆仑大殿上与天澜真君会面的事,许多人都看到了,只不过当时“狡猾”的天澜真君硬是不让那些探子眼线舒坦,关起门来说话,除了个陆尘就没有旁人知道其中底细了,这也让天龙山的其他各方势力一时间猜测纷纷。

    在这中间猜什么的都有,这两位大佬是翻脸是勾结还是尔虞我诈争权夺利,总之各种可能性大家心里都在盘算着,但是不久以后,这一次动作异常敏捷的金龙真君就做出了让整个真仙盟都为之震动的决定和举动。

    他“告老还乡”了!

    这句话当然是一个笑话,但是金龙真君是真的对外公布说自己年老体衰思念家乡总会就是要离开天龙山回本家宗门去,同时带走的还有一大群手下。真仙盟不是俗世朝廷,金龙真君也不是凡夫俗子,在修真界像他这样的化神真君,怎么可能会有告老还乡这一说?

    这其中必有蹊跷!

    大家立刻就看出了这一点,但暂时除了那几位当事人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真相,而这么一股大势力离开,留下的权力真空与各种利益可是令人垂涎欲滴,大家只有高兴的分,哪里回去阻止?于是一个个有头有脸的人都纷纷出来为金龙真君歌功颂德,都说这些年金龙真君辛苦了,是该回家颐养天年了,剩下的这些麻烦事劳心事为天下苍生公理奋斗的事,就交给我们年轻人来做吧!

    当然了真仙盟中也是有不同的反对之声的,其中的大部分来自于金龙真君自己的势力当中,其中很有些年轻才俊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哪里愿意就此离开这权力中心,天下最大的名利场,最繁华最炫目最令人醉生梦死的奢华之都?于是跳出来极力反对。

    金龙真君对这些不和谐还不跟自家老大保持一致的年轻人采取了很干脆的镇压,老子说走就是要走,不听话的打到听话,还不肯听的就一拍两散,你我缘尽于此,我走了你别跟来,以后就跟其他人去吧。

    这一下哗啦啦倒是闹了不小的风波出来,毕竟人心都是充满欲望的,谁都想拼命往上爬。你金龙真君坐在那位置上多少年了,想必是该享受的都享受了,如今要退别人也不管你,但是你退就退吧,还非要挡别人家的路,那就是仇人了。

    于是乎一顿折腾喧闹,鸡飞狗跳,天要下雨各找各家,最后就是金龙真君带着追随他的一半的人马离开了天龙山,剩下的人则迅速地被其他几家势力瓜分了。

    由此也能看出,其实真仙盟这个组织虽然实力恐怖空前强大,但在内部的凝聚力上,其实还真比不上那些传承千年的名门大派。投机和各怀心思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要去争取。

    一个化神真君手下的势力,曾经也是威震一方烜赫一时,但是一旦决定要退出,瞬间就能缩水一半。这一点就像是潮水退去后裸露的难看的沙滩,赤裸裸地展现在全天下人的面前。

    天空中的血海异象仍然没有停歇,还在不停地漫延并向仙城上空内部挤压着。只不过这一次的异象和过往完全不同,同时那股无形的抵抗力量似乎也远比之前强大,在过了数日后,那滔滔血海居然还是只遮蔽了大约一半不到的天空,速度上比前几次的异象要慢多了。

    但是谁都不知道,在这一次血海异象后,还会不会再有下次了,也许头顶的天空,就会永远看不到那原本的光明了吗?

    在如此恐怖又诡异的异象就在头顶发生时,仙城里天龙山上的气氛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似乎有太多人都不在乎那想象中的末日气氛,他们的眼中,名利才是更重要的东西。

    在打垮了魔教,放眼全天下,神州浩土已然全无敌手后,巍巍天龙山上,站在人族巅峰的这些修士们,终于是自己打起来了。

    人其实真的是一种酷爱内斗的动物,也许看到同类的血,会让绝大多数人都兴奋吧。

    陆尘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变成这种人了,他带领着一班浮云司的精锐,在天龙山在仙城乃至各个阴暗的角落里,为了那些空出来的基业利益争斗厮杀着。他明显地感觉到,最近大家好像都变得好斗了许多,大概是为了利益都不太在乎脸面了。

    那东西是我的,别人不许动!

    动我的东西我就要你的命!

    所以仙城里开始流血和死人,哪怕头顶的血海异象还未合拢,末日还未到来,但人们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

    陆尘心里觉得很好笑,然后在勾心斗角自相残杀中表现的最好最勇猛,在他的出色领导和表现下,浮云司再次在真仙盟内斗中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多次打败了那些派来抢地盘抢利益的天律堂、大宰院、星辰殿等人马,让他名声大振。

    因为调拨到他手下的人马其实最多只有浮云司中精锐的一半不到,等于说陆尘是带着一半的人讲其他那几家堂口打得落花流水,在这一场强盗的欢宴中夺得了最大块的饼。

    他的表现十分出色,他指挥若定,他生死无惧,他甚至当着其他人的面亲手干掉了好几个人,用刀刃甚至用手插进敌人的胸膛时,他的脸上有时候似乎还带着笑意。

    追随他的那些浮云司人马中,有好几个人事后都对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然后言之凿凿地说当时陆尘的神情酷似天澜真君年轻时候的模样。

    甚至说是一个模子里刻画出来的都有可能。

    这真是让人回味无穷的一句话,然后迅速地传遍了整个浮云司和真仙盟,当大局差不多定下来以后,天澜真君完全无视那些暴跳如雷的其他堂口废物,当众褒奖了陆尘,哈哈大笑着毫不客气的将那些抢来的基业大部分都给了陆尘,又让那些手下就此拨到陆尘手下,瞬息之间,陆尘手上的实力已经又是隐隐有第二个浮云司的意思了。

    放眼真仙盟,还有谁是如此可怕的天澜真君以及浮云司的对手?

    一个是不行了,那受到刺激的人们,就只能加快了联合的脚步,气氛越来越是紧张,就像是天空中缓慢但逐渐逼近绝境的滔滔血海,一股血腥气,在天龙山头越来越浓。

    甚至就连多年以后,有经历过那一幕的幸存者回忆起来,也会奇怪,当时的人们,那么多的修士,那么多的聪明人,为什么个个都如此嗜血,个个都如此激动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